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38章

第38章



生怕有人会用些手段来对付他。早知道!……就多派几个暗卫跟着。

算了,现在想也于事无补……要成真的,看他回去怎么泡制他们,几个小小的奴隶也敢与他抢人。哼……

就边路过的行宫也没有停下来,喘口气一路真奔绿水平原。

绿水平原,这也是让大陆之人心惊胆颤的地名之一,所有被送至水族的东西一定要经过这里;才能被水族之人带到海底。

穿过一条黑暗的山洞,来到了一片四季不停开放着不知名的花的草海,在水与陆地的相连处立着一座宫殿,水族的人只是隔了三五日来这里打扫一次,其它时间很少上来。

因为水族之人不喜欢陆地,更因为他们在水里觉得自在。而今天一向平静的绿水平原上挤满了人,但人再多却无一丝丝杂声,低低的呼吸声里杂着脚踏地上的声音。

没有人想让嗜血之王盯上自己。

原本平静无澜的像蓝色晶果冻般大海,此时却被什么东西隔开一条路来,连满是细白海沙的海底也清楚可见。

黑鸦鸦的一片人头跪下;但有二个身影依然立着,是东宫恋水与南宫寒水;只见寒水迎上前去,那眼底满是激动与思念;因心上人回来,每一个人都有会如此喜行于色的。

然司水没有扶着他送上来的手,拂袖穿过:“恋水,寒水回宫。”

“是”原本脸色一暗的人,马上又回复了生机跟在那身影后头,一步步的向海底的宫殿走去,去拉开一幕屠杀。今天过后,会有无数的人死去,海域上会有无数惨死的灵魂。

不论是谁一旦卷近了这一场争夺,那多没抽身的机会,生与死;荣华富贵与身无分纹,不……是永无天日。它们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如一对孪生子一般形影不离。

挑高的宫殿,一层复一层的绣帘,随处摆放的珍贵古玩,无论是谁人只要踏进这宫殿,都会被吸引的;回廊上每隔几步便跪着一白衣美少年,那温驯的态度似乎随时随地的可以让人抱在怀里的疼爱一番。但没有人敢,因边这是嗜血之王的宫殿,没有人可以放肆;

血瑚石所雕的步云石梯一阶一阶到宫殿中中,跟在司水身后的二王停住了脚步。

冬宫-凝血宫,闯者死。这三个字,二句话让所有的人深深的写进脑海里,没有人敢以身犯法。

同样的殿门里也跪着一群人。“沐浴,更衣”简简单单的丢下四个字,司水往着内宫行去,大池水终日都冒着让人心喜的热气,当年司水把冬宫建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有一热泉。

色相出众的宫奴们早就在那大那离谱的池边备齐了所需的东西,华服宝冠、精饰美石。

跳入那池热水中,说不想它有些不真,打小就在这处热泉享受惯了,去了菊下楼里,虽然子闲看出的他用那些沐盆子不舒服,还是天天的用热水给他泡澡,但直不起身的地方,再怎么弄还是不舒服;后来建了白玉山庄子闲还是会陪着他一起泡着,虽然泡着,但最后总是要再洗一次,可是他还是一次一次的勾着他下水玩着这种永玩不倦的游戏。

羞涩的笑,被情欲占据的双眼。闲有些会很害羞,那怕是没有旁人在,他还是不自在,仿佛有看不见的教条绑着他一般。看到光着身体的他又激动又想忍的表情,总是让他好笑。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会笑。撑着脸,任着黑色的发一丝丝的浮在水面上,热气蒸腾着,让那如白玉的般的肌肤染上如胭脂般的红晕。

如此美丽的人,会让世间所有男女为之入迷的。而在一旁服侍的宫奴们,却不敢抬头打量,无数个血淋淋的例子摆在眼前的。

近年来,从凝血宫被抬出去的宫奴没有千把个,也有数百个。

这是寂静的如死水一般的宫殿,像没有生命存在的溺海一般的地方;而他的主人笑了,笑脸的如春天刚开的花朵一般。

那样的笑声出现在谁身上都有可以,但不可以在他的身上出去现的。

大神啊!

是谁?是谁触动了命运的线。

正当那些人感叹时,司水起身披着长袍,静等着旁人把身上的水滴擦干。

一层层的锦缎披在身上,一件件的美饰戴上,所以的东西用最美丽的一面装点出一个完美的水族之王。让人不由自主屈膝的王者。

被黑暗笼罩的大殿,在那流光闪闪的宝石椅上端坐,前面不远就只有二个辅王站着,然回荡在大殿的声音可是数种。

从某些不知明,不见光的角落里传来通报声,把离开发生的大事一滴不漏的转到司水的耳朵里。

眯着眼的司水,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一声也不啃的坐着。殿上的其它人都知道,这是水族之王大开杀戒前的平静。

“他也在后面……”这样没头没尾的话,从那艳红的双唇中吐出来,其冰冷之感可以让海水冻结。

“是的,消息传来说,他的确参与这次事件。”恋水躬身回答。

“那敢情好啊~我还一直找不到机会呐!这次到好了,他自己送上门了。”司水那满含杀意的美眸闪过一丝笑意。明艳动人的让人神情晃忽。

“可是……”寒水上前一小步。

“他是……就算他……”想来那人的余威犹在,寒水结巴不止。

“没有可是,逆我者死”司水轻道,扯过在眼前摆动的头饰,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宝石击打地面的声音彻响了整个空间,令所有的人浑身一颤。

恋水没有像寒水一样,为隐在众人话下的人说上半句。笨蛋寒水,早在好多年前那个人就是司水的眼中钉;司水之所以隐忍不发,是因为没有很好借口;现在他自己往这池混水里下,王只会往他身上都贴几条罪状而已。

那有放过的道理啊!

曾经叱咤风云的前一任水族之王的末日到了。

恋水在心底叹息着,再一次的对自己做最严厉的警告,别去触怒他,那个嗜血之王。 他是禁忌深海的万年岩冰,无人可抵;他是嗜血的海妖,无人可以让他心软,他是最狠毒的野兽,没有人可以逃过他的利牙。

清亮的嗓音将计划一条条的吩咐下去,没有知道御海司水那隐于暗处还有哪些势力!又或许,经常在你身这打转的人转身就变成嗜血之王的爪牙,下一秒把可以把人撕的粉碎。也许是你的枕边人在你最没有防备时给你最深的一刀。

属于黑暗的人,会把他的话一分不差的执行下去,无论结果中水族会死去一半,还是海域会被血染红色。为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嗜血之海妖的命令。

“你们都下去吧”原本就低微的不引人注意的吸呼声,在那一声下消失了。

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二个辅臣王还留下。司水背着他们问道:“他现在干什么?”

“这,逝水已经离宫去了大陆,他还中封地内……”恋水有些苦涩的道。

“是吗?你马上去查一下逝水去那里?”冷哼一声后“垂死挣扎吗?可惜晚了……”

“是”恋水低头回答,扯着那不愿离去却又没有借口留下的寒水离去。

想念子闲。当那血玉床上的人,因为想着情人而欲望难耐着。

无数个相拥相抱的夜晚,那热的如同火焰般的体温、粗声的喘气、小心的安抚声、为了再抱他一次而搅尽脑汁的挑逗着有些疲软的欲望。那烫人的手掌一寸寸抚着身体的感觉,如此鲜明的仿佛那人就在边上,一个翻身就可以躺到他的怀里,一起享受情欲的洗礼。

司水的身体因想念着那撩人的欲望而无法安然入睡,身下的粉红色更是肿胀不堪。脸上更是火辣辣的。

身上那件丝袍的触感更是让敏感的身体火上浇油。难受的翻过身去,摸着旁边的空处。在菊下楼里那人就睡在这个位置,而现在这空气,这床、这被没有一丝丝他的气味。气恼之下,坐起身来对着虚空恶狠狠的瞪视,复而又躺下,迁怒着把身上那件合体的袍子撕的粉碎,抱着被子咬着唇,带着不满足入睡,然后希望着在梦中好好的折磨一下那个没有良心的情人。

云海

这块水域是属于前一任的王,是属于御海无亮的;哦,不能称他为御海无亮。现在只能叫他为云海无亮。

水族族律,每一任的王退位后可以在海域内选一处地方做为自己的领地。连下一任的王也无权闯进,除了……除了叛族,水族没有律法可以处死上一任的王。

这是至古到今的规矩。

每一任的王除了贴身的侍卫与暗卫带不走任何属于王权利或其它的东西,然每一位王挑选下一代时也会动些手脚,只要不让长老团知道就成。

“云海大人……他回来了。”宫殿的密室里也有一对主仆说着没有人称的对话。

“是吗?”转过身的男子,如30岁出头的男子长着一双长凤眼,那张本来没有任何特色的脸却被这双惑人的眼晴点缀的异常的引人注目,一身襟上、袖口用金线绣着花线的黑袍、双手交在身后。

“大人,现在收手还来的啊!”站在一旁的人用几乎心急如焚的口气说。

“还来的及吗?”不……来不急了,那个孩子不会放过他的,就算现在罢手,他只不过会多找几条罪行往他的头上加,然后把他踩到海的深处,永远无法翻身。

那个冷血而又嗜血的孩子,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他的性子与行事的手段,而有一部份还是他教的。

大约星期天还有一次更新啦。

我惭愧中,闪了。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