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5章

第35章



选好牛肉洗净切成四方块,入茶叶(有特殊的香味)姜、葱、大料、茴香一起入锅里炖着,哦不要忘了,加糖,最后是红糖;只要控制好火候与时间,就可以很省心的。

干货松子菌,这是一个可食性的菌,现代可用的菌也行多,这人把那菌只用来做盘上的装饰品,那就太遗憾了。这种菌类发好,加入高汤的话那味道可以让人多吃二碗饭的。记住加高汤一定要加普通的清汤,就是老母鸡的配部分瘦猪肉的,那种高汤,鲜香味浓。当然也可加精制清汤,不过那太麻烦了。

用较烫的开水,泡松子菌,这一团团干巴巴的,如苔藓一样的红色菌类,一入水就发泡发,只要小心的不要将成弄碎,慢慢的用水洗出脏物便成。

蓝虾就是做虾茸好了,那颜色那么漂亮把它做成茸球就行,这一次一定要记的放入盐,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与应家人一样吃虾只吃它的鲜味的。

把那白瓜去皮去籽切片,下锅;洗米下锅;不停的忙着.那间向来清冷的宫殿里,弥漫着一股温馨的味道。让洛水与洛蓝他们不停的在门外运动鼻子与舌头。

皇帝用的餐具就是不同,嘎嘎……回去时,能不能弄上一套带回去做司水的专用餐具啊!那浮雕的图纹与花案,用雪白的晶石所雕的。看起去就像艺术品,不知道洗碗的人有没有紧张,要是打掉的话,可不就惨了。

蓝色的虾球带着一点点的金光,被一丸丸的叠在深盘的菜叶上;泡着发开有红宝石颜色的松子菌被蒸烹着,失去水份的物体又被浇上的高汤;然后起锅入盘。

白瓜和肉丝加上红青椒也被请上盘;最后一盘的炖牛肉,正在火炉上滚的着欢快;酥烂的肉块,二分皮三分精肉的块状物更在那浓汤里一上一下的起伏;那起锅吧!进入盆里;

小乖啊!你要让那个王吃的高兴,然后早点放我回家去。拜托了!!!应子闲起锅时,默念着;小心的把这几盘菜与一碗白饭放入那个精致的抬盒里去。探出头去让门外的人,进来抬头;

再起一系列放在桌子上,因为那个叫洛水二个主仆说要是没是他做的东西,他就不吃了。

吃着锅里余下的炖肉,小闲更等着吃那菜的人的回音;希望它们合他的胃口,要不然他一旦发起狠来,说不定比那个望月城

主更……打了一个哆嗦;

门外的脚步声让应子闲放下筷子,是那个叫丝恩的人“陛下很满意,有赏”。

“赏什么?”应子闲小声问,不要是请我喝酒,更不要人陪着,要不,一定有事的。

“酒宴”丝恩那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捉弄的笑。

“不要……”惨叫声出喉了。

那种脸上的如果子铺般闪过各种颜色,红的、青的、黑的。丝恩显然知道望月城主整应子闲的事-全过程的没有一丝漏掉。

来这时快二年了,应子闲终于感觉碰到知音,虽然司水也是他的爱人,对他做的吃的也是很着迷,就是一个吃字。这个仁兄可就不同了,他会在吃的时候不停的打听这是用什么菜做的,做的如果,按个人口味是不是要加点什么?或则可不可以用它来炒起其它的菜。

神!终于碰到了一个会吃的人了,这是应子闲在得知那弥月之王就是借龙要吃的那个无赖后第二个感觉。应子闲知道自己的手艺一流的,其它都觉得好吃,没有什么人提出什么条件让他弄。

现在有了,这个王对吃的可上心了,有空时还跑去厨房外头等着刚出炉的菜;你来我往的,应子闲渐渐的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每日吃弄各种各样的新菜谱。

把那洛水二人当实验品,然后再端出去与那弥月泠吃去,再由他说一下这是什么感觉。

有话要说

第 21 章

这日应子闲正坐在花园的石头上敲核桃,一个接着一个,而那个向来喜欢安静的弥月泠居然会让他在他的旁边剥皮敲打;

“你在做什么?”弥月泠好奇的问着那埋头苦干的人,看着他将那核桃将硬皮敲去,再用手上的小刀片细细的刮着那棕色的嫩皮,外行的都可以看出那么皮小心的剥掉是非常的困难的。

“做点心的料子,叫核桃酪。”应子头没有抬头得回答他。

“弄给我尝尝如何?”批着手上文书的人,开始掏吃的。是不是嘴被养刁了,都吃不下其它人的东西人。

“想吃,等着吧!这剥布工序十分烦的,一天弄不出几个来。我往往积上了一个月才可以做二人份的酪。”应子闲觉得这是道十分麻烦的菜,要不是现在闲的没事可做,他绝对不去弄它;

都一个多月了,司水他怎么样了?还有菊下楼不知道经营的如何?

“哦”听众十分配合的出声应到。

园子里只有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应子闲无意中抬头看到那批写着什么的人那俊朗的侧脸,相似的脸,那温和柔软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比起那个像只爆怒的恶狼城主来说,这个双生哥哥可真是温柔的让人着迷啊!

难怪他后宫那些妃子喜欢那样的粘着他,天天送来吃的、做的衣服什么的?哪像那个望月城方,现在想想应子闲觉得身上冷冷的。不过现在他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盯着他的脸一直看,看到那当事人,抬起眼来传来的询问?

哇哦!才不过盯着他看了一二分钟吧!看看,又抬起那张脸了;看着那眼神的问号。

应子闲发现自己脸红着,转开视线;

真是奇怪,双胞胎有差的那么多吗?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应子闲却喜欢呆在他的身边打发时间,因为那洛水主仆只要看到他得空就拼命的让他的写菜谱,要不就押着他泡在厨房里不让出来;真是不懂人的胃也就那么大了,他怎么就可以装的下那么多的东西;不过后来他发现只要他乖乖的呆在,弥月泠的眼角范围内,那二个缠人的那缠人的家伙就不会出来的。

嘻嘻!

“子闲啊!明天我有几位私交极好的朋友,他们听说你在这里,想尝尝你的手艺,明天可有空?”弥月泠开口,一付好生商量的口气。

“好,有几个人啊?”

“4-5个吧,你不介意,我让我的御厨们观看吧!”

“不介意啊!”

……

有事情可干了,那就不要剥那皮了。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收起笼子等各色杂物。

直到确定应子闲走远了,一直都把自己当成影子的丝恩,头一次破例问自己的主子。

“陛下,你……你想娶应子闲为妃是不是……”丝恩站在他的身后问。他可没有忘记这句话是陛下对殿下说的,当时就他一人在身边。

“你说呐?”弥月泠眉眼带笑的看了贴身仆卫一眼。

丝恩不到万不得己是不会问的,他身为陛下的侍卫知道一个影子,不闻不问只要奉命行事便可;但是这一件事真的好生奇怪啊!

按他的推理,陛下的那句玩笑话,纯粹是为了让那任性的殿下把人交出来;但是从这一个月的情况来看,事情有点出梢。

先不说,陛下再也不吃那御厨子的膳食。这也不什么奇怪的,凡是吃过应子闲那人的菜,是不会吃其它人弄的,就是他也一样。托陛下的福,让他也有份尝尝那让帝都贵族们千想万盼的炙手的东西。

就说五天前犯罪的耀月宫仆人,夜里值岗时间喝酒犯事,这可是受刑杀头的罪,才不过是用烙铁与鞭子好好的招待了一下而己,却被路边的应子闲看到,他人到是心生不忍开口求请。虽然陛下放过那受刑之人,但事后,仍吩咐他将他除去。那个冷血无情的王,居然来顾及旁人的想法。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帝王的冷血无情;不要看那英气勃勃的笑脸,那张带笑的人只是让外人看的,耀月宫中谁不知陛下手段奇狠,金口一出绝不变更的,所有就连任性闻名的霖殿下也不敢轻易招惹。

应子闲那一求请,连着那在旁边的四个侍卫也跟着遭了运。为了不让事传出去,弥月陛下垂帘低头间夺去了那听到这几句话的人。

陛下想干什么?丝恩也不解。

他只希望大神保佑,不要让那应子闲太惨!

记得当年,也有一个与他一般的心软男孩子对着陛下那样贴心,明知身份有别却还是恋上;最后陛下就是向往常一样带着那温和的笑,睹上他的鼻口活生生的闷死他;

最后是他带泪收拾的,那个男孩子带着平常一样的笑闭着眼晴。一如以往无数的日子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一般。不同的只是,他永远也无法醒来,再睁开眼叫他丝恩哥哥,再跟他说你可以帮我把这盘点心送给陛下好吗?

没有人再叫他,丝恩哥哥,再也不会儿有人在给心爱的陛下送吃的时候,连带着给他也捎了一份;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旁边人送来吃的东西都是喂了陛下的宠物。

陛下根本就不会粘口的,所有的人都枉费了心;从他出生是,他就一直跟在弥月泠的身边做侍卫,除了他这个影子,没有知道他与那孪生弟弟联手把所有有意于皇位的继承者,一一除尽;最后就连他的父王,上一任的皇帝也被软禁至死;更不提养他们二人十三年的太贵妃,没有人可以逃脱;丝恩知道要不是霖殿下阻止就连太上皇也难逃一死。如此冷心冷血冷情的人,若一旦失控的话,就会带着整个帝国步入死亡。将会为大陆带着血腥与屠杀;

而这一次,陛下居然如此的纵容一个平民长时间的旁在他的身边,希望不会又是另一个他啊!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