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11章

第11章



“没呢,”左航没动,还是侧躺着,“你折腾什么呢,还不睡?”

“我睡客厅,”苏战宇打开门,“沙发。”

左航翻了个身,抬手把床头的灯按亮了:“客厅热,没空调。”

“没事。”

“你怎么这么磨叽,”左航躺下枕着胳膊,知道这会儿这小子在想什么,借着酒劲他说话也不讲究那么多了,“你摸我我都没说你什么呢,你还娇羞上了,赶紧睡,明天我还加班呢。”

“靠,”苏战宇关上门,转身回来上了床,把左航往里推了推,“我喝酒了可能打呼噜。”

“我睡着了听不见。”左航让了让,翻了个身面冲着墙,他不让苏战宇睡客厅不为别的,这是自己弟弟,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想让苏战宇觉得自己这个哥哥跟他生分了。

“哥,”苏战宇躺了一会,侧过来对着左航后脑勺,“我记得小时候你不这样。”

“哪样?”左航闭着眼。

“小时候我有点怕你,觉得你脾气不怎么好,对我特别容易不耐烦。”

“有么?”

“真的,你怎么对小时候的事好像没什么印象。”苏战宇有点郁闷,他跟左航不同,小时候的事他每一件都记得很清楚,尤其是跟左航有关的那些。

“我脾气一向很好,姥姥不总说我比兔子还温顺么,”左航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会,自己对狗蛋态度似乎的确不算太好,他叹了口气,“就算有,也得怪你自己,你小时候挺招人烦的,老跟着我,甩都甩不掉。”

“反正我挺怕你的。”苏战宇没什么睡意,眼睛一直在左航身上扫,左航皮肤很好,不算很白,但很细腻光滑,连个蚊子包的痕迹都没有。

“拉倒吧,你摸我的时候怎么不怕我抽你,”一想到这个,左航突然不想睡着了,他翻过身来跟苏战宇面对面,“你以前摸我,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苏战宇被他问得有点不好意思,左航喝了点酒跟平时完全不同,说话什么的不太走脑子:“那能让你发现么,你睡觉挺沉的……我也不总摸啊,就摸过几回。”

“靠,”左航被口水呛了一下,咳了半天,“听这意思,你觉得摸少了?您想摸多少回啊。”

“哥……”苏战宇有些无奈,“睡吧,啊。”

“搞不明白你,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好摸的。”左航嘟囔了一句,又蹭着翻了个身冲着墙。

“这事儿有什么可明白的,睡吧。”苏战宇小声说。

左航没再说话,闭上眼睛。可是聊了这么一小会儿,他本来存好的那点睡意跑了不少,又睁开眼盯着墙,脑子里忍不住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喝高了苏战宇把他拖上床时的情形,有些模糊,他只记得苏战宇给他脱衣服,好像是在他身上摸了几下来着……

可是他想这些干嘛呢?

“您摸的哪儿啊?”左航回过头问了一句。

“哎,”苏战宇被他冷不丁的这么一问,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翻身平躺着,好一会才开口,“还能摸哪儿啊,也没认真摸,你别老想着了。”

“下边儿?”左航挑了挑眉毛。

“嗯。”

[奇`书`网]、第九章

左航在得到了确切答案之后总算没有再继续追问,苏战宇松了口气,要真再问下去,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最怕的是左航会问他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摸?这话只要问出口,他觉得自己一准儿得语无伦次,因为无论怎么说都有点不太对劲。

他喜欢左航,从小就很喜欢。这个对他永远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哥哥莫名其妙地让他着迷,会让他忍不住想要接近,哪怕只是跟在他身后,或者只是从奶奶那里奉命拿点吃的给哥哥,都会让他心满意足。

可他要这么说,左航估计会难以接受,他不敢,他不想吓着左航。

那就只能说我就是想摸摸男人,正好你在边儿上,顺手就摸了……这个听起来更离谱,怎么着都会让他觉得他是个憋出了毛病的流氓。

身边的左航呼吸听着挺平稳,不过似乎没有睡着。苏战宇压力很大,他不想把注意力都放在左航身上,但却有些控制不住。按说喝了点酒就算不醉,也应该跟吃了安眠药似的想睡觉,见鬼的是现在他脑子异常清醒,左航那边有任何一点动静他都能知道。

大脑有点不知疲倦地蹦跶着,也许是因为之前跟赵辰西的那通折腾,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跟家里人出柜,苏战宇轻轻翻了个身,背对着左航,摸出手机想上QQ找人聊会。

刚上一线,就看到赵辰西在线,想隐身的时候,赵辰西的信息已经发了过来。

老鼠打洞:对不起。

一丝|不挂:别说这些了

老鼠打洞:我今天是太激动了,我以为你生日至少会叫我

一丝|不挂:你不是不乐意跟冰球队那帮人一块玩么,今天一半人都是球队的,而且我也不愿意让我哥知道我这些事

老鼠打洞:那你哥还是知道了

一丝|不挂:怪谁啊?

老鼠打洞:你生气了吧,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

一丝|不挂:这会气消得差不多了,你以后别这么折腾了行么,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想跟谁好,我就想一个人呆着

老鼠打洞:知道了

老鼠打洞:今儿我看出来了,你喜欢你哥

一丝|不挂:滚

老鼠打洞:不滚,太瘦了滚不利索

一丝|不挂:我睡觉了

老鼠打洞:战宇,那是你哥,别玩火

一丝|不挂:别跟我这装哲人,我消防队的

苏战宇没等赵辰西再说别的,把QQ退了,手机塞回枕头下。赵辰西的话让他的心情突然有些不怎么愉快,哥怎么了,就是喜欢,玩火怎么了,暖和!

他翻了个身,脸压在枕头上,叹了口气,这话说得挺爽,可也就是说说,顶天了他也就只敢在左航喝高了或者睡死了的时候偷偷上手摸两把。

想到摸两把这个事儿,苏战宇就更睡不着了,他趴在床上偏过头看着左航,还是平稳的呼吸,除了刚才在脸上轻轻挠了两下之外,左航再没有别的动作。

睡着了?苏战宇闭上眼睛,不能再看,这点酒不够他醉一把的,但他太清楚了,这点酒足够挑起他那些蠢蠢欲动的欲望。

可是闭了没多一会儿,他又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视线继续停留在左航身上,左航比他瘦点,但不是没肉,是挺结实的那种,他很喜欢的那种……

“哥。”苏战宇试探着叫了一声,声音压得很低,但如果左航是醒着的,那肯定能听见。

左航没有回答,连呼吸都没有变化。

苏战宇稍稍往他身边挪了一点,小心地伸手在他腰上碰了碰:“左航?”

左航依然没有动静,似乎是睡着了,还挺沉。

手上传来左航的体温,还有皮肤上那种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苏战宇尽量不去在意自己下半身,极力把自己想像成只有上半身的残疾人,但只靠着手上这轻轻一摸和酒精的作用,下面还是很快有了反应。

真是不屈不挠啊。

苏战宇知道眼下这种情况下做这样的事不是时候,左航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总归是知道了,如果被他发现,自己该怎么解释?

可放在他身上的手却无论如何也不想拿开,哪怕只是放在他腰间,也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这样的诱惑他实在有些难以抵挡。

真操蛋……

苏战宇咬着牙没让手不受控制地往左航身下滑过去,但坚持了一小会儿之后,他慢慢贴到了左航背后。

左航因为喝了酒,体温有些高,身上淡淡的浴液味道夹杂在微热的气息当中向他扑来。他闭上眼吸了一口气,这种气息完美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缓缓地凑过去,用唇在左航的脖子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很快地转开了头。

如果不转开头,他绝对能顺着脖子一路亲到左航嘴上去,然后他没准儿会挨一个大嘴巴子。

好在左航依然没有动,看样子是酒劲上来睡死了。

苏战宇放在左航腰上的手有些出汗,空调的冷气打得挺足,可还是敌不过他身体里跟磕了药一样万马奔腾咆哮如雷的荷尔蒙。

他抬了一下手,想晾一下让自己清醒一点,妄图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点儿理智来阻挡自己继续对自己的哥哥耍流氓的强烈欲望。

但是,失败了。

理智没找到,他的手再次放下去的时候,居然自做主张地连同胳膊一块都搭到了左航腰上,手很顺畅地碰到了左航小腹,并且在他惊觉之前,已经迅速地摸到了左航的内裤。

苏战宇脑子里有些失控地想起了那天帮左航脱衣服时看到的裸体,左航匀称修长的身体在他眼前来回晃着。

他的手隔着内裤覆到了左航身下,他都能听到自己慢慢变得粗重的呼吸,他能清楚地想起左航下面的样子,手上加重了点力量,轻轻揉搓。

这种混杂着罪恶感的快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有些欲罢不能,用手指勾起了左航的内裤。

手正要往裤子里伸进去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一把抓住了,左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睡吧。”

左航的声音很低,几乎只是耳语,但在苏战宇听来却真真切切的是一声炸雷,这比裸奔被熟人看到了更让人无地自容,他全身如同被泼了一盆带着冰茬子的水,一下来了个透心凉。

“……哥,”苏战宇猛地从坐了起来,空调的凉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每个毛孔都是先炸开然后再收缩起来,冷汗都下来了,“我……以为你睡着了……”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合着如果左航睡着了就没事了?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