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未应闲 > 第57章

第57章



我今天才知道JJ,可以上了。对不起。~~久等了~~

第 44 章

如果有一天,有人问应子闲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应子闲会斩钉截铁的跟他说-火山碎泻流。在一个记录片里看过火山发怒,乱石崩云,一片焦土!高达900度火山熔岩、碎屑、灰烬,毒气奔腾泻流,遮阳蔽日。仿佛只要你回头,那在短短的一眨眼之间就可以把你吞没。没有人可以逃脱这来自天地间的惩罚,谁也不行……

现在要是有人问他,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把十个火山碎泻流捆在一起,都比不上他家的那二个王。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那着远处的森林里,水花与火光齐飞,绿树与草地一同双殉,原本踏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

他知道,现在出去也没有用,司水会依他任何事,但不会容忍弥月泠;弥月泠也会依他任何事,但是独放弃他不肯。

“雷,你说怎么办啊~”看着自己一帮子人辛苦了二三年,才把这一片林子修的美丽无比。再在被人毁的干净,雷叹气了。、

“让他们打个痛快,打完按价赔偿。你不要过去~”这二个人在大陆传言中实力相当;一时半会死不了,应子闲可不行,一靠近说不定被失控的气流所伤。

“哦~可是……”

看着雷气呼呼的走了,应子闲看看他,又看看远处那树木、泥土、花、草等碎片,一屁股蹲下。算了~等他们打够了再去吧~

现在去绝对会被这二个家伙迁怒的。要找死也得找个痛快点的法子。

可是一个早上过去了,眼看就要中午的午餐时分,耳边传来的轰声,没有减小的迹象。好久洛水从争斗处跑来直说,真是精彩啊!没有想到那个死狐狸那样强~

拉着洛蓝一边说一边走向菊下楼。应子闲站在后面大叫“他们怎么样了?什么时间停啊!”

“短时间内不可以的我饿了,先去吃东西,吃完了再回去看,下午让那些暗卫也去见见市面。”主仆之间自顾说着,往菊下楼的大厅去吃饭了。

再等了近一个时辰后,看着森林深处没有停下来的自觉,应子闲这才急忙的跑过去。在离菊下楼很过的地方,他就无法前进。不是结界的问题,是一道道他们争斗时产生的气流挡住去路。看着那旁边的树木被刮去一层层的树皮与树肉。应子闲万般不得已的冲着里面叫喊。

说实话,御海司水与弥月泠都听到了应子闲的叫停声,可是打的正欢喜的人,这一次很志同道合的装做没有听见。谁也不想放过正大光明痛打对方的好机会。

于二人动作一停顿,接着很有默锲的边打边退往望月城边飞去。目标不言而明的不相迁涉到菊下楼,还有密林中的人。

看着原本无人烟的荒地上,被二人狂轰乱炸了三天三夜后更是一片死寂。打了几个日夜的二人在百般确定无法将对方毙命后,双双收手。

原本美丽的衣饰早就被尘土及汗汁血迹粘的脏乱破旧不堪了。原本扉迷大陆的脸蛋也如同花猫一般,威镇各国的气势在三天三夜的纠缠下被消耗干净。

二人如同争夺地盘的雄狮一般,互不相让的看着对方。

“说吧!你要怎么样条件才能不再纠缠子闲。”司水眯着美眸看着对手,企图以其它方式打发他。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离开子闲?”弥月泠强忍着气,不动声色的把话丢回去。然后狡猾的一笑。

“子闲,比我的王位更珍贵。”言下之意暗示他把子闲物化了。

“你……”原本刚刚有点平下的气息,在这几句的挑动下,如果文火上浇热油一般,焰高三尺。

“你想……”

在司水与弥月泠二个整整消失了四天之后才出现。司水一进后院就看到,应子闲双眼里血丝布的满满的。看着一脸担心的他,司水眼里闪过一些东西,然后狠狠的扑上去抱住他。

“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司水知道,自己与弥月泠离开的几天,应子闲一定没有好好的吃饭睡觉的。看到他这样子,司水突然觉得答应与弥月泠分享子闲的事,他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必竟在子闲的心中自己是那样的重要。

司水一直都知道,在应子闲的心里自己有多少的重要。之所以会答应让弥月泠插进二人之间的原因。固然是因为子闲的心里多多少少对弥月泠有些记挂,他不想要他难受,不要他失神。他一而在,在而三的告诉自己,一切为了子闲。谁让那只不要脸的狐狸勾引子闲的。都是他的错!让子闲动心了。

“子闲……”拥着司水,二人静静的走向白玉山庄。

“我很重要的是不是?”司水顺从的随着应子闲的步子往前走。

“当然”应子闲没有迟疑的回答。然后二人一直没有说话。直到把司水推进水池沐浴时,他才轻轻的说“司水,比菊下楼还要重要。”

原本从回来到现在都没有表情的司水笑开了。在应子闲的脑子里,菊下楼比应子闲他自己重要。而他司水比菊下楼更重要。

那表示……

得到想要的答案了,他这才放心的开始清洗自己的。

“你……你们打完没有,要不要再打一架,我让雷他们把重贵的东西收一下。”洗完澡的司水一进屋里,就听到应子闲结巴的说着这话。

狠狠的瞪了情人一眼:“我们再打的话,要不二个一起死,要不谁也奈何不了谁。”司水站在应子闲的跟前,搂着他的腰。

“你要记住哦,我比你的菊下楼重要,以后你要是敢忘了这句话,我不会饶你的。”司水舔着应子闲的耳朵轻声到。

菊下楼后院里,几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呐!第一个大叫出声的是洛水,然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接着大笑着离去。

雷却觉的头痛,他知道眼前站着的人影是谁,又是一个不可以得罪的主;

大神啊~

“陛下,请往这边清洗一下吧。”子闲不在他得担负起责任的。引导着看不出表情的弥月泠到应子闲的小楼里。

“陛下,这是子闲的屋子。请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这就让人去提水让你清理一下。”雷取出几件上好的衣服,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这些衣服有别于雷身上穿的。弥月泠用指尖拈起那几件衣服问:“他的?”其言下之意,是不是他穿过的。

“不是,没有人穿过的,这原本是子闲让人缝制的。结果……”结果,司水嫌它布料不够高档,绣纹丑,做工不精细;不要穿,虽然子闲说让他们穿了吧!放着浪费。那样的布料不是他们这些人能穿的。除了私下作主送了二件给爱茵斯外,其它的就一直放着。

“子闲让人做的”弥月泠含笑着挥手让雷退下。才关上的门又被敲开“陛下,这是子闲让我送来的。”一盒药剂被放在桌子上,来人头也没有抬的退出去。

这一夜弥月泠十分开心;开心到在吃着菜时,让人上一大坛子的百果酒。菊下楼里每天买的份量就不多,雷他们舍不得但也绝对不敢轻意得罪。说不定日后又是半个主子啊~

众人只要想到又有一个难缠的主~想互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走人。

“雷~你说,陛下以后会住在这里吗?”小雨拉了拉雷的衣角。结果是得到雷的白眼一对。

得到答案的人在边走边念:“完了,完了又是一个不能惹的主。为什么子闲这么好人会碰到这个坏人啊~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

“又多了一个抢吃的人啊……怎么办啊?”每一个人心事不同。但同样的伤脑筋。

其实不用应子闲吩咐菊下楼一干人等早就暗地里预备着,把菊下楼那些摆着的易碎物收起来。那些锋利的刀器都锁的好好的,用完了,又连忙锁回去。

他们不是怕那二人打起来拿刀砍,而是被他们自己被误伤。出乎意料的是接联三天,三个人都没有动静。

但司水与弥月泠却绝对不会出现在同一时间。像现在中餐的时间到了,那青衣人只是提起食盒走人。

弥月泠在外面的楼下徘徊很久,这三天他看着司水一个人紧紧的缠着子闲。而他能得到是百忙之中子闲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

握紧拳头的弥月泠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忍耐……打起来的话,会让子闲难过的。不能让子闲为难。更不能给司水比下去。

御海司水可以为应子闲忍受旁人,他也可以为了子闲去忍受任何事,包括他没完没了的缠着子闲。

我在抓虫子可是四月天的百合,银子,NINI要求我更新。所以只有更了。久等了~

第 45 章

终于应子闲似乎等到了司水的默许一样,来到弥月泠临时的居住的小楼里。 弥月泠正无聊的翻阅着房里的有关各色书本。

一见来人,脸上浮着明显的笑意与柔情,丢下书本一把把那来人搂得紧紧的。好像那人随着下一个眨眼不见了一样。

“闲,你现在才有空来,我都等了好几天。”半拖半抱着应子闲往床边移去。然后狠狠的把应子闲压在床上。捧着他的脸仔细的看了一次又一次。仿佛一个渴了一天的人没有喝水一般。

然后恶狠狠的吻上应子闲的唇,那如花般的唇一点点的往下移去,从嘴角到耳际,从脖子到肩窝处。缓过神来的应子闲慌忙的推开弥月泠。

没有防备的王被他推到在地上。应子闲这才想起来,慌忙的起身想扶起地上的人。可是看他那那眯起来的眼神里有些不善,带着妒意:“闲,你要知道我在能留在这里可是司水默许的。
新书推荐: 凰墟 烟花散尽似曾归 锦鲤王妃有空间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全皇宫的植物都成精了 半镜上青霄 大明梦境 天作不合 启晗 嫁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