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34章

第34章



“应该就几天吧,”左航关上浴室门,这得看二舅的情况怎么样了,“我会赶回来的,放心,你别再摔个大马趴就成。”

“放心,一准儿帅得你尖叫不止。”

左航订的是第二天一早的机票,到了地方还得转大巴车,时间紧,他也没收拾什么东西,随便拿了几件衣服一塞就准备出门。

“这个带着吧,”苏战宇拿了个保温饭盒过来了,“飞机上的东西没法吃。”

左航打开看了一眼,是一盒小烧卖:“什么时候做的?”

“昨天中午啊,本来说做了今天早上吃的,”苏战宇又打量了一下他,“你脸色真不好看,回来给你补补吧。”

左航一夜没睡好,担心二舅,担心姥爷,担心老妈,一闭眼就全是乱糟糟一片,更担心的是苏战宇知道这事儿之后的反应。

现在看着一点也不知情的苏战宇,他心里不太好受,伸手把苏战宇往自己怀里一揽,狠狠地搂了搂,又拍了拍他的背:“卡还在抽屉里,这两天自己照顾好自己,别没命训练。”

苏战宇被他这一搂给弄愣了,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上琢磨左航这是什么意思,先伸手也往他腰上搂了一把,差点想顺嘴再亲一口,在内心狂呼“住嘴”之后他才松开手:“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我走了。”左航被自己很明显的反常举动弄得有点尴尬,迅速转身跑过去按了一下电梯。

“哥,”苏战宇跟了出来,他昨天还觉得可能是晾出效果了,可现在看来觉得不像,左航就不是这样的人,“你到底怎么了?”

左航不回答,等到电梯门打开了,他才用手指在苏战宇胸前戳了戳:“别再在我床上撸,要撸上自己屋撸去。”

“……哦。”

左航对二舅的情况没敢有多的猜测,他根本不愿意细想,越想心里越乱,他只想能快些见到二舅。

飞机大巴地连续大半天之后,他总算是到了医院。

二舅已经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因为各项指标还算正常,已经回到病房里。

左航推开病房的门看到二舅的时候,愣在门口足有两三分钟不能动弹。

二舅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盖着的被子能清楚地看到右腿的位置塌陷了下去。

[奇`书`网]、第二十六章

二舅是疲劳驾驶,拉着一车货经过桥上时,先是撞到了护栏上,然后冲出了桥面,一头扎进了桥下的水里,车全毁,货也没了。

除去二舅这条右腿,还有更严重的,出车的时候在后面睡觉的另一个司机被直接甩出了车外,当场死亡。

“左航,我现在真是乱成一团了,这事我可怎么办啊……”二舅妈眼睛肿得都快睁不开了,边低声哭泣边拉着左航的手。

“你别管了,我来处理,”左航看着病床上的二舅,心里不比二舅妈轻松,“我姥爷知道这事儿么?”

“哪敢让老爷子知道,不得急出问题来啊,”二舅妈擦着眼泪,把左航拉到病房外,“我是跟老爷子说货出了点问题,扯皮要扯几天,以前也有过扯皮的事儿,你姥爷暂时不会多想,我就是发愁这后面的事……”

“您别着急,事总能解决,你陪着我二舅,别的我来弄。”左航安慰了一会她,拿出手机给老爸拨了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二舅的手术费什么的还好说,但另一个合伙人的赔偿却让人头大,加上货车不是二舅的,是租的,车主那边还一堆事要扯,还有货款的问题,左航有点头大,好在这两天家里亲戚都陆续能过来。

“先把钱的事儿解决了,”老爸叹了口气,“你先处理一下,我们这就过去,看看要多少,几家人凑凑。”

“嗯。”左航靠在医院的走廊墙边,盘算着这两天要做的事,二舅妈家已经没有亲戚,事儿都得靠二舅这边的亲戚帮忙,他又给大舅和几个姨家的表哥表姐打了电话,确定了他们到的时间。

这么大的事没让苏战宇知道,他必须得把事情处理妥当,否则没法跟苏战宇交待。

左航这次出差时间挺长,快一星期了都没消息,别说打电话,连短信都没有一个,苏战宇坐在他电脑前无聊地上着网,心里有些不踏实,担心比赛时左航赶不回来。

他本来以为左航就去两三天,所以打定主意不联系,但这都超出好几天了,他有点沉不住气,盯着电脑半小时之后给左航去了个电话。

“战宇啊。”左航的声音有些沙哑,听上去相当疲惫。

“哥,你嗓子发炎了?”苏战宇一听就紧张了。

“没啊,话说得有点儿多而已,”左航笑笑,“你训练怎么样了?分组出来了没?”

“跟上刑差不多,就那样呗,老陈就是个乌鸦嘴,我们第一场跟外院打……你真没发炎?我怎么听你声音这么性感呢。”

“性感么,听了赶紧去撸吧。”左航这几天是累得够呛,二舅醒了之后情绪很不稳定,动不动就发火摔东西,要不就是默默流眼泪,总说对不起家里,几个兄弟姐妹轮流守着,还得瞒着姥爷。

跑赔偿,跟保险公司联系什么的这些事都得左航他们几个小辈去做,几天下来左航累得往床上一躺不用一分钟就能睡着,主要是累心。

他一直想着给苏战宇打个电话,又怕自己状态有什么不对的让这小子听出来,现在听到苏战宇的声音,他莫名其妙地觉得挺舒坦,一下放松了不少。

“美的你,我现在绝对不会想着你撸管儿,放心吧,小爷能想的人多了去了。”苏战宇乐了,他就喜欢这么开玩笑的左航,不管这话是真是假,左航能这么跟他瞎逗,就说明他俩没有因为之前的事疏远。

这就足够了。

“早点睡吧,我明天要早起呢。”左航没再继续跟他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哥,你什么时候回?”

“能赶上你比赛,保证。”

左航是比赛前三天回来的,二舅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几家亲戚凑了钱把赔偿给解决了,但本来就没多少积蓄的二舅家也基本被掏空,左航回来的时候心里沉得很。

苏战宇比赛之后跟他说这事的重担落在了他头上,他愁得没法形容,该怎么跟苏战宇开这个口完全没有头绪。

苏战宇对于他情绪低落有所觉察,但他只说是工作不顺利,苏战宇就忙着张罗给他做好吃的,越是这样,他越是别扭得不行。

“哥,你那儿有DV么?”苏战宇给他开了一罐啤酒。

左航精神不太集中,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是DV不是AV:“有一个,你要用?”

“嗯,比赛的时候你帮我拍一下吧,”苏战宇胳膊撑着桌子,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我高中两次比赛我爸都出车没看上,郁闷得不行,这次想录下来给他看看。”

“好,我来录。”左航低头吃了口菜,鼻子有点酸。

“不过我估计要不说哪个是我,他肯定认不出来,”苏战宇把红烧肉推到他面前,“你不是爱吃这个么,脸都累黑了,补补呗。”

“我要不是看号也认不出来,你们头盔一戴,一水儿门板,”左航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这要搁平时,他估计能吃下去半碗,现在却吃不出什么味儿来,“这两天你们不用再玩儿命练了吧。”

“这几天让好好休息呢。”苏战宇笑了笑,盯着左航看了一会,他总觉得左航心里有事儿,但又不好追问。

吃完饭收拾完,左航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苏战宇打算回屋,但被左航叫住了:“过来坐会儿。”

苏战宇坐到他身边,左航的胳膊绕了过来,在他脑袋后面摸了摸:“伤好利索了?”

“没问题了,铁打的脑袋。”苏战宇往后仰了仰头,靠在左航的手上,左航这个动作让他觉得很温暖。

左航没有抽出手,手指在他脑袋上轻轻按着,他其实不是个太会表达的人,他心疼二舅,心疼二舅妈,也心疼苏战宇,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合适的表达方式,只觉得苏战宇也许会喜欢他这样。

就跟小狗都喜欢被人摸脑袋一样,有时候苏战宇在他心里就跟小狗差不多。

“对了,哥,有个事儿你还得帮我。”苏战宇眯着眼享受了一会突然站了起来,跑到屋里把左航给他买的那根杆子拿了出来,递到左航面前。

“哎……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点儿啊,”左航无奈地笑了,“笔。”

左航这次如此配合,让苏战宇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连蹦带窜地把笔拿了过来:“随便签。”

左航想了想,这次跟在膏药上签名不同,为了让苏战宇有个好心情,他很认真地在杆子上写了几个字——宝刀出鞘,战无不胜。

犹豫了一下,又加上了个签名,左航魔咒。

“哥,这谁幼稚啊?”苏战宇拿着杆子往字上吹气,乐了好半天,然后把杆子往地板上一杵,单膝跪在了左航面前,“我这场比赛就是为你打的。”

“滚一边儿去,要吐了。”左航靠在沙发里也笑,这么多天他心情都不太好,就这会儿才算是真的笑了出来。

“别啊,真是为你打的,我哪次比赛也没这么上心过。”

“好吧,”左航笑着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摸,“战斗去吧,英雄。”

苏战宇很少紧张,一直到比赛当天,老陈一脸严肃地给他们训话,他才开始绷紧了那么一点儿。

他不是很在意输赢,他只在乎自己有没有全力打好,在最后结果出来之前,他不会用多余的时间去考虑输赢的问题。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