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4章

第24章

贵族们又用金币砸人了艾碧老爷、里斯这二位砸的最狠。

“雷把东西搬回去?”扯着雷吩咐了一声。

“可是?评断者还没有结果也!”雷有些为难的道,他不想毁了菊下楼的名声啊!

死脑筋!

“雷,天下第一美食坊这个称号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作用,争到了能怎么的?长命百岁、万寿无疆、三宫六院、美人成群???不能不是吗?那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弄几个好菜与心爱的情人、好朋友喝个痛快?”耸了耸肩,应子闲不在乎的道。

结果是谁胜谁负到后来应子闲还是不知道的。对他来说把心思花在这里还不如去掏司水开心,看那美丽的笑容来的有意义。

当晚菊下楼贺客满门。大伙们都挻高兴的,只有大师傅应子闲气色不好。因他的公私不分明,将不能让他人吃的东西,弄去给他人品尝,导致的后果十分……被人捏的身上青紫一团团的。

“雷……晚上我可不可以跟你们睡啊!”被赶出来了,这是没有吃过瘾的情人的终极惩罚。

不让睡!。

他又没有熊心豹子胆去跟奴儿他们一起睡。还记得上一次,他不让睡床,结果他跑去与奴儿他们挤一个房间。

第二天传进他的耳朵里,那美丽的脸当下青得如同罗刹一般,硬是把奴儿他们三人吓的直打哆嗦,老实说他也吓的腿软;从那以后他们三个人绝对不敢在司水的眼前与子闲太亲近,比如说拉着衣袖撒娇或则可怜巴巴的拉着他的手,点个爱吃的菜这一类的动作。

第 14 章

白玉山庄

躺在床上的司水,正辗转难以入梦;

睡不着了!

碰到他是不还是不好?司水在心底问着。食指无意识的划着空着的那个枕子。

心底闪过子闲的温柔、纵容、体贴……

末了露出笑来,还是碰到他吧!要不然自己就没的好吃了。

月至中天,想东想西的还是无法以入睡,早知道就不要赶他去出的。累的现在自己后悔,到不是怕他沾染奴儿几人。回想起一暗卫的回报,菊下楼附近的有些不明来历的人徘徊不去。连带着好些人有意无意的不肯离去。

难道是他们知道自己安然的活在世上吗?

……

不管是不是还是让他们赶快行动,可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的伤了子闲。

以为他当子爵应会有点贵族的样子,哪知还是一天到晚泡到厨房里弄的油烟满身的,害他趁机想带走他都没有机会;

不过子闲是不是知道他想带他走,所以每一次只要有动静,他不是拉着他往床上去,就是弄好吃的蒙混过关。

明知道水族的事情紧急,但他就是舍不得离开他。气的他只想咬他!

弥月(帝王)泠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居然也派人来盯着菊下楼,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与他结下梁子是上次他居然把利比亚斯送给他的贡品,会做千丝鱼的那个老头子抢走。当然想在他的手底下占便宜门也没有,他交给洛水的任务就是在那个高傲的家伙杀了那个老头子。

看着他恨的直咬牙,让他的心情好上了小半个月。

睡意渐渐浓了……

最后的一个念头是下一次再也不赶闲出来了……

绿水平原

“不可能的,御海司水没有死,不可以的……”一个疯狂的声音回荡在水面上,那个隐在黑暗中的人被这个消息逼的失去了往目的冷静。

“够了,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如何成为水之王”冰冷的声音从水底再一次传出来。

“我……”

“你回去吧!其它有关的事我去派人知会你的。”那冰冷的声音降了几个音阶,变得很柔和如同与情人细言一般的。

……

“主上,臣下觉得你最好现在收手!”要是让那个人知道,是他在后面助他一臂之力;那个人可不是善罢甘休。只是现在收手还来的及吗?

大陆上最强的国家之一的水族,但那水族之主不是传统的父子相传的,而是靠力量来决定的。每一任的水族之主都会收一些水族子民的孩子,偷的、抢的、捡的、没人要的总之,被带入了水族宫殿的孩子必需与过去切断一切的关系,没有父母、没有家,什么也不准有;在水族的王宫里只有力量才是一切。

每一代的王都会挑选最强的五人来传承,这五人中只有一人是水族之王,其余四人则是辅助之臣,其它的那些个则是他们的下属、仆人、奴隶、侍宠。

做为王的候选人,他们最后二个考验是。到海底最深处取来一块水圣香;二者是穿过魔鬼海域,传说这一块海域就是连鱼也无法生存。而司水在五人中以最小的年纪闯过二道考验,拿到御海一姓成了水族最年轻的王。

“他现在在哪里?”

“弥月帝国”

……

化身为魔的野心者带着无限的杀意与恨意冲出了水面,慢慢的浸透着夜空,宣告着杀戮的来临。

那场没有输赢的比试,没让菊下楼停下步伐反尔更是食客盈门。

森林里的修路的工程进展很快,医馆的工钱与草药供应也及时,学堂也正在建设之中;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

望月城内的商铺也正在整修,正打算大批量的够进香料来贩买。

来这里快一年了!想回家的念头淡得找不到影子,尤其是看到司水后!唉!

菊下楼更是忙的连停业重修的机会也没有,躺在草地上的应子闲东想西想的。一双白嫩的手将他揽到自己怀里,闻到淡淡的熟悉的香味。应子闲更是让来人的怀里靠。

“司水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司水抚着他的头发轻问,如玉雕的脸上出现少有的红晕与别扭。

算了!惜春悲秋原本就不是他这种粗神经单细胞生物应有的情绪。从美人的怀里撑起身体,顺势吻了他一下,转身往菊下楼而去。

菊下楼食客众多,应子闲往楼梯上一站咳了数声:“各位贵客,小店在这里开店也快一年了,因为大家捧场生意也兴隆,接下来菊下楼想停业整修一下,当然这最后一顿菊下楼会弄一顿让各位难忘的美食。到时请各位来品尝一下!”在所有人的议论声中,应子闲从容离去。

临走前看到雷那一脸的菜色,应子闲暗暗好笑。他知道雷在肉痛,但是菊下楼也的确应该扩展吗!

真是死脑筋,一点也不开窍。

哼着小曲,应子闲往自己的办公小楼走去,多了那么多土地,原本的小楼被奴儿三人占着。雷在加建了几个仓房与小楼以做备用。

雕工精美的椅上,司水坐其上拈着桌子上的纸看的津津有味。

不到晚上,望月城里上上下下都知道,菊下楼要休店要做一顿美食,虽然没有定出日子,但也让所有人都蠢蠢欲动,月宫大比过后,利比亚斯的的美食坊来打擂台之战,更是让弥月帝国在大陆大大的出了一把风头。所有在菊下楼用餐的大大小小的贵族们更是将其视为骄傲。

不是吗?在大比前我就吃过无数次了,尤其是在楼上包房里坐过的更是得意非常。老实说三楼那几个房间早就被人全占,想要排上位置等着排队吧!

打烊时分,三位总管携手而来。看到那笑的快烂的老脸看得雷心里直打鼓。

三人一字站开“我说雷啊!子闲啥时候会开始,你可要派人先通知我们,给我们留个名额。”

“三位总管这事还少得了你们吗?瞧你们说的。”雷乐喝的说着。

“好说,这还成,好了反正也来了,你们就给我们三弄一桌菜去。”随手拉开一把椅子一屁股做下。

吃到一半,关着的大门又被推开了,望月首富艾碧与几位富商也一约而同的光临,想来也是为了那美食一事。再一次安顿了几位后,刚关不久的门又被人粗鲁的打开。

一看来就是二位公爵大人,唉!雷认命的第三次合上大门。

“怎么全来?”来到大堂的应子闲看着坐着的好几桌客人道。

“子闲啊!我说大师傅这顿美食你什么时候来开弄,我们都是菊下楼的老主顾,是否可以总得到点提示啊!”艾碧第一个找着想开溜的应子闲到。

“八珍之一炮豚,无上美味哦!其它的要先保密啊!”打了个哑迷,应子闲笑笑。

“那什么时候开始!”三总管接着问。

“明天休店,晚时开宴。”应子闲很大方的给出了答案。

这一关好过,下一关就难过了。因为司水在听到传闻后一直粘着他要他说一下。可他就是没有答应,想来晚上入睡时那个磨人精一定会缠的死紧。

果其不然,端坐着床上的出浴美人,正瞪着那一双眸子含怒看他。一见他来就拖到床上,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

“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着靠近的心爱人儿子闲那手也没有规矩,抚着那浴后还泛红的肌肤。他的司水……美丽的司水……

“烤乳猪”心不地的给出答案,扯开那衣袍看着那具雪白的娇体,经过欲望洗礼的身体正是敏感动人的时候。

轻轻一碰那椒红,惹人暇思的声音从红唇中呼出,凑近那迷人心魂的妖精,应子闲开始沉入欲望的迷障。

舌尖轻舔着那锁骨,小力的咬了一下颈侧跳动的地方。双手也没有闲着,搂上了那如蛇腰,一寸寸的往下滑去。原本还想套答案的司水被摸的有些乏力。细吻从喉间向上游移,用力的咬了一下那小巧的耳坠,轻道:“色同琥珀,又似真金,入口则消,壮若凌雪,含浆膏润,无上美味;”

“很好吃?”
新书推荐: 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 渡殇临歌 田园医香 回到古代开书院 沧泱尘 穿书之红楼黛玉 上邪 大殷女帝 金枝路漫漫 福运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