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7章

第47章

这个身体与洛水或则其它有着很深的纠缠吧!

洛水会屈居身下,让另一个男人对他……再一次看着眼前那双被情欲占满的双眼,红的滴出血来的小脸。弥月泠发现自己突然着了魔般的出现一个想法。

是的,如果是这样的眼,那样的人的话,他也会愿意被压在身下。应子闲将弥月泠的思索当成默认,那只不安份的手开始爬上他的股间。

凭着记忆一点一点的开始挑逗那火热的身体,直到弥月泠瘫软在他的身上为止。确定他没有反身的能力的应子闲这才有闲工夫一点一点的把那温和的假象给撕裂。

很轻柔的插入那紧的如含苞的花蕾中,听到弥月泠低低的痛呼声。应子闲勉强停下动作,讨好的吻一在的献上去。以此求的情人的原谅。确定自己欲望无法再次忍耐时,他一路冲下去。

弥月泠在失去意思着的念头是痛打应子闲一顿,理由有二,其一是这个家伙以前与别人有一腿也就算了,作什么学的那精道。其二是他居然把身为帝王的他压在身下,这是绝对不无法容忍的。要不是舍不得把他擗成二半,他说什么不也可能让他得手了。

随着那燎人的律动应子闲过了很完美的一夜,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的。第二天醒过来的是弥月泠。他看着趴在胸口睡的像玩累的小孩一样的情人。

事实上应子闲是很累,昨天晚上被抢先机的弥月泠在后来也没有放过他,不只一次的勾引着他不停的欢爱。

不停的……

小心的挪开应子闲,他腾起身体想起身。肢体酸软的让他站不住脚狠狠的向前扑去,不小心带动锦被应子闲。

“疼啊”被踩了一下手的应子闲醒了。见弥月泠挣扎着想起身,猛来跳了起来,不顾自己骨头有些麻的扶着青紫遍身的身躯。“弥……你怎么起来,又躺一会儿啊!”应子闲心急的道,他记得那一次,他浑身是血的在床上的呐!

谁……浑身带血的……摇摇头甩到脑里子有古怪回忆问题。光着身子半强迫的拉着弥月泠回床上后,随手披了一件衣服披在肩上。

沿着床边坐下,在他的额头亲一记:“我让人去备水马上回来。”说完飞奔着出去。

“呼”躺在床上的弥月泠到不是不想起来,而是那身体不听他使唤了,看着被情人粗鲁拉开的帘布还在那里摇摆不止。一阵很轻的脚步声并着那沉重的拖步脚。

“弥,有温水,我扶你去洗一下吧”应子闲的笑里带着讨好、得意与极大满足靠进弥月泠。看着这个笑容弥月泠可笑不出来。原来被压在下面是很费力的与辛苦的,看样子以前对那些男宠有些过份了,弥月泠的亲身经历让他可能明白一些事理。把手搭在应子闲肩上进了浴池。

重新躺在干净的锦被中时,弥月泠决定今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反正已经退了。看着忙进忙出的应子闲端汤端水的服侍,心底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不甘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日子就这样有滋有味的流逝着,弥月泠与应子闲的二人世界蜜里可以调出油来。

“子闲,今天晚上吃什么?”丝恩踏进偏殿的厨房里问。

“丝恩,弥想吃什么啊?”应子闲抽空倒了一杯果汁递过去。“陛下现在除了你弄的,其它的他什么也不吃啊!”饮了一口香甜的饮料。

久久

“子闲,陛下对你好吗?”至从那一夜之后,丝恩被调离弥月泠身边了。在沉默了五天后,他做了一辈子唯一逆上的事。质问弥月帝王为什么要将他调离。

弥月泠只是看了他一眼垂首道:“我不想杀了你,你对我而言是一个很有用的部下懂吗?况且,我不打算和你分享子闲的心与肉体。”

丝恩吃惊的抬头看着自己的陛下。他知道……他知道自己爱上那个人,知道那人为弥月泠一面用肉体交换。

星期六前还有一次一更新,时间不定。

我去忙了~~

第 32 章

丝恩只觉得浑身的肌肉乱颤,那仿佛是被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私密被活生生的剥开摊在阳光下一般。随后又想道整个皇宫都在弥月泠的魔法范围内,便是知道也是正常的。

弥月泠被走出去没有再多看他一眼,不在乎自己的话在丝恩的心里掀起多大的风浪。早上子闲说了那瓶专门为他酿的淡金色的金谷酒可以喝了,还说弄几个好菜去让他下酒。与其和丝恩讨论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还不如去享受子闲的柔情蜜意去。

想来自己被压在下方,还是有点好久的比如说想吃什么应子闲绝对不会反对,末了还自掘坟墓的跟他说那些好吃那些不好吃。只要一想到他要吃的东西没有材料,子闲伤脑筋的表情他就会心的笑。

现在早上懒在床上装做无力起身的模样,目的不就是为了贪看应子闲的温情讨好吗?想到那人现在正在厨房忙着爱心食物时,弥月泠刚才被丝恩挑起的负面情绪不知散到何处去了。

与轻快的弥月泠不同,丝恩直到帝王离开后手脚全然罢工的坐在地上,用手捧着脸低声哭泣。

小然,那个在雕在他心底,不曾消失在脑海里的名字,今天他终于可以为他哭泣。

那如杨柳般纤细的身影,无时无刻的让他的心跟着抽痛。丝恩告诉他无数次,让他绝了心不要与帝王纠缠。

身为帝王的影子,他远比旁人更能看到真实的帝王目面。从原本喜欢的面容到镇怒到最后残忍的戏弄。

丝恩不只一次的心惊胆寒。但最后他依旧没有成功,小然心甘情愿的走进那个温柔的死局。

最后平静的离开他爱的帝王。而他抱着冰冷的身体流下任何眼泪。

小然,你这个笨蛋你以为自己与大皇子之间的关系可以隐到什么时候。早在他起疑心时便派人去查了。

你可知他手里还有一只隐在暗处的猎杀军队。世人以为他以凭着幼年之龄登上帝位,是因为先帝愧对其母而传位与他。

更不是民间传说他以德服人、才智超人取得王位。

小然,他弑父灭兄只为那个坐上那个位子,凡是挡在他这条路上的所以事物都被会被一一除之。先王如此,后宫前王妃如此,大皇子们如此,对你那微不足道的喜欢更不会当件正经的事处理。小然你知道吗?

……

也许你现在知道了,但是你可曾看到有别一个人这一次真正的进入他的心了。

你不没有看到他有多么疼他?小然……子闲现在所拥有的东西是你想得却得不到吧?

那个应子闲他真是一个幸运的人。

今夜的月非常美,有情人们更是不会错过这可以让感情升温的好机会,应子闲便缠着弥月泠正趴在软被上撕磨。弥月泠喜欢看应子闲着迷的表情,看着他在自己身上得到满足与快乐。

身体的温度渐渐的高了,他闭上眼晴轻轻的躺下来任应子闲开始放纵情欲。此时,宫外传来的尖啸声打破了这迷情一刻。那啸声尖而锐利,还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杀气与挑衅。

身为王者的弥月泠又怎么可以被人欺上门来呐,轻轻的把抬头的应子闲反身压在身上,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等我把那个可恨的家伙打发了回来陪你。”顺手把被子盖在应子闲的身上,捡起掉了一地的衣物。

“弥……你自己小心”应子闲皱眉有些担心的叫住他。

“放心吧!”弥月泠回头一笑。

踏出宫门口另一种啸叫声随着那优雅的身影向外宫传去。这是回映,如同一只雄师被其它生物侵入地盘起发出的警告。当这声啸叫响起时弥月皇宫外的叫声消失了。

弥月泠远远的看到,宫门外站着的几个身影。

哦……水族之王!看他的脸色……不得不说,还不是普通的难看啊!想来自己重挫他的得力部下后,他咽不下那口气跑来了。

这下子可麻烦了。

弥月泠这才敛眉的想,要是处理的好只是二人之间的私事,要是一个弄不好就是水族与弥月二国的恶交。

当然虽然现在也说不上友好,但总比撕破脸来的好吧!一个弄不好又会陷入大陆混战的。

整了整袍子,翩然降至来人不远处:“不知水族之王下降有可指教?”

“把人交出来。”强捺下怒气的司水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来。他怕自己一个冲动就把眼前这个月华下艳色夺人的人给撕成碎片。

“把人交出来?不知要交什么人?若是我没有记错,弥月帝国并未扣下水族子民。不知王说的是何人?……”弥月泠站在那里用手梳理着那长长的发丝,入睡时被子闲解开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重新束好。

看着悠闲自在的弥月泠,司水的怒气爆增了一倍都不止,从洛水那里知道事情的经过,望月城主的勾当。这让原本脾气就不大好的人更恨不得不用调料的生吃了弥月双璧。

“应子闲,菊下楼的厨子。”司水的表情看起来绝不是普通的生气,从那握紧的拳头就可以看的出来。周身所辐射出来的气息让附近的细小物品摇摆不定。仿佛是一场飓风来临般的阴晴不定。

若是平日弥月泠一定会依势待发,但今天他可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斜眼看着抱胸而立依着宫墙上看热闹的洛水主仆一眼嘲讽道:“技不如人也就罢了,那也不是你的错。连情人都保不住还回去搬救兵……哼……”

洛水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弥月帝王,他现在满心里只想看好戏,在他想来,弥月泠到现在绝对还不知司水才是那个笨厨子的正主子。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