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0章

第40章

五个人没有任何表情的转身离开。而无亮则打个眼色让近侍跟出去想在司水下海之前拦住他,不让他去冒险。

五个候选人入海的地点都被分开的,那侍卫确实是在司水下水之关拦住他,传达现任王的意愿。当最后一个字还是喉间时,他睁的大大的眼睛,真切的看到自己的离地面越来越近了,最后入眼的是司水那深恶痛绝的表情。

这是他最后看到情景,他终于知道自己惹到了这个传说的嗜血海妖。他果然如人传说般冷血,嗜杀成性;

“你好像很喜欢鲜血啊”不知何时坐在海珊石上的洛水撑着颊道。

“血腥的味道让我觉舒服极了。”不真不假的话从那嘴里吐出,引来洛水不捧场的一撇嘴。

高高的跃起,脚尖点地轻轻的落在司水的身前:“那,你要我保管的东西,我已经把它们放在那个洞里,你很容易的可以拿到它的”。

司水没有回答,洛水也不介意的从他的身边经过。

一天一夜后,第一个回到海之角神殿的是司水。

第二名则是洛水。

第三名是逝水。

寒水与恋水同时到达到。

所以的海族子民都在为他们新一任的王欢呼,唯有现任王无亮苍白着一张脸。因为他看到那向来对他没有什么明显情绪的司水,用那种很讨厌的表情扫过他一眼,在移开后又变得平静无波。

长老团的几位长老相互交换了几个眼神,又看了一眼御海无亮,变的有些不知所措。其它的列位长老带着笑意上前来接过他们手上捧着的证物。

水圣香、那个海域独有的一种石头。

没有疑问的,王冠是属于司水的,从单膝跪地的无亮头上取下那一顶象征王位的宝石冠,转而带到司水的头上。

那些围观的人更是失控般的涌上前来。

失控的场面在让他们出去停住了。偌大的神殿里,除了那帮子的长老团,就只有他们五个人与暗卫们。

“慢着。”被传到后面的那几件证物中有长老发现司水的水圣香有异。

很少有人知道,水圣香被采下来后,就会有些枯掉,哪怕是浸在水中也一样。长老团一直是治练水圣香的团体,很轻易的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果然,司水的水圣香与其它的人比对了一下,从色泽与水润度上有一定的差异,那捧着王冠的老人不明所以的停下动作。原本跪在地上的司水,轻轻的笑了;

那双手狠狠的把老人捧冠的动作往下拉。

那顶王冠分毫不差的戴在他的头上。

轻笑声渐渐的变大;跪在地上的人起身,抬起了原本就十分出色的脸来,那带嗜血的笑看了在场所有的人心一寒。

“来人,快来人……!”被那笑容吓到的一位长老对着大殿外一阵叫嚷。才二声他的人就到在血泊里,头与身体分家。

其它被镇的几位长老,闭起待张的口。

“长老们……说的没有错?这水圣香是我在五天前从深海里摘得的,至于为什么?我想你们几位与无亮大人比较清楚,你说?”手持着一把利剑,弹弹剑上血迹司水还是带着那笑。

洛水一行人还是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大殿中一片静寂,显然原本不知道的人都知道这其中有一定的隐情。

那一把如秋水一般冷冽的剑,被那手握住,从这个人长老的脖子上移到那个长老的胸口,最后停在无亮的脖子上。

“选定那块海域了吗?”司水直直的盯着那人的眼问。那把剑也一直在他的脖子上游移不定。

“选了”从开始的对情况的失控

无措到后来的冷静,到现在眼里的无波无澜。

狠下杀手处理长老为戒让旁人不敢乱来,门外的人在惨叫声与唤人声中,居然没有人前来应话,外面也被他撑控的差不多了。他十分清楚,现要是有半点异动那持剑的人毫不留情的把胸膛刺个透吧~

原来!

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原来……

也许原本就没有原来。

那渐收的冰冷、那有意无意的温和让他误以为自己有机会进入他的心,却没有想到是他……

司水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御海无亮自嘲的笑着。

随后点头:“云海”那一双丹凤眼直直的盯着那带着抹冷意的人。

“我现在就离宫前往封地。”

“那好!无亮大人还记得族律吧!”司水坐在象征最高权的位置上,用着高高在上的语气问道。同心里暗叹,没法乘机把他这个眼中盯除去,真是一聪明人。

转身离去王者,身体一僵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大胆,你敢对长老团的我们如此无礼……”原来不知何时潜进宫的一帮黑衣人拿着兵器,那明晃晃的利刃正架在他们的脖子。

而那个叫的最大声的老头子,在司水一摆手,吱的一声消失在世上。

恋水拉住正想起身的寒水与逝水;几个识相懂的看时势老头子,马上跪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司水带着笑。持剑将一个一个的直立的身影刺到在地上,偶有反抗也会死在原本跪在地上的洛水之手。

幸余的几个站着的人,见司水没有对跪下的人下毒手,连忙跪在地上但然亡羊补牢,晚了。

那血腥的一夜,最后被深深的埋在海之角的宫殿里,没有人传出去。

水族的所有子民都在欢庆新的水之王诞生,没有人注意到前一任的王默然离去。只有少数的长老团出席。

这血腥的往事,在司水的记忆里没有惹人之处。但是在昨夜却跑进了梦里,惹的原本临睡前的还带着气的人,在睡来时正是恼加三分。

透过那放在子闲脖子上的能量珠子,感映到心上人那安然无事的气息。那绷着的硬脸才扯起笑来。幕布外,跪着的宫奴把一切都打点好,就等着水族之王了。

“王,恋水大人求见。”有侍卫来报。

偏厅中,几人依旧议论着昨晚未断的话题。

“那人我亲自去料理他,你们只管去看着逝水,他自由我来了处理。”司水眯着那双绿眸。

是因先把那人给处理了只要他不在,任逝水也翻不起什么风波来,而他也就可以脱身去找子闲。

这一次定要他做足了那菜谱第十三页的那八个菜。少一个也不行,不管他是用原料找不到为借口,还是没有辅料做不成。

暗--云海无亮的侍卫,是从他刚当上王时一直跟在他的身边的。他看到他的大人,从那一群人中被挑出来,成为王;

也跟着他历经过三番五次的恶劣血战,那其中就有一场与大陆各国合纵对付水族,在各国层出不穷的斗智斗勇中,他的主人安然胜出。

那时他笑傲大陆,纵情水族,可是却在碰到那如传说中海妖一般的人后,一步一步的落下了。那个海妖一般的少爷不动声色的将人手插入水族,无声无息把持着权利。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他居然有能力把大人暗中隐着的势力连根除去。

如果!

如果是他的话……

也许,真的能统一大陆,复兴水族。

但那人嗜腥、无情这天下是否又有人克的住他。

暗正在大殿的阶石上坐着,想着有的没有的;当看到映入眼里那个绝代风华的影子时,他呆了;

他知道,这人想杀了无亮大人,但绝料不到他是那样的迫不急待的,亲自来;来的那样早,来的那样突然。

第 26 章

那闲庭信步而来的王者,如同饭后散步一般的逛着这个原本就为他准备的花园。这里奇石异草、香花绿树,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在扫过阶石上半躲着的人影,然后转开。

\"你们家的大人在吗?\"还有十来步远的人影,开口问。

\"大人……大人在。\"暗站起身来连连后退,随后又跪在地上高声喊道\"暗参见,我君。\"

司水看着暗玩着这些小把戏,轻笑道:\"暗?他已经知道我来了\"话音刚落, 原本紧闭的门打开,门内立着属于过去的水族之王,云海无亮。

\"你来了……\"终于还是来了,无亮的心里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无力的挥挥手让身边那绷的如一张弓般的暗退下去。

轻迈着步子,到司水面前。看着那双令他着了魔一般的眼眸。好半天,无亮移开视线。

\"近年来好吗?\"无亮跨开步子,在园内移动。

\"很好。\"不冷不热的司水回映着,跟上步子。

\"这园子,漂亮吗?\"无亮看着这在几年前让自己费尽心思建的地方。

司水挑高眉没有回答他。

\"你为什么不乖乖的呆在云海当你的大人,何苦下这混水呐?你不会以为逝水能成功的杀了我k吧……\"如果他当真认为逝水有本事弄到他的话,那他的好日子就到头。

若是与他起鼓相当的洛水到有可能斗了几个回合。

但逝水,那就差的太多了。

\"逝水不及恋水,无法与洛水比肩,更不可以与你比,这事我比谁都清楚。\"当年不就是低估了司水的能力,落得如此下场。

二人就这样在这个如画的园子里站着。

\"司水……你有心上人吗?不……你的生命里有在乎的人吗?\"哑着声音的无亮低声问,那语气满是落破与无奈。

\"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是个笨蛋,很可爱的笨蛋。老实\\点呆头呆脑的;没什么心机\"。谈到心上人时,一直没有兴趣搭话的司水开口。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