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4章

第44章

应子闲才是离开不是吗?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召回来的。

可每每又庆兴自己没有动手杀了他,要不然弥月泠可不是那样好好的叫骂几句。当把宫殿里所有摆饰,用具痛痛快快的全部拍碎后,弥月泠终于下决心要把应子闲抢回来。

要是他不肯回来……哼!由不得他。至于他的情人,那个看了让头痛恶心的,就让洛水消失就可以;虽然难对付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愿意动用,几十年前各国为了对付水族而准备的利器;杀死他,子闲也许会伤心,但他会让慢慢的忘了他的。到时他们就可以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对了在耀月城内也弄一家菊下楼,让他天天泡在哪里弄人高兴。

不顾着头上还戴珠玉荡漾的皇冠,他现在只想把应子闲找回来,像珍藏最珍贵的雪晶般好好的藏在自己的深宫里。对了!先的把宫头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处理了,在子闲的心里,他可是一个温和的、有作为的明君啊!

对!一定要让这个形象好好的保持着。

这一头更心着杂七杂八的事,而弥月泠真正的情敌,司水正在开心把在那宝库里挑着礼物,各国历代送来的珍奇古玩,各色古懂器具;

一件件的挑出来,一件件的比较着,想着子闲会喜欢那一种礼物。那红的如血般的珊蝴笄子,闪着幽幽暖光的海里明珠、那小巧精致的短剑。

对了这个……

这个也要……

还有那个……再带几匹上好的布料过去。

兴冲冲的收拾着大堆的日用品与礼物,司水终于开始了回家之旅。好几大车的东西,让他想快也快不起。

子闲,他的子闲,好几个月没有见面的情从。一想到这里,司水高兴的不能自制;

洛水这几天过的十分开心,虽然从昨天下午开始起,有了无数的跟屁人; 但也没有多损他的好心情; 真的,只要追上来的不是那个狐狸王,其它的情况他都能应付。

只是那个笨家伙想清楚的话,恐怕他洛水得对面二个强者,一个是司水、第二就是弥月泠了;

一个怪他办事不利,另一个觉的他多余是个拦路石,所幸的事他担心的事没有发生。真好!大神保佑啊!就这样平平安安的回菊下楼去,那日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赖在菊下楼白吃白住了;

当天晚上,他就跨下脸来了,那个不要脸的狐狸追来了,远远的看见那踏着树枝而来的金色人影;

哦!

大神,为什么你不让他继续当个呆瓜啊!至少,至少也应让他把应子闲交到司水手里再让他想通啊!这还让不让他过舒坦日子了。

无奈的拉下脸跳下车子,也敲敲另一辆车里的洛蓝,赶快迎上去;

“不知陛下深夜到此,有何指教?啊!不会是我们家的笨厨子,偷了你们皇宫里的东西吧”很努力的打着哈哈,为了保住后半辈子的美食,洛水做起事来比以往什么时候都用心卖力。

“本王来这里,要带走他的。”一袭皇袍的弥月泠露出他显为人知的一面;那王者的气范与气度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

原本一路风尘的赶来,第一个想看的人就是那应子闲;却被这个碍事人拦住,要不是不想在心上人面前大开杀戒,坏了自己的形像;他在弥月王都的范围内何需如此忍气吞声;

“他,那个笨厨子吗?陛下,你可能记错了,他可是我们水族之人啊!”洛水摇摇那颗让眼前人觉得可恨的脑袋;

“他身上没有水族的水泽之息,怎么可以是你水族之人,哼!恐怕是你想先下手独占他。”那人带着一脸的阴险的笑道;丝毫不怕的把传说中的真面目露出来。

陛下,你是没有猜错,但那个人不是我啊!

JJ抽风,我已经好几天上不去了,托朋友每天一试。啥时上去,啥时更新。

第 29 章

但是他能说吗?不能!“陛下,凡事总有先来后到吧!您这样横刀夺爱不太好吧!”踩着轻快的步伐弥月泠向洛水走去。嘴里打着哈哈的洛水,手飞快的挥动一道道明亮光芒随着手势一层层的包围着应子闲睡的那辆车子。

弥月泠到不怕他的结界术,只要把施术者杀了,那个结界自己就会消失;在离他四步远的地方,他终于停了下来; 洛蓝那到了喉咙的心只差一点就跳了出来。虽然不见得自己的主人会输,但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谁知道这个笑面虎一般的帝王有什么样的身手。

对哦!好像在大陆上没有听过他与那个人交手的事。这个男人可真够可怕!洛蓝这才想到,大陆上只是流传着他的智计相当之高,却没有与人动过手。

从不是夺王位、到掌实权、到经历叛乱、到入侵他国,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与人交过手。不!也许是有交过的手,没有一点传闻;

随着洛水的结界术施完,弥月泠也打出一个魔法来,那金色的龙形光芒如蛇般的把整个车厢围了起来,不一会儿整辆马车被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包圈了,那光芒如同活物一般不同的闪烁着。把四周近米的地方照着闪闪发光。

接着一团团火焰开始从洛水的四周燃起,一点一滴的逼近天生相克的水族之人。

菊下楼里,雷正看视查卫生情况,用手指抹过桌面,然后很满意的点点头。看的一边那拿着抹布安烈伙计心头一阵直跳;四处打量了一下,转身去了厨房;

那安烈伙计看大管家转身离开,双手拾十:“大神保佑,小火愿大神也保佑你们啊”

菊下楼后面

“奴儿,我们去提桶水来,把小闲的小楼打扫一下吧!”绿然他们更在后头进行十分热烈的提问,想用什么方法来迎接主人的回来。

“好!这次等主人回来,我要跟他说,百果酒我已经会酿,这一下子,他可以教我其它的吧!”有些骄傲的奴儿道。唯独,爱茵斯机械的抹着酒坛子。

“爱茵斯,你怎么?主人回来你不高兴啊!”聊完八卦的绿然他们终于注意到同伴的落默。

“没有啊!我也很高兴啊”爱茵斯这才抬头对着他们一笑;

“唉!你不用担心啊!子闲人很好的;不过你要小心司水大人哦!他可不喜欢我们缠着子闲的。上次我们想求子闲给我们做几种好吃的,刚好被他看到了,你不知道那有吓人啊”绿然他们在旁边不停的点小脑袋加重其可信度。

“对啊!那次,吓的我们手脚直发抖呐!一点都看不出来,那么漂亮的人,居然生气时那么可怕!有时想想子闲真的好惨哦”奴儿接着又开始八卦了。

“我也觉得,主人应该娶一个像爱茵斯般的温柔可爱的人才对,而不是他那么?”绿然嘟起嘴道。“可不是……上趟,我看见子闲对着一个漂亮的过路行商时,被司水大人看见,我跟你们说啊!司水大人狠狠的掐了子闲一下哦!我看到了……就连忙躲了起来”说着说着,到了最后奴儿有点心虚的低下去。

高手对决,洛蓝根本就插不上手,只能在一边上急的打转了,看那弥月帝发狠的模样,今天是非的留下应子闲不可了。被魔法带动的气流,只要近进几步便像是割去肉般的痛。

洛蓝急忙转向那睡着应子闲的马车里;啪的一声也碰了壁;那闪着光的金壁居然不放任何人进去。扯开嗓门冲着里面大叫;再不出来就会死人的,不管死谁都不是好事啊!

没有用的,所有的声音明显的被隔在外头了。鲜血从原本的一点点的扩张成大片的时,洛水这时才有些后悔;不应该惹这只条刚睡醒的怒龙的。

却又庆兴那个以往在大陆上身藏不露的高手,今天终于按耐不住。那往日若是水陆二族一旦发生战争,水族便能多一分把握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强,其能力绝对不再司水之下,算了!那个笨厨子又不是他的情人,没有必要为他拼命了,把这个难缠的家伙丢给司水吧!

哼了一声之后,看着对方缓下的进攻方式,弥月泠这才一抬手打出一道光把趴在车边的洛蓝弹了开来,上前去解除那个结界。

随着一声轻轻的龙鸣,那金光四散;洛水也费力的拂手解开那道自己下的封印。

挥开那厚重的布帘,车子里面堆着一半的箱子,除去外衣的应子闲正抱着一条被子酣睡呐!丝毫的不被刚才的打斗所惊,弥月泠带着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伸手去抱着那个人。

小心的用那薄被包裹着熟睡的人儿生怕被夜风吹着。任是他再小心,应子闲还是醒了,揉着眼晴:“洛水,三更半夜的,你把我抱出来做什么,是不是肚子又饿?晚上你明明抢了洛蓝的菜……”弥月泠听到这个抱怨,用那看似温柔的眼神打量正在包伤口的主仆;轻轻的一个巴掌打断了这漫无边际的话,应子闲这才抬头看到,那张这几天经常来入梦的脸。

“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下一秒发现自己更被他抱在怀里,更是挣扎着要下来;开玩笑,就算弥月泠再怎么和蔼可亲那身为王者的气势也不会减弱啊!被抱在怀里像什么样子啊!

“陛下,你有什么事……找……找我?”结结巴巴的用手推着那渐渐靠近的胸膛。

“我来带你回去啊!”弥月泠强硬把应子闲拥入怀里,摸措他的头发。“不行!……我……我太久没有回菊下楼了,我不放心啊……”借口,应子闲一吐出这话,连自己的觉得是借口。

“把菊下楼搬到耀月城来,我在王都辟一条街来让你弄个痛快啊!”弥月泠笑着拍拍他的头,这种小把戏以只有应子闲会用的出来。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