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2章

第42章

这话在黑夜里如一道闪电般划过二人的心头;

“我……王……我下不了手;”丝恩终于诚实的吐出话;是的!他下不了手,他不是那个孩子啊!不是他!他没有任何事,可以值的让他的剑染上血啊!

“我知道,我比你早到一步?”弥月泠背着人说出他晚上也有与丝恩一样的念头,差别是他没有挥出剑。

“丝恩,如果他死了,那这一生没有人可以的控制、阻止我;如果不杀他,那弥月泠将有一个叫应子闲的弱点。”身为帝王的弥月泠,唯一一次对外人道出自己的心;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是一道选择题,答案由丝恩这个王的影子来做。

杀了应子闲,那么弥月帝王就会成为一个完美无暇的王,就是统一大陆也是指日可待;但他也就成为一个冷血的王;没有人性、没有温情、没有怜悯、一个彻头彻尾的君王!现在所有的任性、因权力带来的傲慢与冷酷都被理智所拦着,若有一日理智消失的话!那么这个外面温和手段毒辣的王会整个天下带进血腥地狱;

丝恩手背上直冒冷汗,无不庆兴刚才没有痛下杀手把应子闲给处理。但……他什么时间担负为王做选择了;

--杀了应子闲,他也难逃一死,弥月帝不会放过杀了他的人,如果那个应子闲真的有那么重要的话;

--不杀!眼睁睁的看着王沦落吗?应子闲不是一合格的伴侣,至少不是一个站在帝王身边的人;先不提性别,单是他对事情的敏感度不高就不行;

若帝王出巡,南征北伐那帝后要负起治国的责任,而他这样的人在朝堂上只要一个回合就可以处理掉,连暗杀都省了;这样的人是一个好情人;他体贴、温柔……一个完美的好情人,但那是却不合适皇朝与帝王;王会被拖累的……

那个人是一个好的爱人,却不合适王,他身上所有的优点与特质在皇宫都是缺点与致命伤;

丝恩在为杀不杀应子闲而两难时,应子闲也同样不舒服,那把威胁生命的剑与人离开了;他还是忍不住的发抖;不是因为怕有人想杀啊!

而是!

而是……他居然在那生死一线的一瞬间,居然想在临死前再看到一眼弥月泠,连一向他捧在手心的司水都排在二位;这是什么情况??

他背弃了司水吗?他难道爱上弥月冷了吗?应家人一生不是只看一个人的吗?为什么他又会对弥月泠动心,为什么前些日子没有查觉到;司水怎么办????

应子闲很清楚自己无法丢下司水,但是发现自己喜欢上弥月泠后,他能当什么也没有改变就这样过下去吗?

不能!心里的早就有了答案。

司水、弥月泠这二个是他来这个世界里原因吗?

司水不会接受弥月泠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什么时候他也染上这个坏毛病?

如同现代那些好色的男人们一样,家里有妻子,外头养着情人,总是自我安慰不会出事,一意弧行下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啊!最后就算没有分开,但他们之间那信任与爱情却消失。

他……不能这样子……努力的压下鱼和熊掌兼得的无耻念头,静静的坐在床角;看着窗外的月光,一直的发着呆啊!

所正只是喜欢,又不是爱有什么关系?

明天!明天去跟他说,他要回家去了!再住下去菊下楼会关门的。

明天就离开吧!这个念头却把他的心给搅的生疼。但再疼也要有个结果因为长痛不如短痛,这才是最明智的;次日起了一个大早,往大厨房里找了好些食材打量用心的准备一顿好吃的;算是……

算是告别吧!再呆下去,应子闲知道自己保不定心里那个歪念头不受控制。加上司水又没有在身边;这情况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虽然从他的眼晴里也可以看出这个帝王也许也有一点点的喜欢他,但是二人的差距太大了;这不用人说他都明了; 应子闲自己的心里也很清楚。

拒绝了来拿食盒的丝恩,然后自己亲自送过去。内宫里高坐的帝王正批阅着什么?听到有人靠近没有抬头;只是轻道,摆着吧!

“陛下,小民在宫里也挻久了,加上厨房里现在那些人做的也差不多,小民想今天就回菊下楼去了。”听到这声弥月泠抬起头来与正在布菜的丝恩相看了一眼。那不明的目光好像在交流着什么?

“怎么!本王的宫殿里住也不舒服,还是侍卫们……”弥月泠起身抹起他。

“不……不是的”应子闲急忙摇摇头。“是因为……我离开菊下楼好几个月了,有点不放心。”再加上留下的话,迟早会出事的。

所以还是先走为妙啊!若现在离去,也只是思想出轨,在呆下去说不定,他就连身体带心也……那样就更对不起司水!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时时刻刻把司水的名字记挂在心里,就像现在只到那温和含笑的脸,他就不停的提醒自己,自己是个有家有室的人,身份、地位、钱权都搭不上眼前这个人。

“那好吧!”弥月泠费力的吐出这三个字,心脏像是不受控制的重重的跳了几个。

“谢谢”艰难的说到,嘴里不知怎么的泛起了苦涩的味道,从舌头一起带到心中;明明是他先要求离开的,可以脑子里那股奇怪的想痛哭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低着头,应子闲慌忙的退出去连头也不敢抬,生怕眼框里的泪滴下来,怪了,明明决定离开的不是吗?

回到偏殿连饭也不曾吃,急急的打包那少的可怜的换洗东西;强逼着那跑出来的泪水回去。抬头看到吃的饱饱的洛水二主仆:“那个,我要回菊下楼了,你们是留下,还是一起离开啊!”洛水他们低头把闪过眼中的那丝光隐下,然后又抬头到:“当然跟你走啊!要不是这里有你,我压根就不想留在这个鬼地方。”

“哦!那你们收拾一下吧!我马上就要走。”一直没有吭气的洛蓝马上消失。洛水则慢悠悠的提过应子闲身上的包包:”走吧!反正我没有什么行礼?”

因为在这里呆了近二个月吧!宫里的侍卫基本都熟悉应子闲,见他们二人走过也都没有盘问。

应子闲边走边停,东张西望的的样子惹来洛水的注意。

“笨厨子,笨厨子……你在干什么呐?”用双手端正那张脸很正经的问。

“那个……那个……洛蓝上哪里去了?”洛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了一会,最后莫名其秒的笑了。

“洛蓝出去备车”洛水把那包往肩上一丢,拉着应子闲展开身边,快的离谱的往外宫走去。

当他们二人踏进外宫的地砖时,从空气中传来的波动,隐隐的系在应子闲的身上;尔洛水很清楚的发现这个波动的来源是正殿。

原本一个时辰的路,小半个时辰就出来的;皇宫的守卫很恭敬的让他们离去。应子闲强忍下心里的失望,那个人没有来送行,虽然那个帝王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但他们是朋友不是吗?连朋友离开也没有来送行,真是绝情的人。

自嘲的一笑,垂头丧气的跟在洛水的身后离去,十来米处洛蓝正与一辆马车等在那里。爬上马车时,心里间猛然又后悔了,这一次离开,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人吧!

“洛水,你们等一下,我去去马上就回来。”应子闲丢下他们,沿着右边的城墙往内殿那边跑去,不知跑了多少;直到胸口传来疼痛时,他才停下来,弯着腰直顺气。

直到心口不那样的胀疼时,他对着宫殿很大声的喊:“弥月泠,我喜欢你!”一声一声的喊了数次听着自己的声音,被传的老远后,他才慢慢的回头。

看着那在车上等的有些烦的人,静静的再一次上去。

马车就这样的离去,没有人注意到原本应子闲站着大叫的地方,那人的身影正立着;

弥月王宫的正殿里,原本因批阅朝臣的上文的皇却对着从偏殿的厨房里找出来的坛酒子发愣着。丝恩站在一边悄声提醒到:“陛下,夜深了……”

“我知道了……”没等丝恩说完,弥月泠丢下手中的笔,往内宫走去。

一如以往的宫殿,如轻烟般的百合香溶进空气里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但这一夜弥月泠失眠;耳边净是那一声声的我喜欢你;

碾转反侧弥月泠不经恼红脸,:“来人?”

门外的应喝声响起。

“到茶”

“是”门外轻手轻脚的闪进人影,从桌子上到了一杯茶水,捧上前来。原本,就俊美非常的人,因为气恼红了脸,身上又披着衫子,在夜明珠的映照下,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那侍卫受不了诱惑的瞄了他一眼,而这惊艳的动作刚好被喝了一口茶的弥月泠察觉,冷冷的一笑把手中的杯子拥在他人的额头,连人带杯子的摔出门外;月光下那杯子化为粉末被血湿成了糊状;

“拖出去。”弥月泠只是厌恶的皱皱眉,重新扯着床上的锦被又躺下。久久门外才传来丝恩的一声叹息;

马车的洛蓝与洛水主仆几乎想跪下来把应子闲当大神来供着,因为耀月城是大陆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加之弥月国的物产丰富,税收极少,所以各国行商很多;青石板的二侧列了二溜摊子,各国各地各城那些特产多的让人的目不暇接。应子闲只要在街上逛了一趟,就可以买了一些食材来弄一顿好吃的。每顿都不一样,花色、口味更是无重复的。

那日洛水二人死盯着应子闲,看着他用同一种鱼,同样的几种调料,做出五道不同口味的菜每一道的都鲜美极了;一想到这味道,口水就不受控制。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