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52章

第52章

对自己好一点。

大家要命就多睡点吧!

早一点睡,这件事是真的,因为我妹妹就在联旭当设计,死掉的人都还是她熟悉的同事。她同事死前每天加班到早上六点才回家,睡到中午又回公司继续上班,连续五天最后一天睡一睡就没醒过来了,死前都很健康无任何心脏方面的疾病。其实这已经是她们公司第三个过劳死的了,希望大家能随时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

对了,今天听到一个悲伤的消息。广告界的好青年,又挂了一人了。此人是联旭的,是业务还是设计我也搞不清楚,来过我们公司几次。前几天在连续加班后的某晚, 回家睡觉后第二天就叫不醒,挂了。

奇的是,约二个月前,也是联旭的一位女生业务,也是这样,不过她是离职后第二天,还是第几天,睡一觉就起不来了。医生说是猝死,推测是过劳。

总之,昨天和前天,晚上九点联旭就全部关灯,大家都不加班了。大家要好好保重身体呢。

那两名挂掉的都是六十几年的。年轻力壮无宿疾呢……发生迹象:原本一向身体健康,时常运动(打篮球)但在近日连续熬夜数晚,经过数日后,突然第二天起床会觉得很疲劳!一闭眼就想睡觉!(跟前一日熬夜的感觉不同),而且会腰酸背痛,但一到晚上精神又好起来!

别以为这是小事!根据中医的看法,是因过劳而造成体内器官阴阳失调,就是体内器官起内讧,互相打架,最后造成器官衰竭而死,所以希望你不是下一个!

医生建议:晚上10:00前最好上床休息,中午尽可能睡半小时到一小时的午觉(午睡一小时抵过晚上睡三小时),年轻人一天至少要睡足八小时!

那些经常半夜不睡觉的人!!收到没!收到没!!收到就早点睡啦!还看!

PS.为了大家健康,请转寄给你的朋友~~谢谢!

晚上9-11点为免疫系统(淋巴)排毒时间,此段时间应安静或听音乐

晚间11-凌晨1点,肝的排毒,需在熟睡中进行。

凌晨1-3点,胆的排毒,亦同。

凌晨3-5点,肺的排毒。此即为何咳嗽的人在这段时间咳得最剧烈,

因排毒动作已走到肺;不应用止咳药,以免抑制废积物的排除。

凌晨5-7点,大肠的排毒,应上厕所排便。

凌晨7-9点,小肠大量吸收营养的时段,应吃早餐。

疗病者最好早吃,在6点半前,养生者在7点半前,

不吃早餐者应改变习惯,即使拖到9、10点吃都比不吃好。

半夜至凌晨4点为脊椎造血时段,必须熟睡,不宜熬夜。

第 38 章

不一会儿,司水为刚才的话有些难为情了,在没有伤到独角兽的情况下抓下它,却实有点困难了。而他的心里又担着事,就是让眼前的小家伙顺顺利利的找到要找的东西。所以不能让它受伤这个想法很深很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正在为难时,原本不安份的小家伙皱皱鼻子。带着疑惑绕着司水走了一圈,还不时的用那鼻子在他的身上探着。仔细看着身上衣服,这件外套是子闲的。

这独角兽是在这里不远处被抓到的,想来子闲这个笨蛋一定是养它的人,否则的话一向远离人群的独角兽是不会靠近人迹活动的地方。

一手抓碎了那缠在它脖子上的缰绳,那只得到自由的独角兽这才开始停下步子来。看着眯着眼蹲在它身前的司水。

“小家伙,你认识子闲了?”司水这样做只是想降低那独角兽的敌意。虽然他不觉的它能听懂他的话,但是传说中的独角兽很有灵性可以与人类交流的。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独角兽这才把头埋在那带着熟悉气味的衣服里。还有发了认同的声音以示回答。这个很明显的答案让司水气结。

那个该死的冤家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

应子闲却没有往日的心情再在皇宫里打混了,只是呆呆的靠着窗子坐着。回忆着司水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你放心,我会找到那种解药的。

应子闲自己知道其它就算找不到那解药,他的内心也选择相信他,相信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一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不肯,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

司水在等他……

菊下楼的人也在等他……

等着吃的做的菜的三管家也在等着……

但是……他又应该怎么跟泠说?……看着园中的花枝随着风摇摆不定,那一如他的心。

禁忌之地

永远没有人烟,人类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就连大多的数动植物也无法生存。小星与司水就行走在这不毛之地,走走停停近一日了。

西沉太阳更是让心存找到东西快点回去的司水心里一阵恼怒。他的动作的再快一点,要乘着那只不要脸的狐狸回来之前的把药给子闲服下。要不然凭着那幅被人吃定的脾气,绝对会被说服的。

时辰并没有因为法力高强如司水之愿而不下山去。

空旷的大地上,更是荒凉阴森。

独角兽小星的叫声,惊动了陷入沉思中司水,不远处山腰处闪着一团妖异的光芒。

这彩色的光团在清冷的有些惨白月光下更是醒目非常,这几座山与谷地,在独角兽的一天的脚程下,早就转悠无数次了。司水就是奇怪为什么在白天时他没有发现。那么显然而耀眼的光团,他居然没有发现。

古书上记载的资料不多,累的他现在用最笨的法子不停的寻找与等待。

拍拍身下那座骑,示意它赶快追上去,明明不是很远的距离,可是总是无法到达目的地。仿佛司水他们在跑,而那团光球也在跑。

这让司水眯着眼打量着不远处的那团光球,现在可以隐约见到那光团里有一株草型植物。这就是他的想要的东西吧。

第一次用了近一半的能量小心的布置着结界禁制,把那团光球包个结实。

那光球,在透明的结界里还有挣扎,但是利用结界内的空气与水气,司水很容意的把那个密封的空间的压力调到最高。看着那渐渐缓下来至毫无动静的光球。

这才驱着独角兽上前靠近,植株的光团如同烟雾一般向四周的扩散开。不一会儿,就露出本来的面目。

这丑丑的植株跟书上花的形状到差不多,摸着下巴的司水歪着头打量着那不起眼的‘杂草’对他来说,植物要不就以色侍人,颜色鲜艳,要不就是香诱人。要不就是形人,而眼前这株在平日时,绝对会被他视为杂草。

用自身的鲜血浇灌它的根部,那花蕊便会凝出液体来,那便是解药。

洁白的皮肤被水刃划破微腥的血液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的往植株的根部飞去。

原本因外力而垂叶折技的植物,在吸收了血液之后,用肉眼可以看的见的速度回复,还有长大的趋势。

现蕾与开花似乎在很短的时间完成。墨绿的叶子、但开的花却是透明的白色的,如同雾凝成的。蹲在花前的,小星与司水相对着看了一眼,又盯着那诡异又漂亮的花儿。

比拇指还大一点的花瓣上开始凝成了第一滴花露,由无色变成了鲜红的,顺势滴了下去。有些手忙脚乱的取出一指来长的瓶子,小心翼翼的接着那细小如春雨般的液体。足足半瓶之多,这才小心的收起放入怀里。

道是在周围的转悠的小星,似乎对这棵植物没有好感,见司水站起来,猛的一探脚踩在那植物上。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低下头颅去,张开嘴叭的一声咬了下去。

司水不拦着,看着那独角兽把整株植物吞下腹后,才拍拍它的头笑道:“怎么?你看它也不顺眼吗?”

=奇=小星的眼里闪过那种名为气愤的情绪。

=书=想想也是的。它可是世上最优雅美丽的独角兽啊!!!虽然他的力量不及龙族强狠,法力没有凤系的高强,但是就速度而言的话,在圣兽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今天居然追不上一棵没有脚的,没翅膀的植物,怎不让人气恼万分。

=网=无论什么生物只要是气恼便会失去冷静,而这只独角兽失去冷静的结果,就是啃它入腹。丝毫不在意,它也许是大陆上唯一的一株解药。

优雅的甩甩长长的尾巴,蹲下前肢示意司水上来。

笑的欢快的司水踏上回程。

兴冲冲回来的弥月泠绝对想不到回来面对的是应子闲的冷落与若有所思。那强装出来的笑脸让兴头上弥月泠着时奇怪了好一会儿。可是侍卫与宫奴的回报又看不出什么异常。

“我想离开,回菊下楼去。弥……”这句异常艰难的话,应子闲还是对着那张笑的很温柔的脸说出了。看着那笑脸渐渐的僵在那里。

“为什么?”离开前还好好的人,现在为什么又重提旧事了。“说,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多嘴了。”握着胳膊的手劲越来越大了。大的有点让应子闲吃不消。

“不用别人多嘴?你把宫里上上下下弄的异口同声,这本来就让人很奇怪。”更不要说,他王弟人后所以叫骂的几句话。再笨的人都听得出来的。更何况,本来就起疑的他。

“对不起……”应子闲在他前面很慎重的说道。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司水,是他放纵了自己寂寞的心出轨。

对不起泠,一句轻巧不负责的我爱你,搅乱了他的心。

对不起菊下楼的伙计,听司水说,他们时时念着他。

“啪”那狠狠的一巴掌落在应子闲的脸上,红红的指纹浮了起来。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