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5章

第45章



幼稚啊!

“我……我不行,我要回去?”看着低着头应子闲。

“你不喜欢我吗?我可是亲口听你说了好几次啊!”抬起低下的头,应子闲登大的自己的眼晴,那个带着狡猾的、有些得意的、有些心喜的笑脸。

“你……你怎么知道!”任着红晕飞上脸去。

“你在城外,叫的那么大声,我怎么可能听不到啊!”含笑的拂着那被夜风吹着的短发。

“可……还是不行啊!我要回去看……”没有说完的话,被后劲那股突如而来的巧劲给截去。重新拢了一下那散开的被子,弥月泠把应子闲抱的更紧了,冷冷的瞟了一眼马车边上的那二个。

“你们给我离他远点,今后不许你出现在他的眼前。”带着冰冷警告把二句搁下后,这才施然离去,那个笑容带着胜利与满足,当然了,把情敌打败了,带走了自己的心上人,从今以后他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这样能不得意吗?

望着远去的人影,洛水与洛蓝先是相看了一眼,接着二人的脑子里同时闪过一句话,那个看起来的很聪明的皇帝,其实并不怎么聪明的。

接着二人大笑起来。久久停下来洛水看着条路:“也好,这一下子的有玩了,洛蓝啊!我们这就连夜动身回菊下楼去,等司水大人,然后把这个很重要的消息告诉他,你看怎么样啊!”洛水直问。

“那当然啊!总不可以就这么眼巴巴的冲进耀月皇宫送死啊!”白了一眼这个不知死活的主子,为他的大胆吓出一身的冷汗来,居然就这样子硬巴巴的对上那个王。

“走吧!这把车里做好的肉干带上,其他的就不要了。”让洛蓝去把应子闲做的成品翻出来带走,其实如果不是顾忌着应子闲会吃不消,从耀月城与望月城,凭着他们三四天般可以到。

菊下楼今天快打烊时,迎了二个客人衣服上粘着土与血迹,除去外表的狼狈外,那二个人绝不简单;雷亲自起身迎上去:“二位客人,小店现在要闭门,灶台也熄火了,可否请明个早来啊……”

“我们是来找人的,请问司水大人在吗?”洛蓝看着雷问道。“抱歉,司水是我们主子的情人;不知,你们是……”

“司水大人是我们的族主,笨厨子我们知道他在哪里?请问可以让我们换件衣服?”看着雷好像没有要招呼他们进去的打量,洛水很直接的说了。

“哦!对不起,请进吧?小雨你去后院准备一下吧!”看着雷冲着后面几个大个子直打眼神;洛水直叹气的把手里唯一留下来的烤鱼干,丢到雷的手里。

“三天前,我还你们家的笨厨子在一起,不用疑神疑鬼的。”带头走进后院去。留着雷打量着那条自鱼干,这明显是一条用来当零嘴的鱼干片吗?

重重的咬了一口,那鱼干的鲜甜入嘴里有嚼劲,越咬越觉的好吃;看样子他们说得到是真的,这种手艺也只有他们的主子能弄出来。

这才想起,那一个身上有些血迹,从后面大嚷叫着:“我们主子呐?”

“没事?现在幸福,以后就不知道了。”冒火的声音传来,让洛蓝有些惭愧啊!洛水大人的脾气平时没有那么坏的,今天那样的臭,是因为他乘着背着肉干与鱼干时,偷吃了好些让他没有吃饱,所以才会导致他怒气大发啊!加上二三没有净身;

洛蓝正想着,转过身去对雷他们说一声,要他们摆上一桌子的酒菜来,让他消火。

到处都是碎片与木屑的宫殿被能干的宫奴们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看着王抱着那东西进来的宫仆们行了礼,就退了出去。没有人想看看他们的王手里抱着什么东西;

小心翼翼的把应子闲放在自己的床上,对着宫仆们的行礼也不管不顾,扯过自己的锦被换了那薄被子,轻手轻脚的应子闲身上的衣物扒了下来,连同被子卷成一团往门外一丢;无意中看到束发的丝带,也没有手下留情,轻轻的解了往边上的大香炉里上一丢。

确定床上的人儿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别人给的杂物后,弥月泠这才笑着离开。轻令门外的宫仆们,小心的看护着要是错弄一下,等着喂野兽吧!

轻快的迈着步子,往偏殿走去,这几日庆典,正巧可以让他们把一些好玩的小玩意们送上一些,淘子闲的欢心,那让他们弄十来套换洗的衣裳,等下趟正式采买一些慢慢贴上去。

第 30 章

从美梦中醒来的正揉搓的眼晴,看着陌生的环境吓的从床上下来,想来那个弥月霖的印象太深;

因为动作太快,以至于被那柔软的锦被给绊缠,一失足啪的一声,连人带被的被弄下床去,还发出很大的动作;门外那侍卫在听到动静时,进不得,不进去出了事又会被砍头,正在二相为难之际,屋里的声音更大了。

硬着头皮的一个侍卫推开门,只见,那床前立着一条赤裸裸的身影,光着身子正打量着四周;在听到开门时,猛然转头发现开门的人脸上那惊恐不知所措的表情时,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光的……什么也没有……

啊!……那个声音吓的门外的人,呯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上了,应子闲则从地上抓起那锦被往自己身上缠。

虽然与司水有无数的床事,但是他除了水池与床上之外,从来没有光过身里,就连炎夏时也套了一个短裤啊!

因为司水说过,要是他敢光着身子到处招摇,如看到是菊下楼的伙计就杖责一百,如果是其它的闲杂人等,轻着挖掉眼珠子,重则惨死。

神啊!

门外的侍卫也是冷汗直流的,看那王抱着那人进屋的,想来这人就是王选上的……如果被人知道,他不心的看到……不应看的东西……

想想弥月皇帝平时的手段,他几乎是站不稳的瘫坐在地下,发着抖……

眼见那弥月帝笑着捧着手上的一套衣服远远的走来。眼疾手快的同伙把地上的那个拉了起来往树后一放,又马上挻直腰当着柱子。

推开门,弥月泠看到那披着锦被的人影正努力的克服重重的困难从地上起来的应子闲,真是很笨拙也。

很好心的伸出手把那不定的身影扶住。

“谢谢”抬头看到那人,应子闲一想到昏迷前的场景,那红立马红的如一猴子的屁股一般。“我……我想回家了”

“留下来有什么不好?相爱的人不是要相守的吗?”弥月泠揽着那身形往床上坐去,看到床应子闲的心里也毛茸茸的。

他是男人,有太多次用同样的方面把司水骗上床,虽然不知道司水是不是真的被骗了,但至少他是成功了。

现在看着这个笑的那样温柔的人,正一点点把他往床上带,不得不小心对付着。

他是男的……不是女人……也不想被压在下面!那样就会对不起司水了……不对……是不能和他勾搭上,那样更对不起司水。

对……

“陛下,我承认……我承认是有一点点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很开心;但是我有情人了,我不能对不起他……”应子闲很努力的想表达一个意思。就是我是有点喜欢,但是又有心上人了,虽然喜欢归喜欢,但是不能出轨对不他。

“所以……”斜着眼弥月泠带着一抹冷笑,看着低着头如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的应子闲。

“所以……你就当什么也没有听到……而我就当成什么也没发生……”靠!本来就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这样说下去,好像……成了奸夫淫妇一样了。

离谱了!

“你叫本王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放你离开和你的情人相亲相爱,然后我就一个躲在一边看着你们是吗?”那人用轻柔的嗓子一字一句的说着。

“可是,陛下我们当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啊?你这样说,好像我抛……”应子闲接下去的话,可没有吐出来。谁知道这个王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杀人灭口啊!

“你的情人到现还没有出现不是吗?他也许是不要你了那种手下败将,不配拥有你的,你瞧瞧他连你都保护不了,不是吗?”如大灰狼一般的口气一点一滴的说着情敌的坏话。

“他……他不是”我的情人啊!

应子闲还没有把澄清事实的话说出来,就被那人脸上的杀意吓了回去,那个人真的想杀了司水啊!

不行……

反正,要死,死那主仆好了,只要司水平安就行了,反正……暂时就先这样吧……

“如果你真的想回去的话,我同意放行,但是我会把那个男人杀掉再说。”弥月泠可是把后步都算好了,放了应子闲回去也没事,但是那个男人非死不可;这样他便是回去也无妨;

“你当真不肯留下来吗?”弥月泠一步一步的把应子闲逼的靠在墙上,无路可退时这才停下后这才转回身来丢下一句很自信的话:“你会改变主意的。”可这话在应子闲拒绝二天的食物后,让弥月泠十分恼火;

再把所有的东西丢出临时居住的宫殿时,弥月泠看到踩着碎片走进来的丝恩的手上拿着离情草;

离情草,传说可以让所服之人忘掉心上人的一种草药,这草药在大陆上很稀少。只叙事诗中曾记着有一个女人为了从另一个女人的手里夺走一个男人,用数十条人命与魂魄还有血液加上禁忌的魔法把异世界的离情草招唤来。

她成功,服下离情草的男人最后爱上这个横刀夺爱的女人;而另一个女人用同样的方法招出与离情草相克的忆情泪。

再后来没有人知道结果

……也许是她招来的,没有让那个男人服下,也许是来不及了,因为那个男人爱上其它的人。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