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5章

第25章

断续的问着出口的。

“跟司水一样好吃”应子闲没有机会让他的情人问出下一个问题。

最后什么样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司水又卷进了肉欲的洪流,那让人心迷神醉的感觉俘虏了一切的感官,阵阵呻吟声由微张的小口发出。

从白玉窗中透过的光线让子闲从睡梦中醒来,微微转头看到怀里还在沉睡的情人;乌发正凌乱的披散着,雪肤上点缀了一块块红痕与青紫,一起一伏着的胸脯;睡梦中不时的往他的怀里钻。

想着今天要赶的事有一大堆,无奈之下轻手轻脚的移开怀里的情人,开始忙今天晚上的事。

菊下楼后面已经人站着等,因为肉村的村长送来了应子闲要的东西。

“真快啊!这么早就送到啊!”子闲笑着打招呼。

雷好没气的瞄了瞄天上的太阳,早!多快中午了!

“子闲,你要的那些小猪没有,我们只收到了一只,其它的都是二三个月的?”雷拿着条子过来问。

“不行也得行啊!”打量着被缚在地上的猪仔,应子闲回答。

“这道菜叫炮豚,还有一个名字就烤乳猪,现在只能叫烤猪了”那一只跟成年猫般大小的猪仔被提起来。

“一共是十只加一只小的十一只,村长,你们来跟我取钱。”引着一群人离开。

应子闲指挥着伙计们开始动手了,架上木架子;收集调味品;找来需要的草药。终于可以动手!上一次做这道菜时,是由他主持,父母监工。而今天……

自嘲的摇摇头。

这最引人注目的一顿美食准备完成了。为这一次,整个菊下楼里上上下下,连中午饭都没有好好的吃上;火红的木头烧得很烫很烫看着那几十斤的小猪架在那根粗粗的木头上烤着。

滋滋声传来,所有人都盯着应子闲的一举一动,三只架子上的猪不时的被子闲淋上这个汁,刷上那个酱、抹上那个油、撒上各色粉末。

菊下楼几个在厨房打下手的,更是如临大敌般的把子闲的所做的事,一一记录在册。包括途中小闲擦了二次汗,被胡椒粉弄的鼻子痒痒,打了二个阿欠。

终于空气中传来的那让人直咽口水的香味。小风和雨这二个菊下楼的土霸,吞着口水望着那三只色如琥珀的肉型动物

垂涎欲滴啊!这是闻到这香味与看到那色泽的所有人的想法。就连一下自制力过人的雷也有些蠢蠢欲动。

“雨去把菊下楼的常客请来吧!”雨答了一声,回头看看转身离去。

半晌后又跑回:“你们不能偷吃,要等我回来!”说完了又跑开。

“小火,你们上厨房去做菜,在外面摆流水席多做一点无妨的。”应子闲看着那几个立在身边的木头桩子。

“是,”几人回应了一声。

虽然没有如同小雨般临行警告,但他们在洗菜或其它有空时,总是飞跑过来瞄上几眼又冲去做事。

“这是什么啊!”雷终于问出口了。

“八珍之一的炮豚,很浪费的吃法是不是?”应子闲席地而坐问着站在一边的总管。

“是,败家的吃法!”不得温饱的过来人很不客气的说。

“肤色金亮,幼嫩香滑,含浆润膏,特异凡常,这道菜不愧为八珍之一的,吃过之后,你就知道了;当初我也是这样的想法”。望着西下的落日,应子闲淡淡道。

这道菜是他的外公最喜欢吃的菜,老人家总觉得这样吃太过浪费,但父亲还是每一次在他老人家生日时给他做一次。

绿然与奴儿三人站在对面,不停的吞口水,真像儿时的他。

看着第三次跑过来安烈伙计;

“好了,不要跑来跑去的,这十只有一只是你们的;你们这样‘路过’我看着累。”

伙计不好意思的笑了,跑去厨房想必是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了。

不久,厨房里传来轰然巨响。小风他们更是从睡的地方搬出桌椅来,连奴儿几人都打着一桶水来清洗。

那三只烤烹好的美食终于装盘。散上一些萝卜丝,香菜叶子更是赏心悦目。

接着再烤,这里小雨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了,身后跟着三总管与艾碧他们十来个人。

“小雨,你把他们带过来做什么?这里烟味很浓!”应子闲起身。

看着盘子上那趴着的烤猪的小雨:“是他们自己跟上来的。”

“几位老爷,你们去前面大堂里坐着。”雷连哄带骗的把十来个人哄走。星月上空终于可以上菜。大堂里等了好几个时辰的客人们更是急的心如火焚。

所有的人都安安静静等着开动。三总管想偷偷的挟上一筷被其它二位总管打了一下手。

“雷,门外也有好多的客人,你们抬二只出去,让他们每人尝上一块。”应子闲看着窗门外不停张望的人群。

“是”立马二只被抬出去了。堂内的客人不同意首先发难的是二位贵族大人:“子闲,你看我们大堂里总共几十人,现在只有一二三……七只,会不会太少点?”

“不会了,你们吃不完那么多的!”于是大人们眼巴巴的看着到口的肉飞走,门外叫嚷声哄响。

“好了!各位你们可以开始动筷,以后菊下楼的生意还要各位多多照顾。……”基本上客人们没有注意他们说些什么。

这次吃了近一个时辰的美食,没有一个人开口;除了筷碰盘与吞咽声。

应子闲离开大堂,他得去安慰那个刚才还在呕气的情人。

踏入后面,从空中飘现那抹雪白身影如影随行般的跟上。

“司水,小气鬼又不是不给你吃,来”半抱半拖着那还有怨气的情人。

架子上还留着一只小的与一只大的,不在大堂上当职的伙计们都围着那烤架。

“子闲,好了没有?”雨盯着刚来的子闲不停的问。

“差不多可以起架了”拿着刀了在那肉上划了一刀,终于送走前面的客人的雷他们将大门一关,飞似的跑来生怕慢了一步,连桌子都没有来得急收拾。

那香喷喷的烤肉上桌了,十来个人围了上去。

捧着手里那里看起来小了许多的的托盘,司水怎么都不情愿;息了火的子闲连拖带拉的将他拉起。

在去白玉山庄的路上看着嘟着嘴的司水,子闲忍不住的亲了他一下。

“炮豚,还有一个名字就烤乳猪;司水什么叫乳猪你知道吗?”没有等他回答接着说“所谓乳猪,一般是指出生后二十八日龄至三十五日龄,在断奶前宰杀的幼崽”。

“他们吃的是烤全猪,你的手上的那一盆才是真正的炮豚”点点心上人的眉头,叹息情人是个不识货的笨家伙

“真的?”看着盘里小小的食物。

“真的,当然是真的。好了,回去吃吧!凉了就不好吃”。

才洗澡的工夫,回到房间只见司水捧着盘子,伸出舌头舔的更起劲。这样子太有失美人的形像。

“你干什么呐!难看死了”抢过他手里盘子,看着那人儿还意有未尽的舔唇。

“闲好好吃!还要……”

“你以是白菜还萝卜,想吃就有啊?没了,想吃等着吧!”推着他去浴房,霸着那床。

望月内城

原本灯光通明的内殿一片黑暗,唯有月光从窗外射进来,映在地面;以一个舒服的姿态斜坐在王椅上的弥月城主,那带着宝石的修长手指一下一下的击打着扶手;这一声声响的站旁边的侍从双腿一直在发抖;内侍间传着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城主心情不好时就会用手指敲击东西;

奈斯不知道这一次他为什么不高兴,照理说菊下楼与利比亚斯的比试中,明眼的都看出菊下楼比第一美食坊好了一点点。当然也不是说他们差,毕竟是给皇族做吃的。

谁让咋是弥月人呐!听说那几个掌勺的回去时脸都发绿,有一个厨子还想去和那大师傅打一架呐!

寂静的内城里没有一丝异响!

久久

弥月霖丢下一句,让谁也听不明白的句子。

“这是第二次了”

……无意中发现离望月城不远处的一个小湖泊,景色怡人;那绿荫如林,四处飘着野花的香味,还有不知的禽鸟与虫子的鸣叫,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为一对情人准备的约会地方。

一日心血来潮百忙之中偷个空的子闲做一小篮子好吃的约美丽的情人去野餐。

坐着马车,二人晃晃摇摇的来到目的地,率先跳下车的子闲小心的抱下司水,现宝般的问:“如何?美不美?”

“不错”再美的景色也无法与他的海底宫殿相比,描了几眼看着荒山野地的好像没什么奇特的;

“湖泊里有鱼哦!我等一下钓一些上来给你做烤鱼吃如何?”将人放在一个平坦干净的石头后,应子闲蜷起裤腿,步入较浅处,动手抓鱼。用大石块小心的卡住各个要点,等着婴儿手臂大小的银色鱼们游进陷阱中。

看着懒洋洋的情人躺在石头上,招呼道:“要不要动手一起抓几条鱼啊!”

司水看看那清沏的湖水,站起身来走向应子闲:“有什么好玩的?”嘀咕着也跟着下水。站在水里静静的等待着鱼儿游过时,不时的送上一个魔法。二条肥美的鱼儿被活蹦乱跳的打到草地上。

“司水,不要用魔法抓鱼”无奈的叫住司水,拜托啊!用魔法的话,不到十五分钟,这湖里的鱼马上就没有。有什么意思啊!

“小心的把鱼赶到浅的地方去,然后用手抓了。”指点着司水,应子闲小心的赶着鱼往他那么游去。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