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7章

第27章



“子闲最坏”不知是心喜自己在情人心目中是最美的,还是羞愧自己被称为天下第一人的司水扑上去与应子闲打成一团。

“好了,好了不要闹,来吃鱼吧!这可是你自己亲手抓的,一定是非常美味的。”取出一只叉在树枝上的鱼交到司水的手里。

玩、戏闹、让人脸红的深吻、让空气燃烧的爱抚,要不是道德观念在应子闲的心里扎根太深了,说不定司水会在野外被应子闲吃的一干二净,连渣渣也不留下。

快乐的笑声伴着马蹄声渐行渐远了,没有人知道树上的男人眼里闪过的那杀意与阴狠。跳下树枝的人让身边的几棵树木化为灰尘,成为他怒气的牺牲品。

“奈斯?”充满怒意的叫声唤出了躲藏在不远处的一个侍从。

“这个该死的家伙是谁?”问着跪在地上的人。

“回殿下,他……他是……他是菊下楼的大师傅应子闲。”地上的男人无奈的说。

“应子闲,应子闲是吗?很好?”美丽的男子阴冷的望着林间的小道。

“第三次”那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像是冰块一般冻的人浑身发麻。

白玉山庄里暗卫正跪司水前面,手指间拈着几张纸片的司水那眉间净是冷冽的杀气;

良久才道:“看样子我的回去一趟了。”

“是!宗主你要回去的那更好。至从你失踪后水族的一些潜在暗处的势力都一一泘出了。”

“知道了,你们留下菊下楼里给我照看好子闲,要是他有一丝闪失我把你们丢在海域里自生自灭”那平静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响遍了整个白玉山庄,让隐在暗处的人听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现在都半年多了?”半靠着的人自言自语的低喃着,时间过的可真是快啊!原本是打算伤好之后就离开的,后来想在这里再呆上一个月,再回去处理那些臭虫。

可是到了后来为了贪看那个温和的笑脸,于是回族处理叛徒的事一直拖着,现在他们都得到自己还活的消息,不回去是不行了,与其让他们知道子闲的存在,还不如先回水族去将他们除去。

想到处理结果的人,舒展开眉头露出美艳动人的笑。

起身步出书房对着跪在旁边的两个侍从:“子闲要是来了,你们就说我有事,要一个月后回来。我不在时要小心的服侍着,不得有差错!”

“是,宗主”二从温顺的合眼回道。

没有等到晚上,几队官兵来了。

“子爵大人,望月城主令你进宫做菜,望月城有贵族来临。”整齐的一队士兵拿着手令对菊下楼的所有人宣布,帝国的第二位大人物召见。

“我知道了!”应子闲很阿莎力的答应马上就去。搭上月宫的马车来到那离开没有半个月的地方。

主殿是城主接见各个贵族的地方,宽敞的地方,二边林立着一排柱子,柱子的前面则站着五六个贵族。再往前就是几个台阶,前面垂持着一袭如烟般的纱幕,再后面就是一张王座了。

烟锦外站着一面之缘的侍从奈斯。

“殿下,菊下楼的主厨应子闲带到”低头不忍心看到到现在还一无所知的子闲,奈斯低声对里面的人道。主子无故的生气是看着他俩太要好的份上,觉得……唉!

可怜的大师傅啊!

“啊!怎么是你?不对!不太像”应子闲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露出笑来!眼前这张脸不就是那个蓝衣家伙吗?为了摸摸那条黄金龙,他可没少吃亏啊!

“大胆”侍从们更是大声喊断应子闲的话。

也不太像啊!那个蓝衣男子看起来威严一些,不像现在坐在位置上的男子,一脸的邪气与阴沉,应子闲思索着。没有理会弥月霖的话。

“月宫来了贵客,要吃三种菜,一盘菜要有咸的与甜的,还有一盘无色透明但又可以吃的、最后一盘则是则是素食做腥菜。

这三道菜一听就是刁难的题目,虽然难不到应子闲。但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高高在上的殿下,应子闲理着这几天的事。

店的税收也按时交了,每个村子的原料都是月付的;也听人说菊下楼不给钱的事;想来想去菊下楼、自己、与望月城主不什么牵连啊!

“怎么不愿意吗?”冷下的声音里带着恶意的质问。

这……

现然不给跪在地下的人有说话的机会接着道。

“做出来,本王重重有赏如若不然……哼!来人,带下去看着他。”没有说出口的威胁让奈斯打了一个冷战。

“是,殿下。”

再一次出现在那个膳房时,心情可是二回事了。

一盘菜要咸的还要甜的,围在这里的三位总管与十来个打下手的,苦着一张脸。只有监视的人脸浮着可怜的表情。

到是应子闲托着一个容器,在找着自己需要的几种食材原材料,胡萝卜、青瓜、甜豆、香芋子。

在众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叹叫声中,子闲终于把三盘菜做出来了。

水晶盆子里的白汤上飘着几片油,搁在下面的则是一块块切丁的各色瓜果菜。

“子闲,你确定要端出去吗?”

“做出来了为什么不端去啊!”应子闲则忙着那其它的菜,一席宴只有三盘菜太寒酸了。要是让城主丢脸的话,他就会被迁怒的,他不要呆在这里了。

“每人备一个小碗与勺子”。

“是”

第二盘端出去是细如发丝的面条,三总管知道那一大盘的透明无色的面条是用一把拳头大的粉面拉出来的,一绺一绺的面条,盘放着,旁边还有几碗调料菜肉的。

真正让厨房里所有人都掉下巴的是最后一盘菜了,监视的人到上完菜后,嘴还是合不上来。

豆腐块做的一盘菜,居然飘着肉香,真正的肉香啊!

以殿下为首的宴席,开席动筷。

三总管指着那第一盘菜说:“殿下,大师傅说,这是又甜又咸的菜。”阴着美丽脸宠的任性少年王挟起一块放到嘴时,甜的、再挟起另一块也是甜的。[奇+书+网]弥月霖终于露出了一个美艳至极的笑容。

“这是甜的,那来的咸的?让客人也尝一下吧!”殿下笑的十分之开心,终于可以……

“殿下,大师傅说请你尝一下汤汁。”三总管小心的在旁边提醒到。

勺子淘起白色的汤汁,入嘴。

咸的!不可能。

弥月霖不相信的再一次挟起菜,甜的。

席下的五六个人正在议论纷纷。当月宫的主人铁青着脸挑起一绺水晶丝般的面条,含怒的咬下。

最后的一盘菜在监视人的宣布下是用豆腐与白萝卜做的时,贵族手里的筷子全掉在地上。

抚袖尔去的弥月霖,让大殿上的人更是惴惴不安的。

而应子闲更是不声不响的站在殿外。

良久都没有动静的大殿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三总管出来了高兴的说殿下下召

晚上!为了奖赏大师傅的手艺,霖殿下决定留应子闲在内城作客,并在后殿里设宴招待应子闲。还命自己的最宠爱的爱茵斯陪宴啊!这可是无上的荣誉.

传说中的爱茵斯可是大陆上最美丽的男子之一,原本是己亡国的一个国君送上的请殿下手下留情,不要进行屠城。

听说这个爱茵斯也曾让敛香国的帝王以一个冰蓝晶矿交换,但殿下不肯,传闻敛帝现在还对有情,每每总是借故来探望。

这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城主的爱妾,平时不是轻易见的。而现在居然会让他陪客。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三总管可是笑哈哈的引着苦着脸的子闲往里去。

“子闲,你进去可要小心啊!这二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殿下的气的可不轻啊!”

穿过白色的宫殿,再进去就是内殿也就是霖殿下的后宫。

随风舞起的轻纱更是如多情的女子的一丝丝的婉留,多情也无限;

白色的玉桌上,摆着一些水果与点心,桌子后坐着一个美妙的人儿,金色的发丝如同阳光般一缕缕的垂下,一双明媚的蓝眸是让人朝思暮想,雪白的脸宠更让人怜惜万分。华丽的锦锻与耀眼的宝石让原本出色的容颜越是让人心动.

司水的美在于高贵也冰冷无双的加上与身据来的气势与权威;奴儿也美,那种美楚楚可怜的让人心疼,他时时刻刻小心翼翼的对每一个人都十分的戒备。

望月城主的美,是邪气与阴冷的的话,应子闲觉得他的美偏于黑暗一面的。尤其是在听说了这个城主那杀人不眨眼,出刀不见血的业绩后,心里面更是毛毛的。

望月城的厨子的手艺也不错的,应子闲在对着美人、吃美食、处美丽的环境后,渐渐的放松警戒。

这是男人的通病。

幽怨的表情,细声的甜语、寂寞的笑容愣是让应子闲被敬下了整整一坛子那毫无酒味的叶露酒,最后晕乎乎的感觉随着全身燥热爬上了全身,趴在桌子上。迷糊间被热气蒸腾的去解开衣服,以图凉快。

轻纱后传来了森冷的声音:“带他到床上去。”无视于爱茵斯为难的表情;直到确定床上传来那粗粗的喘气声与细细的呻吟时,弥月霖宽畅的转身离开了。

他到想看看,明天那个男人是什么表情?弥月帝国的王难道是可以随便辱及的吗?

应子闲做了一个非常美妙的春梦,他梦到司水非常的热情,就如同一泉春水般的将他抱着,让他可以尽情的纵情爱欲。

司水!可爱的司水。

那轻轻的呻吟如同小夜曲般的不停的在耳边回响着,入手的身体如缎般滑嫩可人。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