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1章

第21章



一日,菊下楼的大大小小伙计正忙的不可开交之际,一个小厮高昂着头,倨傲的对门中迎客的伙计道:“叫你们的大厨出来,有人来夺案了。”

雨一愣,“夺案???”乖乖终于有人上门来挑衅了,真是!

真是;

真的是;

太好了,又有吃了。双眼闪着无限星光,匆匆的丢下“稍待”。

往里面跑去,“小风、小风我们又有的吃了,有人来找小闲的麻烦,我们有的吃了,中午先别吃啊!”在一旁的雷,皱着眉眼下方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心里寻思着晚上习字时,让这二个笨家伙好好的尝尝那让人难忘的滋味。有人来挑衅、拆台他们居然还那么高兴。

是不是好日子过的太舒服了。

毛长了,是应修理一下了。

一个被推举出来的中年人,紫色的衣袍,白皙的皮肤就以一个中年人来说这个的保养还是真的不错的,但那端着长者的语气说话,让应子闲不满意。

“你就是菊下楼的大厨子?”那怀疑的口气,好像不是很乐意。本来吗?那么一个黄毛小子,怎么可以是一个掌厨的呐。

“喂,老头,子闲就是我们的头了。”小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雨和小风就那样站在旁边搓着手,吸着口水白日作梦。

“不知道几位师傅是想夺红案还是白案?”应子闲的轻笑着问。

夺案就是原来厨中分红、白两案、红案者,大红大紫,生猛海鲜,是案板上的功夫,就是切鱼、切肉、切鸡,什么样的都可以,身上哪一部分能用,切块、切条、切丝、切片,切丁,这些就是红案师傅的事情了,只有经过这些,才能给掌勺的师傅;白案者,素面素心,就是做面食,擀面条、烙饼,做点心,就是白案师傅的事情,与比案泾渭分明,两不相混。

刚才听到消息的应子闲愣了一会儿,夺案,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没有试过就是了,在以前谁的店里生意红火谁就是老大了,记得当年父母的手艺让那些来找事的啰啰们也赖着不肯走人,结果店没有被砸成,反而多了一堆免费保安。扯过一条布,擦着洗干净的手往外步去。菊下楼里里外外的客人更是小声的咬耳朵。

门口的客人们都自动的让出一个大圈子的空地,望着那奇怪的衣服,应子闲想这可能不是弥月帝国的,因为这里的人不会把头发搞的这么古怪。对了……只有利比亚斯的人才会被项链当头饰戴。

还有一个好奇的问题就是那珠链用来束发,不会掉吗?他们每天底头弯腰都没有问题吗?这个问题是见过利比亚斯亲王时存在的,到现在也无解。

“我们是利比亚斯的天下第一食坊的厨子,听过往的商客与本国的亲王说,弥月菊下楼的手艺,独步天下。所以我等想来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实。”中年人一拱手。

“哦!”明白了,说白一点就是不服气,再说明白一点就是来拆台的。

“那好吧!各位想如何比?”

“别的不说,我们就来比划一下。来人摆案”?那中年人一摆手,一些仆人开始忙碌的。那桌子、火灶、碗筷盘盅的被一车车的放下来。

天啊!这是搬家啊!

好吧!

是有厨子对自己的家伙什情有独钟,用不惯别人的。

“各位客人,可否麻烦你们将马车与行理让人拉到后头去,现在这里有点用处,如果愿意帮忙的话,那各位这一顿就算小店请了?”转身对身后看热闹的客人有礼的说了几句。

“没有问题,不过那顿菜钱我们照付,等一下我们可否分些吃食,你说可行不?”几位客人可不想放过这个良好的机会,立马讨价还价,话音未落三个不同嗓门大叫。

“不行”

“不行”

“不行”小雨与小风异口同声的回绝。

开玩笑,这样子的便宜被白占,当他们二个菊下楼的地头蛇是白痴吗?奶奶的,早跟子闲说,抬高价格算了让那么缠人的小商贩们闪远一点。

过路行商的客人们点的菜食赚不了几个铜币,小雨他们真是闹不明白。明明一个贵族、富商的一顿下来就可以赚几个银币。为什么还要做这些零头小钱呐!

记得当时他们提议是应子闲只是摸摸他们的头说:“我是开店的,要有自己的原则,钱少,难道就不是钱吗?”

可是他们就是弄不明白,现在这些人还来与他们抢吃的,小风与小雨死死的盯着那几个家伙。心里盘算着怎么样躲过雷,捉弄他们,让他们知道菊下楼双地头蛇的厉害。

第三声说不行的,是从菊下楼的第三楼的包厢里传出来的。那个声音让应子闲与雷他们熟得不能再熟了。

是司水!菊下楼第一条地头蛇。任性无匹、举世无双的第一难缠人。

“我们是天下第一食坊的,我是掌红案的!再比白案,再来就是成菜。”

“那好请你挑出二十人个来,每人每次只投一票,如何?”应子闲接着大方的道。青石板上的行客与食客的行李、马车等都被搬空了。

偌大的地方上,利比亚斯第一食坊的人开始摆着家伙什及原材料等东西占了一边。

“小火把厨房里的东西搬出来吧!你们再去搬几张桌子过来的放在中间。”应子闲到是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周围的人都十分配合的帮忙。

“雷,再在这里搬上二桌吧!”应子闲叹了口气说道,等一下那几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一定会纷拥而至,要是没有给他们安排座位,他一定会被缠得很惨的。

话音没落多久。

“好小子,有这样的好事,居然不通知我。”原本都是坐马车的三总管与艾碧老爷到了。那沉着的臭脸看到雷在桌子放好的专门座位的标记,那二张老脸立马像盛开的菊花。

雷暗地里对他的老大主人,举了一个手指却换来了一个苦笑。

火与几个安烈人真的是十分用心的把所有有可能用到的材料都搬出来了,就连小风也前一趟,后一趟的来帮忙,当然百忙之中还在流口水。

短短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左右双方的东西都摆好。各式各样的食物原材料摆放的有序而整齐,菜叶上那露水一再的显示出这是刚从地里采摘的。刚离水面的鱼在砧板上不停的跳动着。

利比亚斯的大厨,渥夫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操起一把闪着银光的特制的小刀狠狠的丢在砧板上。等待着开始。

天下第一食坊,这是让大陆上所以人都推宠的食店。利比亚斯有着温和的气候、靠海、无数的农作物、海产让食坊在各国有着超凡的地位。

敛香国王登基大典上,食坊应邀去主事。

利比亚斯皇宫的每一位厨子更是从天下第一食坊里出来的。

弥月帝王更是三五不时下召让他们去弄吃的。

然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在商路的行商中,开始流传来了一句话:弥月双生天下耀,菊香万里更飘遥。弥月双壁在大陆上是有名的,传说弥月帝王与其双生弟弟是大陆最美丽的人儿,这是没有怀疑。最一次的大战就是那几个国家合盟自不量力的想摘下弥月帝国的双月,赔上了所有,进尔成了亡国之奴。

菊香万里更飘遥,这一句在无意的听到食客在坊里的闲谈里才了解。

弥月帝国的菊下楼,那里有着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食物,吃了之后让人留恋忘返。断断续续的菊下楼更多的传说到耳朵里。

菊下楼的凉茶香气四溢,甘甜可口;

菊下楼的酒是集所以果物的精华,浓香醉人;

菊下楼的厨子是一个爱笑的好心人;

还有更多;更多的。

日前,利比亚斯的亲王回国,神秘的带着一瓶巴掌长的古朴的瓶子进入皇宫,当晚利比亚斯王用皇室提出用至宝血琉璃来换,亲王回绝。

利比亚斯的血琉璃,这是传说中精灵王的血液凝成了宝石,上面有着魔法的印记。每一个人都知道,当年亲王恳求他的王兄,利比亚斯之王赐它血琉璃未成。

那瓶所谓的果酒,利比亚斯之王喝过一杯。他也尝过一口,不是他的身份高贵。而是利比亚斯亲王想让人酿出此酒。

那冷冽如冰的仙酿,带着果香流进喉间,他也醉了。是什么样的人能造出如此神奇的酒,这一切的一切的都催着他来弥月一次。

当来到这个传说中的菊下楼时,他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美丽、舒适的环境,用木头所砌成的高楼。最后让他心惊的是出来应话的年轻人。对于别人的挑战的含笑应了,在看到笨拙的火伙没带火石时,他居然递上了自己的。

那个人就是传说中爱笑的、害羞的、手艺无双的人吗?那么的年轻,那么的让人一见亲切。

“渥夫……”袖子被人扯动着。渥夫回过神来着着被选出来的评断者,有几个是随着自己来团的,有几位者是从行客商人中选出的一共十五位。

渥夫抬着看着应子闲对人选是否有意异,回答他是的一个温和的摇头。

红案,要看得就是刀功,挑起板上的刀,接过下手递上来一尾鱼抬头道:“这种鱼是利比亚斯的内海的一种,名字就千丝鱼,它的特点就是身上的纹里像一条条的丝丝般,鲜美无比,只生活在内海深处很难捕捉。”话起刀落,那柄小小的刀片沿着那一条条的纹理把一条鱼切成了一片片。

粘在刀上的最后一片肉,就如果一张透明的薄纸一般,好像可以让太阳的光线穿过。所有的人都为这个这神出其技的刀法叫好,当然应子闲也不例外,他扯着小火他们指着那条外形没有多大变化鱼,小声的指点着。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