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7章

第7章

用怪了现代的浴室,坐在大桶里洗总是怪怪的。

所以在这小屋的中间搞了一个青石高台,折衷一下可以坐青石在外面淋洗。里面也搁了一只大木桶,随他们自己挑舒服的。

在杂物室里翻箱倒柜好一会儿,也挖出那几套制服来,放在站在浴室边不敢进去安烈人手里。

“洗完了换上,你再等一下啊!”应子闲放下手中的衣服,往自己住的屋里冲去,不一会儿取出二只小瓷盒子,一同放在衣服上“这是伤药,你们换衣服前抹上。”

没有时间理会如木头一般安烈人,应子闲打量着站在那里无所似丛的二个银月国的人与坐靠在屋墙的伤者。

就算被灰尘淹没穿着粗布,依旧可以看出他们长得十分美丽。唉!美丽等于麻烦啊!变老了……

有些费力的抱起地上的受伤的人,往自己房里走去,因为那里还有一个浴室,虽然是一只大木桶。

桶里面有水,雷他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收拾子闲的房间。没有一丝绮念的子闲很顺手的扯开了那破败不堪的长袍,却被大力打落。

“我自己洗。”一直没有开口说的人,终于冷冷的并出一句。

“好吧!洗完后抹上吧,这是衣服。”再从衣柜里摸出一盒药与同衣服放在旁边的几案,转身放下布帘离开。

应子闲跑出门来看那里二个还呆在门口的人柔声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回……回主人,仆人叫绿荫,绿然。”二个人小心的跪在地上颤声回道。

“起来吧!你可以叫我小闲或阿闲,不用叫主人。里面那个洗完后,你们请他们帮你们提几桶进去洗一下吧!”

几个安烈人洗完了,站在屋外的空地上一脸的不知所措。

这时雷从前面跑过来。

“小闲,雨上那里去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雷一见只有小闲一个人就左顾右盼的找人。

“我让小雨去买床。”

“哦!”雷这才打量着几个买回来的奴隶。再看到那二个银月国的人。

“不是我……小雨挑的。”应子闲小声说。

“我想也是。”雷不无叹息的道。

“把杂物房收一下吧!让出那间大的做通铺,过几天再建一座吧!”雷叹气的道。

摊上这么一个主子,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子闲是个好人,这是无需质疑的。自己拼命挣钱去添医馆,对下人也体贴。

但他连最基本的常识也不懂,出了厨房,他做什么是都是照着自己的想法蛮干的。唉!让人叹气啊!

雷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能小看。在这么兵慌马乱的日子里,他保护着弟弟安然的活下去,没有被其它人折磨死,这是需要多大的气力。但他真的舍不得离开子闲,这半年下来,他把子闲当成另一个弟弟一般的对待。

安烈人清洗好了,雷像一个总管一样去分派工作了;指挥着他们把那间杂物室里的东西搬到另一间去。

收到这五个人,小闲觉得自己越来越轻松了,雷的头脑清楚、能说会道,很会控制大局。加上进半年来每天晚上教习识字算术,现在菊下楼里他就是总管、管账、管钱,什么都好,真的!唯一不好的就是现在连他也管着。

小风还小,长得也很漂亮出于安全,被雷与我安排成后方洗碗盘子。

电与雨小嘴很甜,是骗死不偿命的那种,让他们去当小二与跑堂的。

小火则不喜欢说话,则跟在小闲身边打下手,现在那小子学的有模有样的。菊下楼的那几道招牌菜做的也有几分像了。

就在思索的当上小雨回来了。几大车的床被放下来,还有柜子、桌子等日常用具。

“先别搬进去,用水洗下地板啊!”应子闲在旁边大叫。

床被搬进去了,分成左右二列,每一张的床边放一只柜子。入口桌摆着一付桌椅。

小雨则每人分发二套粗布衣服与一双布鞋子。

“你们现在就暂时住在这里吧!明天我会按排你们工作。”雷淡淡看着眼前的十来个人。

“雷,要不要休息一二天啊!他们身上还带伤。”应子闲小声的对雷说到。这让外人看起来到像雷才是主子。

“好吧!”雷想也不想点头答应了。

“那他们怎么办?”子闲指着换好衣服出来的绿然二人。

“这好办啊!你们过来把那付桌椅搬出来,你们把那二张床搬进去。”二话不说小雨指示人动手了。

“那是我的客厅啊!有人坐客怎么办?”子闲失声嚷嚷着。

“大堂有的是位置,再不够二楼三楼也用上。”小雨截口道。

“二张不够了,里面还有一个呐?”应子闲这才想起来里面还有一受伤的。

“知道了,让一个跟你一起睡不就结了。”小雨别有居心的眨着眼晴说。

听到这句话,应子闲的表情比吞了二只毛毛虫还要可怕。

他现在当然知道,这个时空有钱人与贵族可以养男子为侧妾取乐是被准许的。

但他是一夫一妻与异性结合熏淘下的产物,虽然有也同性恋说法,但那是以相爱为基础的啊!

雷看着这争执及小闲投来求救的目光,视尔不见。

养男子为侧妾在这里被视为贵族之举,许多贵族间相比谁的侧妾貌美。如果小闲照着自己那样的想法下去的话,也许有一天小闲会得罪某个人,更悲惨的话会沦为某个男人的侧妾。雷知道自己必需阻止这种事的发生,闲是个烂好人,不应该有那种下场的。

过份。应子闲低声抗议着。

“好了,天晚了,你们现在先休息一下,等一下吃饭。小闲你去休息一下。小雨去大堂帮忙收拾一下。”雷三二下把事情摆平了,转身离开。

子闲则搭拉着脑袋回屋里去看病号。

推开楼梯口的木门,没人?在睡床休息吗?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只见,原本白色棉布睡衣被人霸占了。原本脏得要命的长发,现在带着水泽正垂挂在床边,原本青紫的痕迹在洗净之后,变成更加触目惊心了。

十分漂亮的人,那怕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痕迹满目依然掩不住那美丽无暇,如初冬的雪一般明亮,清冷的如一枝头的寒梅般。

那一双雪白的脚板更是被划得惨不忍睹,就算是现在洗净后,还是有血珠冒出来。拆了一件内衣撕成一条条的当做绷带,取过床头的那盒药;小心的抹上然后小布条仔细的绑好后。

盯了好一会儿,再一次蹑手蹑脚的合上门下楼去了,没有注意转身之际,那双冷眸眯着,闪着不知名的光彩。

楼下,绿然二人更努力的将屏风移到楼梯外,试图隔了空间。

子闲顺手帮了一把后,没有理会恐慌不安的二人,径自离去了。

天色黑了,菊下楼今天的营业时间也结束了。

雨、风、雷、电正忙着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菊下楼的二把手,小火则从厨房里端出热腾腾的饭菜。

“小雨让他们过来吃饭吧!雷,所有人的工钱每月照旧,你们吗?加升10个。你等一下教一下他们规矩。”坐在一边偷吃的子闲道。

“好,”雷应声答应。招人回来后的小雨却在旁边低喃着浪费啊!花钱买来干活,还要付工钱,哪有那么好的事。

看着小火现在还有没有搞定,子闲决定自己亲下厨房了。拉起袖子往后面走去。

“爆炒兔肉”正在柜台后埋头算账的雷插了一句。

“肉排豆腐”端着一大叠碗,一脚踏出门外的雨退回一步说了一句,走了!

“三鲜鱼汤,三鲜鱼汤,阿闲”风快乐的抓着一把筷子,沿着雨的路线退场。

“山茹炒蛋丝”抹布一抹,电端着盆子走人。

端着刚出锅的青菜出来的小火只听见有人点菜,就知道了大师傅子闲要亲自操刀了。

“回锅肉”

“无聊!阿火,小闲下厨你总是点回锅肉,不腻啊!”搁下笔的雷道。

“其它几道菜的味道都差不多了,就是这道菜,味道不对头。我就是喜欢吃吗!你咬我啊?”他们正在斗嘴时,应子闲下去煮吃的了。

“咕咕”肚子的叫声让小火与雷抬头看着站在前面不久处一排木头桩子。

十二个人无措的站在那里。手脚怎么摆着都不自在。

不一会儿,其它几个人也进来坐下等着小闲上菜来。雷走出来的看着他们淡淡的叫他们坐下。

“你们运气很好,被小闲买下来, 如果被卖进芙蕖院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的。你们的工钱是每个月十个铜币,菊下楼吃住全包。想离开,子闲也不会反对。你们三个跟着风。你,还有你们五个跟着雨和电跑大堂。至于你们三个人跟在小闲身边打下手。你们吗?”雷端着下巴皱着眉。

“算了,你们来大堂只会招来麻烦。”长得如此引人绮思,要是让那些醉酒的商客与贵族们看见了,是件麻烦的事。

“小闲的屋子,及日常杂事由你们负责打扫整理。”所以事情分咐完毕。

小闲一只脚踩进门里。

“小火,雨去端菜吧!可以开饭了。”话还没有说完,五个人一窝蜂似的拥出去。

相对于那二桌吃得无声无息,小风与雷这一桌吃的可是淋漓痛快。桌上筷子相碰,四目相对。桌下暗潮汹涌。为了最后一块兔肉,雷在桌子低下踩了小雨一脚。

小雨不甘示弱的从小风的筷下抢了一段鲜鱼。斗不过你,抢你弟弟的也一样。

“厨房里炖着药,你们每人半个时辰后喝一碗。”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