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39章

第39章



他斜眼瞅着苏战宇:“那您真是瞎眼了。”

“都瞎了十几年了,习惯了,”苏战宇闭上眼嘿嘿乐了一会,“哥,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对我好。”

“我对你好么?”左航想了想,“你是不是穿越了?”

“真的,小时候你总不搭理我,也不愿意带我玩,但是你上哪我都跟着你,你也不生气,奶奶让你教我写作业的时候你也总是特别有耐心……”

“您还写过作业呢?”左航有点惊讶,他记忆里都没有狗蛋儿上过学的片段,除去跟在他身后转,别的时间这小子永远都在树上墙上或者河里。

“别打岔行么,”苏战宇在他腿上捏了一把,“冬天的时候咱俩睡一块儿,半夜你还给我掖被子,那会儿就觉得你特温柔。”

“那是因为你半夜喷嚏打个没完,喷我一脖子唾沫。”左航对这事儿倒是有印象,不过那会儿他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狗蛋睡觉非得脸冲着自己。

“反正就觉得你好,”苏战宇对左航的解释并不在意,“还觉得你长得好看,我爸还说呢,说左航皱个眉也比我儿子傻乐好看……”

苏战宇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轻轻叹了口气,闭着眼睛不再说话。

左航知道他是又想起二舅的事了,伸手握住了苏战宇的手:“睡会儿吧。”

“我不打球的事儿先别告诉我爸。”苏战宇很快地反握住了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

“嗯,不过为什么不打了?”左航昨天晚上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相当惊讶,但苏战宇什么也没解释。

“冰球装备太贵了,随便一套好几千,好点儿的就更不用说了,你给我买过杆子,你知道价的,”苏战宇皱皱眉,“我爸现在开不了车,后边儿还有用钱的地方,但现在不能跟我爸说不打了,他肯定急。”

果然是因为这个,左航昨天想了半天,也只有因为费用问题能让苏战宇放下投入了这么多精力的爱好。

“嗯,不过这事儿你先别急着决定,这阵儿完了再说。”左航不知道苏战宇对冰球有多喜欢,但昨天说出不打冰球时苏战宇失落的表情他很难忘得掉。

苏战宇在冰球场上充满了了力量和速度的身影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哥……”

“别废话,听我的。”

俩人都没再说话,头天都没睡好,没多久就都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左航迷糊中听到了身边空姐轻柔的声音,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是送饮料过来了。

“先生喝点什么?”空姐弯下腰问他。

“喝咖……”左航抬手想指一下咖啡,但抬手未果,他转过头才发现手还被苏战宇抓着,瞬间有点儿尴尬,赶紧抽了一下,但苏战宇哼哼了一声,在梦里不定想什么呢,反正抓着他手不松劲。

“是喝咖啡吗?”空姐很礼貌地冲他笑笑。

这笑容在左航眼里看来相当地别有意味,他点了点头,狠狠地使了点劲儿把手抽了出来,惯性让他差点一巴掌甩在苏战宇脸上。

“您的咖啡。”空姐把咖啡递了过来。

左航把桌板放了下来,还没把杯子放好呢,就听到耳边苏战宇迷迷瞪瞪的声音:“美女,给我茶。”

苏战宇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没清醒,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手顺势往左航腰上一搂,下巴搁在他肩上:“谢谢。”

左航控制着自己想把苏战宇直接砸出窗外的冲动,转脸看着他:“您睡醒了没?”

苏战宇看着他,眼睛里一片迷茫,接过空姐递过来的茶之后才突然被扎了一下似地坐直了身体,靠回了自己座位里。

“我睡懵了……”空姐推着车走开之后他才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低声说了一句。

左航看他一脸睡意,火也发不出来了,只得喝了口咖啡:“还四十分钟到了。”

“哥。”苏战宇捧着杯子看着他。

“嗯?”

“我有点儿害怕,心慌。”

“怕屁,”左航心里莫名其妙地软了一下,“我陪着你呢。”

站在病房门口时离探视时间结束还有一小时,为了赶时间,他俩没有坐大巴,直接打了个车过来的。

推门的时候左航碰到了苏战宇的手,冰凉。

他停下了推门的动作,这小子全身紧张的状态让他心疼得很:“战宇。”

“嗯。”

“放松点儿,你这样子你妈看了该难受了。”

“好。”苏战宇吸了口气,抬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两下。

左航推开了病房门。

二舅妈在一边整理着桌头柜上的药,大舅家的表姐苏月在床边跟二舅边看电视边聊天,听到门响,苏月转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两个人,一下跳了起来:“你俩怎么来了?”

背着身子的大舅妈猛地转过身,因为怕二舅不让苏战宇回家,事先他们并没有通知二舅和二舅妈要过来,这会她猛然间看到了儿子,声音都有些发颤:“战宇?”

“妈。”苏战宇把包往地上一扔,过去搂住了她,老妈瘦了,憔悴了很多,他心里难受得不行。

“儿子啊,你们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啊。”老妈在他脸上摸了好几下。

“比赛第一场一完就来了,没顾得上说。”苏战宇笑笑,目光看向了病床。

“不是说不告诉这小子么,”老爸并没有看他,而是看着他身后的左航,但声音里有控制不住的激动,“多大点儿事啊,课都不上了,你也不上班了?”

“二舅您这话说的,现在告诉他我都担心他揍我了,哪有一直不说的道理,也不耽误什么,呆两天就让他回学校了。”左航笑笑,找了张椅子坐下。

苏月拿了两瓶水递给他俩:“二叔你也是,还把战宇当七八岁小孩儿呢。”

“爸,”苏战宇接过水喝了一口,凑到床边冲老爸乐了一下,“气色还不错。”

“所以说你跑来没必要不是,”老爸看了他一眼,撑着胳膊想要坐起来,“跑这一趟累了吧。”

“不累,我哥买的机票,然后打车过来的,”苏战宇把老爸扶起来,扫了一眼被子,右腿空下去的那一块刺得他眼睛一阵发涩,他偏了偏头,“爸,以后什么事儿也别瞒着我,没必要。”

“这点不算什么,好了装条假腿,不开车还能干别的,”老爸一脸轻松地笑了笑,“不跑车了没那么忙,没准儿以后你比赛我还能去看呢。”

“对了,是不是你航哥给你录像了啊,”苏月坐到左航身边,胳膊碰了碰他,“帅么?”

“必须帅啊,这可是我弟,”左航笑了,“二舅,今儿太晚了,比赛录了一个多小时呢,明天慢慢看。”

“你先摸摸我哥给我买的杆子过瘾吧。”苏战宇转身去拿杆子。

左航看到他带着笑的脸在转过身之后很快就消失了,眉毛拧成一团,他就笑给他爸看的,一扭头就撑不住了。

这几天都是苏月过来帮着照顾二舅,她离得近,坐车过来一个多小时,二舅恢复得还不错,本来还想转院,但现在看看应该是不用了。

几个人在病房里聊了一会,医生过来查完房,小护士就进来通知说探视时间到了,让家属不陪床的回家。

“我陪我爸吧。”苏战宇趴在床沿儿上没动。

“都别陪,都回去,这连个陪人床都不让弄,谁坐一宿也撑不住。”老爸挥挥手。

“那哪行啊!”苏战宇急了,扭头看着老妈,“你们回去吧,我呆这儿得了。”

“让你们回去就回去!我又不是动不了!弄得跟要死了一样干嘛!”老爸突然拍了一下床板,非常不高兴地提高声音喊了一嗓子。

左航和苏战宇都被吓了一跳,之前看着心情相当不错的人,这会突然就怒了。

“行行行,二叔我们都回去,”苏月拍拍苏战宇的后背,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你爸就不愿意让人陪,谁陪跟谁急,回吧。”

“我……”苏战宇看着老爸,有点不能接受,他大老远地赶回来就是为了陪着老爸,现在居然要被赶出去。

“你什么你,”老爸看了他一眼,“你们在这儿围着,就跟我马上要不行了似的,别扭不别扭,明儿再来吧,走走走。”

“得,”苏战宇还想说什么,左航拉了他胳膊一下,他只好拎着包站了起来,“你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过来。”

“好好睡觉,你跟你哥你俩脸都难看死了。”老爸整理了一下被子,闭上眼不再看他们。

几个人出了医院,站在道边儿商量住的事。因为二舅一家一直跟老人住在一块儿,现在二舅出事儿,姥爷还不知道,苏月是以出差的理由过来的,姥爷没起疑,但要苏战宇和左航都回来了,还赶着大晚上的到,老爷子就该有想法了。

“那你俩就在县城找个地方住吧,”苏月看了看时间,“赶紧去,咱这里不比城里,统共也没两家旅店,一会别找不着了。”

“那明天我们再过家里吧,就说战宇比赛完了有两天休息时间,想爷爷了,之前他不也没出过远门儿么,”左航知道苏战宇还有不少话想跟二舅妈说,但现在也没办法,只得拉着苏战宇先找地儿住,“姐你们今儿晚上回去先给我姥爷编点儿瞎话,也不能来一趟不回家看看啊。”

“行吧,我回去说说。”苏月点点头。

县里比不了城里,就那么几家破旅店,一般都是几百块就能包月住,空房没几间,他俩跑了几家,总算找着一家说有空房的。

“开个标间吧。”左航看这家旅店也不怎么样,但实在不想跑了,掏了身份证出来。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