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29章

第29章



呼……好疼啊!

从来没有那样疼过。

那怕是刚开始学刀功的,无数次划破手;

被烫的要命的炉火烧了几次。

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那几鞭子抽走了一样。

“才十几鞭子呐!居然昏了大半天真是没有用。”围着那脏旧木桌的一伙人,吃着下酒的小点心一边说着。

挨了十几鞭子了,难怪那么疼。昏沉沉的听几个人的说话声。

“脾气到也算硬了,十几鞭子下去,没有哭着求饶。”

“醒了……”半桶的臭臭的脏水,哗的一声往应子闲的头上淋了下去,背上的伤口被冷水一浇,刺痛不己。

“殿下,刚才派人来问话了,问你是不是改变主意”那个持鞭的狱卒端起应子闲的下巴,重复着来人的问题。

“请你……回殿下,应家的男人只娶心爱的人为妻。”那句话从干涩的的喉咙出来。

那狱卒挑着眉让人去回话。

良久,传来的消息是让人再教训一下,让一个低等的贵族知道,不服从城主的话是要付出代价。

隐忍着背上疼痛的应子闲,暗想:不知道晕迷了几个小时了,昨天被带来时,没有跟司水说一声,现在只能请上苍保佑司水他们,不要跑去望月城来要人,要不然那个家伙说不定会……

哦!那个该死的疼。

这是最后脑子里的一个想法;

“牢头,这个家伙长的不出色,为什么得罪殿下,那么瘦的身体,已经被打了三天,再抽下去会死人的。”边一向不好奇的卒兵也开问。

“不知道,三天抽了六顿鞭子……”

全身无力;四肢沉重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耳边好像东西在不停的轰鸣着。

原来三天了。

刚进来的那一天,听见其它几个人的求饶声想觉得有些不忍心。现在连可怜自己的力气都没有。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侍卫身上的武器随着移动发出一些金属的声响。迷糊中只见这几个狱卒正手脚打颤的跪在入口处。

“怎么回事,殿下怎么会来这样地方?”

“对啊!平时都是提人上去。”

“住嘴”

……

再一次被冷水给浇清醒,抬起仿佛千斤重的头,映了眼帘的那里带着王冠、穿着雪服的城主殿下。那怡人的微笑看的应子闲有些妒意。

端着应子闲的下巴近耳问道:“怎么样?改变主意了没有?”另一只手轻轻的抚着被鞭子抽破皮的背上。

凭着那股倔气“请殿下……回收赏赐”虽然微弱,但依旧清楚的传进弥月霖的耳朵里。抚着后背的手狠狠的压了下去。

应子闲只发出一声惨叫,断断续续的喘息着。

“还是不改变主意吗?”

夺过,狱卒手里的鞭子,亲自动手狠狠的抽了几鞭子后停下再问“如何了?”

“休想”冲着心头那一窝子的火。应子闲连最基本的语言礼貌都忘了。

那熟悉的抽痛一直随着他的意识沉入黑暗。

司水……

好想回家啊!

再一次醒过是被嘴里的那馊食给塞的,狱卒很费力的将手上那破碗里的残羹喂其吃下去。

尝惯美食的舌头,本能的拒绝那难以下咽的食物。

“喂,你不要不识相,要不是殿下吩咐?谁理你死活。”丢下手中的碗筷走了。

这昏迷的几天里,不知道被灌了几餐这样猪食。

想想就

恶!

这是人吃的吗?味道这么差;不合格的破厨子;

被关几天了?

……不知道司水他们如何?……

唉!早知道就不要进城……

远远的听到那迎奉、拍马的声音缓缓的接近。

“大人,那里面脏,你就不要下去,我让人给你提上来如何?”那谄媚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不用”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应子闲想着。

费力的提头看到那一身红衫的……爱茵斯

那脸依旧美丽,风采依旧动人。

但……

站在他的面前,转身吩咐:“你们都下去吧!”陆续的所有人都离开qi書網-奇书;就边挂看墙上的那二个清醒的也被人打晕。

看着那双蓝眸子,他没说话,应子闲也无话可说,转开眼睛。

“对不起……真的……”如果不是他的话,这个美丽的人也许会在宫殿内享尽荣华富贵,得到殿下的百般宠爱;

应子闲悔恨难当。

“我长的很不堪吗?”那声音依然平静。

“不,不是的……”一直盯着前方某地方的视线转回来,直视那明媚蓝眸。

“你长的很美的!真的”诚心的,应子闲赞道。

“胡说……听殿下说,你家里的那位才是大陆第一美人?”那平静无波的面具松开了,露出了笑容。

“嘻嘻……不敢当。”骄傲的笑容扯到身上的伤口,应子闲抽了一口冷气。

“为什么不愿意娶我,是否认为我不太干净?只是个玩物;”那带着一丝苦笑的人自嘲道。

“不……不是的……你长的很美,我娶了你!就是等于同明珠投泥,只会污了你。”应子闲慌忙道。

“我……我有……我有心上人,我答应过他,只娶他一人。娶妻不就是想找一个心爱的人不是吗?”

“是吗?谢谢你”爱茵斯缓缓的转身离开,空洞的轻喃道。

“那个……等一下”叫住那正待离去的人。

“如果城主将你赶出去的,你可以去菊下楼的。”明知道司水会生气,应子闲还是把话说出口。因为他觉如果不是他的话,这样一个仙子般的人一定会幸福的。

“你,你可摘下我脖子那颗珠子去,去菊下楼找雷。”爱茵斯转过身来。看着那看不出情绪的眼晴,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如何你有想去的地方的话,可让雷他们帮你安排。”在没有后悔之前,终于吐出了所有的话。

那一双白晳的手,伸过来的解开项上的那五彩丝线,深深的看了一眼,默默的转身出去。

在入口处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句:“别太难为他了,殿下还没想好处罚他!”

“是,大人放心,这几天我们没有打他了。”

“大人,慢走。”

几天后

应子闲以为自己还要在这里呆上十天半个月,说不定会连命也丢掉。说不怕,那是在欺人;

他怕死,因为他还想与司水一同长长久久的活着,尝遍天下美食。

“你怎么来?”狱卒那奇怪的嗓门,让应子闲熟的不能再熟了。

这几天没有受皮肉之苦;只是吊着很难受啊!现在就是怕背的伤口发炎;

“宫里人吩咐,让我把这么没用的送出去,免的占地方。”

“是啊!这里有一个快断气,早些送出去很好。好了,好了,小子们把他们解下来吧!别耽误了大哥的时辰。”被入下来的,被吊的太久了,一入下来整个人趴跌在地上。

“六个人,都被打到半死;真是麻烦啊!阿三,阿四你们进来,背出去”一个粗壮浑身汗臭的大汉,把趴在脚边的应子闲抓起来,往肩上一杠,另一只手抓着另一个人向外走去。肚子被那肩顶的难受,要是不是胃里没有任何东西了,应子闲一定会大吐特吐。

不知道走了多久,像只破麻袋一般的被丢地一辆车子上。“小五,给他包一下,免的死在路上。”像是丢一袋袋的米一般,其余几个人也都被丢了进来。

“我自己来吧!”沙哑着的声音让小五吓了一大跳。

“好啊!是条硬汉子,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撑的住。”啪的一声拍在后劲上,疼的应子闲牙都酸。

有说要说,

第 17 章

爱茵斯篇

我是大陆的有名的美人之一,是梁国君王的私生子。父王虽然没有给我正式的候位;但对由平民生下的我到也宠爱有加;所以在梁国生活到也不缺什么,只是偶尔宫里的王子们在背后说几句风凉话让我有些难过,年少的日子到也安逸;

然当梁国之王与安列国君合盟以图吞并弥月帝国时;不管父王他们是贪恋弥月双壁的美色,还是一个君王的野心都消灭在最后一役里;

安列国王被弥月泠处以极刑;安列王族被诛除一个也不留;

安列国灭后五天;

梁王死;

梁国亡;

第一次看见弥月霖就是在梁国的都城;那身披战甲的少年亲王是如此的英气逼人,他丢掉手中的弓箭正跃下马往前方杀来;我就躲在城墙后面看着满城的伐戮,腥红的颜色,染满了整个都城;城垛上横着或竖着一具具的尸体。

一个又一个人冲上前去,一个又一个躺下来;残肢断臂到处都是。那恶心的味道让人发狂,我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听父王的话,好好的躲起来。

终于那城门被打开了;所以的王族被都被押至大殿下;那染血的英俊亲王坐在以往国君的王座上,更是威严非凡;我才知道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别。

原来这就是血统之间的差别;

气质天生的;这是差别所在,被强迫的跪在阴影里;少年的我小心翼翼的抬头着四周。

……

那里心里想些什么,已经忘得差不多;最后传入耳中的是父王那颤抖的声音;

一向狂傲的父王居然会发出如此的声音;昔日的王位前,那几个常以欺负我为乐的王兄们倒在血泊里;

“如果亲王殿下,肯饶平民不死;本王愿献上爱子爱茵斯;”父王那软弱无力的声音把我的注意力扯了回来。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