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23章

第23章



冰上训练的时候带球几次都带丢了,老陈在旁边骂了好几句:“你就这德性还想上场呢!你这状态在场外坐板凳都不够资格!”

苏战宇透过头盔上的铁网看了老陈一眼,听老陈的口气,估计梁平那张名单是没错了,只是……左航还会去看比赛么?

如果左航不去……

就这连着一分神,梁平和张广哲夹过来的时候他没注意,跟张广哲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脚下没撑住,向后仰面倒了下去,梁平正好这时候出杆,哐地一声打在了他脸上,透过头盔传递过来的力量震得他一阵头晕。

“操,你想什么呢!”梁平赶紧滑到他身边,手指从铁网里伸进去,在他脸上戳了一下,“没事吧?”

“没事……”苏战宇皱皱眉坐了起来,这状态真不行,再这样下去老陈没准真的不让他上场了。

“苏战宇下来!”老陈坐在椅子上喊了一声。

苏战宇没说话,慢慢往场边滑过去,把手套和头盔都摘了,他喜欢冰球,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他很少会这么注意力不集中,今天别说老陈,连他自己都有些郁闷了。

“教练对不起。”他抱着头盔坐到了老陈旁边。

“就还两三个月了,虽说你以前有基础,但这是大学,跟高中时候的比赛不一样,”老陈看了他一眼,“你这两天都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梁平偷了名单给你,你就觉得这事稳了,就可以想怎么来怎么来了?”

苏战宇愣了一下,梁平水平也太次了吧,偷个名单居然都能让老陈发现了?

“我会注意的。”苏战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是不是感情上有什么问题啊?”老陈冲场上喊了两句,又转过头来看着他。

“啊?”苏战宇迅速瞄了老陈一眼,老头挺厉害,这都能看出来。

“那个小姑娘,还是天天来,不过看样子情绪不怎么好,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苏战宇正喝水呢,听老陈这话差点没呛着,还以为他看出什么来了呢,合着也是瞎猜。他回头看了一眼看台,汤晓坐在看台上,还是捧着她的相机,有些懒洋洋的,不像平时那样满面笑容,看到他回头,也只是扫了他一眼。

“跟她有什么关系,”苏战宇抓过毛巾擦了擦汗,“总共也没说上十句话。”

“不是就好,你们这个年纪,扯上感情什么的就麻烦,每天一副茶饭不思伤春悲秋的样子,我就怕队里有人谈恋爱,”老陈叹了口气,“你提起点精神来,名单可还没最后定下来呢。”

“知道了。”

左航坐在老大办公室里,心里有些烦燥,下周总公司有个什么会议,本来该老大去,但他不愿意出差,把这事扔给了左航:“就是个普通会议,也不需要说什么,就去个人听着做做记录就行了,让你去就是正好认识一下总公司的那些人……”

左航不出声,低头听着,总公司做技术的那帮人?就是他和庄鹏现在还要修修补补的那些程序的创造者,他真没兴趣认识那些人,他们留下的那些个程序,加班有不少时间就浪费在那上头了。

“下周三,你一会让前台给你定一下票吧,出差标准按我的算就行。”老大把会议通知扔到他面前。

“我手头还一堆活,下周那个什么保安公司的人还让过去调程序……”左航拿过通知,手指在纸上一下下弹着。

“还有好几天呢,晚上加点班赶出来吧,行了,就这么着,出去忙吧。”老大挥挥手,扭头盯着电脑,也不再看他。

左航以为老大会说那做不完的活让大庄帮着做吧,没想到就一句加班就把他打发了,他无奈地站起来,拎着那张通知走出了办公室,扔到了前台:“美女,定票。”

“左儿,”前台小姑娘总跟着庄鹏学,叫他名字没个正经,要不就是跟着刘姐叫他左宝贝儿,偏偏还是个南方小姑娘,儿字咬得一点不含糊,必定得单拎出来发音,每次都听得左航欲哭无泪,“你这两天心情不怎么好呀,脸都黑了。”

“有么,”左航摸了摸脸,“让大庄那个黑胖子传染的。”

“滚蛋,”庄鹏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没良心的,我还给你冲咖啡了。”

“我就喜欢黑胖子。”左航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坐在桌子前面,明明有一大堆活要做,左航却有点静不下心来,瞪眼看着屏幕半天都没摸键盘,到是老往右下角瞟。

一丝|不挂平时都会用手机上Q,跟他说点废话,这几天却很安静,左航揉揉脸,自己这是怎么了呢,没事儿老琢磨苏战宇。

其实让他更心烦的是,这段时间他总做梦,而且每次都能梦见苏战宇,他觉得自己这次是让这小子给刺激大发了,连做梦都能跑偏,每天早上醒的时候回想起这些内容不太文明的梦都觉得有些操蛋。

今天还是老样子,Q上很安静,没有一丝|不挂发来的消息,倒是要跳楼的可爱多总找他聊天,这姑娘工作是不是太悠闲了点。

夏鸿雪又问了一次买冰刀的事,左航犹豫了一下,跟她约了这个周六去看看。

他掏出手机想给苏战宇打个电话说说这事,但很快又放下了,怎么感觉就跟总算逮着个机会给他打电话似的呢。

脑子里不消停,他敲了几行代码就停下了,拿着鼠标漫无目的地看着Q上的好友。大多他都没印象了,只有在“工作”这个分组里的他还知道谁是谁,他都备注了诸如XX公司大脑袋刘主管之类的名字。

还有一个分组,写着家人,左航随手点开了,里边儿是老爸老妈还有几个亲戚家的孩子,一丝|不挂当然也在里面。不过看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他愣了一下,想起来董欢也一直是被他放在这个分组里的。

手机上董欢的痕迹他都清干净了,却忘了Q上还有。在删掉董欢之前,他看了一眼董欢空间的更新,一堆照片,都是她跟那个男人,笑得花枝乱颤乐得跟什么似的,他皱皱眉,虽说他觉得董欢这个样子看起来很不招人喜欢,但心里还是微微酸了那么一下,最后动动鼠标,删掉了这个号。

一直到回家进了电梯,左航的心情都些不怎么明媚,出差开破会,一堆的工作,莫名其妙的苏战宇,时隐时现的董欢。

出电梯的时候才总算有些改善,跟他一块进电梯的楼上文静秀美的奔放姑娘,在他准备出电梯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迅速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左航瞟了一眼,发现她内衣的肩带脱开了,弹到了衣领外边儿。

他没绷住乐了,没管住自己的嘴,有点欠抽地说了一句:“弹性不错。”

“流氓——”姑娘闭眼就冲他尖叫了一声。

左航赶紧逃出电梯,他怕姑娘会一巴掌甩过来,虽然他说的是肩带不是胸。

刚逃到家门口还没等掏钥匙呢,门就打开了,苏战宇光个膀子叼着烟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探出了头来,一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左航,愣了一下:“哥你还干这种事呢,电梯恶魔?”

“滚。”左航推开他挤进了屋里。

吃饭的时候左航发现苏战宇肩上贴了两块膏药,贴得东倒西歪的:“又受伤了?”

“嗯,”苏战宇活动了一下肩膀,嘿嘿笑了一会儿,“撞护栏上了。”

“爽么?”左航斜他一眼,这小子一笑起来就一股子傻劲儿,平时那种流氓劲头都没了。

“还成,训练的时候磕磕碰碰的事儿多了,这点儿不算什么,没感觉。”

“一会撕了擦点什么跌打药的吧。”左航叹了口气,平时苏战宇也经常受伤,但要不是撞狠了,他是绝对不肯主动去贴膏药的,就是嘴硬。

苏战宇抬头看了看他,手往肩头比划了一下,左航看出了他的意思:“我给你擦。”

“背也有点疼,”苏战宇立马笑了,顺杆就上,“手够不着就没贴。”

“你们这是打架还是打球呢?”

擦药的时候苏战宇挺老实,趴在沙发上,枕着胳膊歪着脑袋看电视,左航一手拿着药水一手在他肩上背上胡乱搓着,苏战宇的肌肉很结实,搓起来手感还不错,左航轻轻摇摇头,又想哪去了?还手感呢,左航都替自己臊得慌。

但是没搓几下,苏战宇就咧着嘴抓住了左航的手腕:“您当我是钢板儿呢?”

“疼啊?”左航看了看他的背,倒是让自己给搓红了,但不就是得这样才管用么。

“我怎么觉得破皮儿了,哥,”苏战宇皱着眉,“说真的,看不出你手劲儿这么大。”

“那就这么着吧,”左航拿了几贴膏药给他拍上了,“没破皮儿,放心吧。”

苏战宇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反手摸了摸背上的膏药,看着左航。左航把东西收拾好,没等他开口,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不签。”

苏战宇一下乐了,跟在他身后:“哥,你怎么知道我要让你签名儿啊?”

“你道行太浅,我用眼皮儿就能看穿你,都用不着眼珠子。”左航放好东西回到客厅里往沙发上一倒,开始看电视。

“别啊,那多惨人啊,一水儿眼白,”苏战宇拿了笔凑了过来,“给签一个呗。”

“你有意思没意思啊,签个屁啊。”

“本来就没意思,你要不签我在这缠你一晚上就更没意思了,要不你就给签个屁也行啊。”

“啊——”左航实在是拿他没辄,接过笔在膏药上签了个左字,然后推了他一把,“一边儿呆着去。”

苏战宇美滋滋地在屋里活动了一会,也往沙发里一砸,盯着电视。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