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50章

第50章



“来人,通知水族所有子民,活捉独角兽。”那冷冰的声音在看完这一段文字后,冲口而去。

窗外,有人答应离去。

而这时的弥月泠虽然因王弟受伤,心情有些受损。但是能让那个水族之王一所无获的离去,心里的得意可不是一般的形容词可以描写的出来的。

看着趴在床上休养的王弟,那恶毒的表情与那不断的咒骂。弥月泠只是捧着子闲给他一个人准备的花草茶,乐滋滋的缀饮着。对于自己的王弟被司水揍了一顿,折磨几天。他可一点也不心痛。

活该,谁让他当初那样子对付子闲。如果弥月霖不是他的王弟,说不定他二话不说的让他消失的无声无息呐。

“好了,你安心养伤吧!望月城我命人去重建了。”拍拍他的头,弥月泠笑着走出去,拥着偷偷站在门外许久的应子闲。

只听身后那人低声说道:“什么人不好,看上这个没有什么用的家伙?还去惹那个嗜血海妖,吃撑了!”

偏殿的花园里,桌子上摆着形巧色美的各色茶点。桌子旁边还叠着一堆传上来的重要文书,弥月泠抱着子闲坐下来。

“什么要问的吗?”看着藏不住多少事的脸,弥月泠问。

“有……”应子闲巴不得听到这句话。

“那个美丽的人叫什么名字?他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好像认识他啊!”

“他是水族之王,一个很无聊的家伙成天没事找事,与我那王弟一般任性。你不用理会他的。你以前在菊下楼时,他常吃你弄的菜,很普通的关系啊!”弥月泠安抚着。

“哦!”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真假,但应子闲总算是知道那个人以前和自己是有关系的。

半晌后,弥月泠故做不经意的问:“子闲,觉的他美吗?”应子闲歪着头没有思考说道:“是啊!真的很漂亮啊!天下第一美人吧!如果天天看到那张脸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呐。”

“哼!那我……”被涌上来的酸意呛到的弥月泠转过头去问道。一向有着温和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来。这时应子闲才觉的说错话了,不应该在一个漂亮的人面前称赞另一个人漂亮的。

“当然了……弥也很美的,跟花一样。”冷哼依旧。应子闲暗自后悔,然后摸摸脖子。

“我和他比,谁漂亮啊!”丢下手上的东西,一步步的逼紧着站起来的应子闲,然后在他的耳边重重的道:“说”。

“当然……”

“一样……一样漂亮。好不好?”

“哼”对于这个答案,弥月泠虽然不满意,但也可以接受于是转回身去做自己的事。

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让应子闲心跳加速的好消息。

弥月与敛香的边境出一个大问题。敛香国王传来书信,说弥月人把他们的矿山给占了,还挖走不少珍贵的矿石。这些石头从弥月境内的山洞里找到,而弥月边境的铜矿也发生丢失事件。几日来,接二连三的传来纷争,还死了不少的人,弥月泠这才带丝恩打算去一次边境,那个可是弥月国内最大的最重要的矿山之一。

这天的下午就出发!听到这事应子闲很高兴,十 分高兴;宫里除了弥月泠以外,没有人可以管束他。现在工头走了,他不就自由了吗?可以乘机去一趟菊下楼。打心里的喜悦让他的脸笑的像是一朵开了的花啊!目送着那浩浩荡荡的人群远去,这才回房去把几件换洗的衣服打包好。

听宫仆们说,这一趟至少要十来天。可怜那条龙被弥月泠带走了,要不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人的。

唉!晚上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早点混在采食料部们出去。

哈哈……终于可以出去了。

很乖的照着弥月泠临走着的吩咐,早早的去睡觉去。

可是那兴奋的神经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床帐。这时窗边传来了一阵很轻很轻的声音。当应子闲侧耳倾听时又没有了。想想自己一定是多疑,这可是弥的房间没有人敢乱进的,听他说还在这内宫布了三层的结界。床帐被一阵带着水气的风给掀开了。

有人?

“谁?”应子闲马上坐起来喊道。下一移,带着闻起来很舒服的体香的人扑了上来。接着脖子与肩窝处被人狠狠的咬了一口。

“好痛啊!”那熟悉又疼痛的感觉袭了上来,虽然有些痛,但是让人平静。好像……好像有人常常会因为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而咬上一口来解气。

“谁让你睡在这里的……”那轻咬着耳朵的唇发出声音来。

熟悉的气息的让身体自动放松并接受那人的动作,应子闲这才老老实实的被压了下来。

“你是谁啊?”应子闲努力的拉开那个正用力的用牙齿啃咬着自己的人。身下一个敏感的地方被人用力的捏了一下。

“啊……”才出口的声音,被人吻了去。

那只作怪的手,又开始在附近巡查了。

“司水……”这个听过几次的名字猛然的跳入脑子里,还顺口叫了出来的。

听到这名字后,原本动作有些粗鲁的人,这才缓下来手劲来。应子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要是再不小心点说不定他马上就变成太监了。

“你……你怎么进来的?”黑暗中的人抱着应子闲翻了一个身来。“弥说这房间他下了好几层的结间啊?”

“有什么了不起的,那种小孩子把戏,我老早就不玩了。还有,你搞清楚,我是来见我的情人。”听到司水如此大声的回答,应子闲这才想起来,门外还有人啊!连忙的捂住他的嘴。

轻轻的舔着手心,慢慢的拉下那只手:“放心吧!我下了结界的,外面听不见也看不到。”不知道司水做了什么,床帐自动被分开,桌上的明珠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这时应子闲才看清楚,那个有一面之缘的水族之王。不自觉的吞了一下口气,暗叹好漂亮的人啊!

第 35 章

这情形有点暧昧,应子闲顿时觉得有些控制不住了情况;他自己光着上半身,下半身只套了一条薄柔的宽裤子。

这样下去擦枪走火,会成为千古罪人的。先不说弥月泠会不会杀了奸夫,单是眼前这个奸夫也不是好惹的角色,看他眼角的狠意,嘴角的冷意。

“这个美人你可不可以先起来一下?”不自在的移了一下身体,结果碰到了不应该碰到地方。然后看着身上美人的眼晴里闪过那浓浓的情欲。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连忙搭开话题,应子闲不自在极了。总觉的这样对不起弥月泠。

司水看了应子闲好一会儿,相处那么久他心里想些什么事。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但是现在的确不合适把应子闲给就地正法了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伸手拉着他起来。

“我饿了”从高昂的头颅,微翘的嘴角。可以看出这个半夜闯空房的美人,要应子闲下厨房。

“好吧!要吃的等一下,我问你啊!我们以前是不是有关系啊?”应子闲舔舔唇,看着司水眯起来。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他不会转眼翻脸。

“当然了,我们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都怪你那狡猾的狐狸,要不他乘我不备动手抢走你,不过你放心他得意不了多久的”

应子闲看着那一脸发狠的美人,暗自道,这么可怕,他以前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闲,人家饿了,你失踪后到现在我都没怎么吃东西哦!”看着那个带着撒娇的口气扑上来的人。

应子闲叹了一口气,他好像被人吃定了。刚打开门,又缩回手。

“没事。这个内宫那个笨蛋临走前下了结界,外人进不来的。况且我也加了一个。”

“我要吃鱼,你弄给洛水他们吃的那种?哼……居然把我没有吃过的东西,先别人先吃了。”无意中听到洛水主仆对着菊下楼里做出的鱼,三挑四嫌时讲起了那鱼。

听的司水的心里一阵泛酸,这个笨蛋明明答应过,有好吃的第一个做给他吃的,现在失信了。等他真真正正的清醒过来时,司水决定要狠狠的多咬几口。

没有那种鱼,余是应子闲重新做了一条清蒸鱼、黑色的花形菌类,白色的切片瓜肉,卤的红彤彤的肉,小心的镶入鱼身。从色香味上处理的万无一丝,只求那吃的人大发慈悲放人一条生路。

飞快的将肉弄成碎丁形的,用火爆熟了,加入冬菇、笋片、瓜干等放入小陶罐子里,在开口上抚上一层面糊。

好一会儿,才端上三盘菜与一小碗米饭来。

“那个……”

“司水,你以前都这么叫的。”很自然的做在那主位上,拉过站在一边的应子闲。

“说说,这是什么?”司水按常例又让应子闲说说这是什么东西。这鱼看起来形色撩人,白红黑三色相间,显得明亮而洁净,鲜香之气更是扑面而来。

“这就是你做给洛水他们吃的那种鱼?”司水执筷子,小心翼翼的挟起一块送放嘴里。

“不是,那种鱼,听说很难抓吧!死的做起来不好吃。”司水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的点头说道,回家后,我带你下海去,要什么抓什么。

应子闲见他只手一盘菜,对边上的小碗米饭不动时,动手挣脱他一直握着的手。

把小陶罐里的焖炖肉丝给到了出来,带着红油的浓汁一古脑的从那口子里出来,甜辣的味而把那鱼香给盖过了,正专心吃鱼的人,也辙着筷子转移方向了,肉丝和还各类瓜块与丁末子,果然让司水放下鱼盘子转手捧着它了。把那小碗米饭捧到他的面前,端走那菜盘子。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