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48章

第48章

以他呆在水族之王身边的经验所知,凡是被宠坏的上位者,对于想得到,一定会不择手段的。而笨厨子刚好又是石头脑袋。所以现在他现在一定没有对那个王吐真言。

那温润如玉的脸上带着激情的红晕,天……子闲可能真的被他吃的一干二净?

看他那一脸的酸样就知道,他在嫉妒……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哪个才是他的情敌……

与洛蓝相看一眼,直笑到暗伤。直到听到旁边的磨牙声与那泛着红光的眼晴,看着如果被激怒的公牛被的司水,洛水这才吞下话。完了……可能是过火了,拉着洛蓝悄悄的一步步的往后退去。

上一次司水气的红了眼时毁了海底近三千里的地方,这一次他的火气看样子是有过之无不及,看样子弥月皇城会不保。原本这几句话是弥月泠说到洛水听的,话里带着不屑与讥讽。

但是好死不死的,这几句话更好戳中司水原本不安的心,他发誓要好好的保护子闲的,所以把用暗卫一层层的把菊下楼保护的彻底,直到现在子闲还不太清楚,有多少人死在暗卫的手里。曾有多少人来找他的麻烦。

就是知道他不喜欢高高在上的位置,所以他放纵他呆在厨房里啄磨他喜欢的事。

知道他喜欢单纯的生活,所以他心甘情愿的陪他在菊下楼里,丢下水族的一切事情。

就算如此,他还是让子闲陷进去,这是他不能原谅自己的,他的子闲,捧在手心里的子闲被人吊着毒打。一向对吃的十分挑剔的厨子,居然好几天吃不上东西。

一直没有那愧意埋在心里,这时又怎么经得起弥月泠的话。原本紧握成拳的手渐渐张开了,树木、空气的水分子、地下的水流渐渐的被聚拢着。

耀眼的光球引来的那一个巨大的水球,在眼晴看不见的情况下被狠狠的丢到弥月泠的身上去。

可惜的是这样失去理智的攻击,丝毫伤不了与司水同级的人。带着无尽的杀意,司水一步步的前面走去。

“交出来”轻柔的嗓子在那一痕月华下让人不寒而颤。原本春绿色的眸子里,看不到一丝理智与清醒。

“他是我弥月帝国的子爵,我留他在宫里有什么不对?”弥月泠轻巧的躲过攻击,坐在墙头上的。看着原地处那个半径二米多的大坑[奇+书+网]。周围的地方被结成冰状,溅出的碎石片与泥土与碎冰打的城墙上全是坑。

“你的王弟,已经下令削去子闲的爵位了。”伸出的那只手,从虚空中一抓,一个伤痕累累的身影被那只手给提了出来。原本的锦袍被抽的破碎不堪,裸露出来的肌肤更是青的青紫的紫红的红像是开了果子铺一般。

被灰土与汗渍、血痕所隐盖的脸看不出谁。

“如何?”司水恶意的将手上的人掷在地上,缀戴着宝石的脚狠狠的踩在伤者的伤口上,引的那人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王弟???”当看清楚是何人是,一直沉静如石的弥月泠这才缓缓的起身。

原来当天司水听完爱茵斯说的事后,连夜闯进望月王城里把正在那群娈仆堆里的弥月霖捉出来暴打了一顿,毁了近半个内城。只是消息一直被水族之人封锁着,没有传到耀月皇宫中来。

当日气不过的司水狠狠的抽打了弥月霖一顿,接着就把他锁进自己的禁地内。

这几天下来,每每生气时便提出来肆意打骂。让这个向来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的亲王恨要死。

接连几天的抽打与忍饥挨饿让这个宠儿像是抽出骨头般的任人摆步。

“王兄……王……兄?”地上的人被疼痛折磨醒来,见到自己唯一的亲人。

“王……你想如何呐?”迅速的镇定下来,那温和的表情又回到那张脸上。

“好说?你只要把子闲交出来的,我便放了他,咱们二清了。”最后一句说的可是那个勉强啊!

“这是好办,我只不是明白水族之王为何对一个厨子上心啊!他不过是辅王洛水的玩具,若是王离不了他的厨艺,本王的宫中有几个厨子手艺在闲的调教下有所长进,我将他们送与王,再送几个绝色宫仆与洛水,你看这可行吗?”弥月泠看着自己的王弟在司水的手里,马上放软口气。

“闲……闲是你叫的吗?听着弥月泠嘴里东一个闲,西一个闲的,思毫没有谈和的打算,发疯一般的进攻。

因为顾及地上的王弟,弥月泠到是没什么说的只是躲来攻击。生气的人有着相当大的优势,正在弥月泠为司水态度的不解时,啪的一声,一道五指红痕出现在弥月泠的脸上。

得逞的人顺势回身“在说一句子闲是洛水的玩具试试看?”

弥月泠抚自己脸上的痛热,身为君王他居然被打这可是何等的脸面无光的事。那正勃发的杀气却被突然想到的事给硬生生的打下去。

水族之王才是子闲的情人。难怪洛水他们虽然很缠子闲,却始终没有什么出轨举止。

难怪这个家伙如此……

哼……那个更好。冷哼一声的弥月泠更是下决心把司水打的永不反身。

第 33 章

心里还是思量着,要不要把子闲叫出来让司水死了那份心,不过还是要小心这个情绪阴晴不定的家伙迁怒子闲。

两人相看,越看越不顺眼。一个心道,这个怎么看都是一个坏脾气的家伙任性、狂妄、自大,子闲喜欢他地方?

这厢子打量着那这个,活生生的是个虚假的小人,净扮着什么明君、仁君的把戏,这个阴谋百出的家伙一定是使了什么不入流的恶心把戏吃定温柔的子闲了。从他那个任性无聊的胞弟就可以看出,他也不是一个什么好货色。

越看越不顺眼的二人,从怒视到动手打架,从地上打到树冠、从树冠打到宫墙、房顶上。末了在半空中更是打的不沾地。

外宫被这二个渐渐动了真气的王者,打的狼籍不堪。如此大的动静早就惊动的皇宫的侍卫,可是他们二人的交手压根就没有让人插手的余地。

因打斗产生的宏大的气场更是把边缘不小心的人卷进来,撕成肉泥,遍地都是血迹与残肢。这可怕的场面让随后出来的应子闲想吐。

扯着一个侍卫的衣襟厉声问:“人呐?”

“在上面”说话间连忙挣脱他的手,这个可怜的人可不想成为下一个被弥月泠折磨的目标。

现在宫内上上下下的人都清楚,没事少他这个厨子接近。因为陛下有一双锐利的眼晴啊!任何对这厨子有三心二意的都会在最大的时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空中看不到人影,只觉到二道颜色各异的光体在不停的流窜,相交错着的。围 着那二道颜色的气流更是一圈圈的往外扩大,袭卷了越来越多的面积。

丝恩扯着应子闲令所有人后退。

“丝恩,跟谁打啊?让他们下来谈谈啊?这样打下去不是事啊!会吵到别人休息的。”仰头看着天空道。

“你去叫啊!”没有好气的丝恩,可不觉的那二个打到如此地步的人会听别人。

说不定二人一个反手,自己给消掉呐!

而应子闲还真是扯开嗓门大叫着,弥月泠让他下来呐!

高空的人听着那气流传递上来的声音,顿时停手返身降下来。

看到弥月泠身上没什么伤口但还是急急的迎上去,不停的在他的身上东摸西揉的。

“半夜三更,你跟人打什么架啊?”弥月泠看着一脸心疼的应子闲,再看看对手那一脸青紫的样子。

“闲,你……你给过来。”气炸的司水无法忍受原本只对一人温言细语的。现在居然在他的面前对着他的死敌寒问暖的。

那熟悉的有关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让应子闲灵魂深处泛起了熟悉感,双脚自动的往司水那边跑去。

“子闲”带着恼怒的叫喊声又让那脚步停在离司水几步远的地方停下。对于自己潜意识下的行动,应子闲很莫名其秒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然后不所所措与茫然的抓抓头发。

看着弥月泠那温和的眼里占满了愤气时,应子闲傻笑着跑了过去。那带着讨好的笑让司水觉的格外的刺眼,这原本是他的,全是他的。

他讨好的笑……

他真心实意的开心……

“闲,你在搞什么鬼?还不快回来啊!”说话间抢先一步上去揽着那停下脚步的人后,很快的退到更远处去。然后放下怀里的人用力的拉着他的耳朵。

“搞什么鬼啊?贴着狐狸做什么?”美丽的脸上带着怒与喜狠狠的呲着牙问,随后又搂入怀中用手抚着曾受过伤的背部,心疼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还痛吗?”

那温暖的双手抚过应子闲的脸,那熟悉的触感让应子闲真正的承认这个人与自己一定很亲密。

其实他早就怀疑自己记忆里那个熟悉的情人不是弥月泠。他虽然不及旁人那么聪明,但也没有笨到那种地步。无数的想从宫里人的嘴里套出点什么?很遗憾,那些宫人们虽然嘴里说着,你与陛下是在望月城里碰到了,那里陛下独自出游被水族之人偷袭被了伤,是你把他救回菊下楼的,后来陛下还在你身边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呐?要不是宫中有事无人可替,陛下只好带你回来。无耻的水族刺客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居然想下毒杀死陛下。你说渴了陛下自己还未喝一口,就让你喝了最后发现汤里下了药,你要知道陛下可是在你昏迷时整整守了好几天呐!

虽然从上上下上的宫人们的嘴里套出的话是这几句。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