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1章

第31章



这几日,弥月霖被外邦送来的几位娈童与歌妓混在一起,到也没有怎么理会这事?看到二个月进宫一次的送杂车队;望月城内有三五支这样的车队。城内那么些犯事的罪人会被送去采石场,每隔二个月左右会来宫里收一次;

“大头?”那粗壮的蛮汉,停下来来恭敬的问:“大人,你有什么事吩咐?”

“内宫还里有几个一起打发吧!”敛下眼,我道.放他一条生路,这样单纯诚实的人世上少有了。明知被那人知道不是死字可以了结;但我还是做了。

而且没有一丝悔意。

有话要说了

请假条

追文的亲亲们:因为要今天最后一天,放假了,不能上网更新了。家里虽然有二台电脑,然有好几个人抢的,二台压根就不够。我想装宽带的,家里的不同意,(出钱是我,出力也是我)他们有正当的理由,家里还有二个读书的,装了宽带还要不要让他们上学好好学。不准。这是原因之一,其二是我们这里的网吧!粉臭(烟臭……)、粉脏,还把电脑都锁了,连优盘也不能用。就算我想更新也不能了。

请假时间大约半个月。

请亲亲的批准!(不批也得批,不准也的准)亲亲们可以先去追其他的文。晋江网上的好文粉多,有时我就像老鼠掉进米桶里不想出来。

我现在还在担心呐!不能上网,让我咋活啊!现在我是可以没有男友,不能没有网络与电脑;推一部逗笑的,兵不厌诈BY黑山老妖 我喝水差点挂掉。

想转文的亲亲,留下网址与辙文权搬吧!不用经过我同意了。二篇都一样,包括无间界黑夜妖

第 19 章

那个小五见应子闲自己用动手脚,把药粉盒子拿去给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池:“那里有水,去洗了上药去吧!”拜托啊!伤在后背啊!他的手有那么长吗?啥时成了臂猩猩了。挪着千斤重的双腿,应子闲龟移般到了池边的树荫下。看着远处的人没有注意这边,低声轻唤暗卫。

听司水说过,每一次外去都有四个暗卫跟在身边。自己被关了那么多天,他们一定是急疯,司水知道了会不会把他们全杀了下酒。

话音未落,二条人影跪在前面不远的树影里。

“暗卫护主不力,请主人惩罚”跪在地上的人不敢抬头的说道。

“不用,我受伤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回去跟司水还有雷说一下,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回去了。”现在没有万全之策,万一回去让司水知道的话,就完蛋了。要问起来自己该怎么说?说自己喝醉了强了城主的爱妾;被苦主吊起来打了几天。然后不敢回家面对事实,躲在外面;

扯掉身上的带着血渍的上衣,小心的把身上的伤用水清洗。好疼啊!

“喂,小子你好了没有啊!来帮个忙啊!”远处小五的声间传来了。子闲慌忙的对眼前的人摆摆手让他们回去。

“好了”

在转身之际,应子闲没有看到,那暗卫之一将一把短剑插入另一个人的胸口,让他无生无息的消失了。目送着应子闲的身影离去后,转身往边界而去。

就这样应子闲随着杂运队往边界的采石场走去。

三总管这些天,越想越不对劲,照理说殿下留小闲作客,但是内殿里并没有他常动的身影。问爱茵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其中有些猫腻。凭着在内宫作了那么多年的事,多多少少的可以从一些事上琢磨出来。

只是现在是不是要这样子做?但那样做值不值得。

三总管也在烦恼。菊下楼的雷每隔二天就会派人来问一下,啥时会让子闲回来?他都没什么借口可以用。

怎么办啊!

这一日弥月霖正与那几个娈童在花园里调情赏花时,奈斯进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他便推开做在他腿上的少年往内殿走去。

内殿的书房粉墙上出现了一抹空投而来的身影;相似面容,头戴金冠,身着彩衣,面如美玉、双目神采非凡。这便是被人称为月之王弥月霖。让最残忍的利比亚斯王都不敢轻视的王者。

“王兄,有事?”弥月泠看着王弟那不太乐意的表情,显然知道他打断了什么好事。

“霖,耀月皇宫里要设宴会,本王让人去请菊下楼的师傅,结果他们回话说,让你请去了。”坐在王位上的泠细细的看着那王弟。

“是啊!我扣了。”弥月霖听到这个,沉下脸去。

“为什么?那个笨家伙的个性好像不会得罪人的。”回想那大比赛式时,他略施手段就可以把那人弄于掌中。要是与人玩心机,十个他扎成捆也不及这个王弟的一半。

“没什么?只是夺了他的贵族称号!”弥月霖没什么大不了的说着。

“为什么?”再一次的皱着那眉,弥月泠问着这个性子傲慢的王弟。

“王兄,他只是个望月城的奴隶,行事不守规则,三番四次的辱我。”弥月霖一一道出应子闲没有设宴、夺案请他;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拿容貌来较真。

弥月泠原本看不出什么情绪的面,被那王弟带报事,打报告的口气给逗笑;先还是轻扯着嘴角,听到最后应子闲夸自己的情人貌美如花,天下第一美时转头大笑,看那皇冠从头上滑落,言语时断时续。

是了!这个王弟还是小家子气,怎么就这么几句话给惹的。

“那到是他不该,好了。这么些天,你就饶他吧!要是他真的不懂,你把他打死还不一样,找个人去提点一下不就行。”弥月泠脸上的笑意还未隐去。

“不行,我还没有玩够呐?王兄,不就是一个厨子吗?改天我在利比亚斯找二个给你,那个笨蛋留给我整治吧!”非得整得他娶了爱茵斯不可。

弥月泠打量着他,就是为这事,他还是不放手的话,那就有些说不过去。再怎么说!也关数了十来天了。

“本王想立他为妃。”截钉铁的话从那边传来。

弥月霖无法相信这句话是从他那个被众人称为英明王兄的嘴里说出来的。那个狡猾的像狐狸一样的王兄要什么的美人没有,居然要这个笨的脑袋转不过弯来的家伙。

“王兄!你是不是不身体不舒服啊?”弥月霖结巴的说着。

“不是,他的手艺不错,我想把他弄进宫来”皇帝说了,到不是觉得他如何美,如何想要他。只觉得与他呆一起舒心。好像整个人可以放松下来。与其将来他被其它人弄走,还不如先下手为快。

据盯着菊下楼的那些人说了,似乎有水族的人藏身于他处,不管是与他勾结,还是什么,先压下再说。跟水族有什么也好有个缓机,心里打定主意,怎么也要把人给弄出来。

霖盯着皇帝的那一双眼晴,每当那双亮如星子的美眸出现,那就表示这事情不容改变。弥月霖原本想叫劲的性子也就下来了。没有必要与王兄过不去,不就是一个奴隶吗?

“我知道了,等一下我放了他。”看着墙上那虚影带着笑隐去。弥月霖气呼呼的踩着僵硬的步子离开。在路过花园时把个一个迎上前来想讨好他的美少男丢到了花塘里。吓的原本想上来的人一群人,止就了脚步。

牢房里空无一人,说是被送杂队带走了。更是让弥月城主气的下令辙查此事。抽丝剥茧的供出了一干人等。

从狱卒到侍卫到隐卫到爱茵斯,一排的跪在殿前等着发落。

拖出去,打的打,杀的杀,只有那美如仙的爱茵斯静静的跪在那里,盯着地上那光影;没有开口,没有求饶;只是静静的如一件石雕般的跪着。

弥月霖气得将手上那杯子狠狠的砸向他。

“滚,奈斯把他给丢出宫去,不,给我送到菊下楼去”弥月霖看着被拖着出了殿门,改口道;

“来人啊!给我去追那杂物车队,让人把他送去耀月城。”说完,踢翻了椅子、推翻了桌子往后头走去。

偏门外,三总管看着被押出来的人,摆摆说谁侍卫们回去,把手上那个打包的东西往爱茵斯的手上一放。轻声说:“殿下打发你了,让你去菊下楼是个好事,子闲那孩子是个好主子,不会让你为难的。我写了信知会雷,就在这包里;若他那一口子,真的容不下你,你便转买了包里的东西,自己过日子去吧!”

三总管这样子固然是看在爱茵斯私放了应子闲的份上,更因为那离火殿中的人除他之外,那些人都喜压迫、指使下人;唯他除外。

“多谢三总管”爱茵斯接过那包,转身离开。

“那晚上是……”三总管看起来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

“殿下让我放销魂”没有回头,爱茵斯说出了真相。只听后面那老人直说:“我说呐,小闲那笨蛋可不会那么不知轻重的……”

终于可以离开这牢子,爱茵斯现在说不上什么感觉,只觉着想掉泪儿。

去菊下楼,他想去见见那个人;让那应子闲心心念念的人。

这一路走来,应子闲才知道,这个车队是用来做杂事,像现在那几个人,有命的就到采石场去做苦工,要是没有命的,死在路上,就地埋了;如果领队的有缺钱花的,路上卖几个也不是没有的事。

当然为了不在路上卖了去当奴隶,应子闲在啃了三天的硬饼后,跟个没有骨头的软体东西似的去跟大头说;以后可不可以让他负责食物方面的,他是个厨子;

大头那张脸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受得了的。好半天,等得应子闲都快失去信心了;那大嗓门才吱了一声。

当天下午,为了给所有的人一个好印象;应子闲可是费足了劲的找可以吃的野果,野菜,末了还求老二去打了一野兔回来做吃的。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