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40章

第40章



“没标间,只有大床房。”前台小妹头都没抬地说。

[奇`书`网]、第三十章

大床房就大床房吧,左航办了入住手续,按服务员的指示跟苏战宇上了三楼。

房门很诡异,拿钥匙捅了半天还没捅开,苏战宇从他手上抢过钥匙:“我来吧,这跟我们宿舍门锁估计一个妈生的,我有经验。”

苏战宇果然有经验,门锁在他手上没两下就开了,俩人在黑漆漆的屋里摸了半天才摸到了灯开关。

把灯按亮的一瞬间左航看到了所谓的大床房里的大床,有点无语。

“好大的大床啊。”他把包扔到椅子上,看着眼前这张床,好在肉眼看上去还算干净。

苏战宇嘿嘿乐了一会:“这就是把标间的床撤掉一张就算大床房了吧?”

“算了,凑合一夜吧,”左航进浴室里检查了一下,有热水,“我洗个澡,你洗么?”

苏战宇愣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个笑容:“洗,一块儿?”

“排队。”左航有点累,懒得跟他臭贫,拿了衣服进去了。

浴室的门跟房门一样高深,左航在里边儿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把门锁上,他叹了口气,这什么破玩意儿!

“洗你的吧,我不会冲进去的,”苏战宇慢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要真想进去,这破门再加几道锁也没用。”

“滚蛋。”左航踢了一脚门,这门不是锁不锁得上的问题,而且是不锁根本就关不上,手一离开,门跟着就打开了,站里边儿洗澡跟展览一样。

算了,展览就展览吧,左航也懒得再弄了,转身脱了衣服就拧开了水龙头。

苏战宇靠在床头,要搁平时,就左航这么开着门洗澡,他反应小不了,但今天心情有点不怎么美妙,这会儿也没心思去听。

老爸被子下空了的那一大块在他眼前来回地晃动。

他并没有像大多数孩子那样,从小把老爸当作自己的偶像,老爸在他心里谈不上有多优秀伟大,但老爸为了这个家有多辛苦他全看在眼里,现在那个硬得像块石头一样的男人强撑着对他故作轻松的样子让他觉得鼻子很酸。

老妈消瘦的肩和脸上忧郁的表情也让他心里沉得很,看着电视半天都不知道演的是什么。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了,他才把思绪拉了回来,不过左航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咽了一下唾沫,靠,这不是勾引人么!

左航光着上身,后背还挂着水珠子,腰上围了条浴巾,而且是用手按着,都没塞好。

“内裤忘拿进去了。”左航一只手在包里翻,嘴里嘟囔了一句。

苏战宇看他翻得费劲,站起来过去帮他从包里把内裤找了出来,很迅速顺着左航小腹向下瞅了瞅,顺嘴问了一句:“里边儿光的?”

“不光的我还穿原来那条出来么。”左航拿着裤子又进了浴室。

这句话莫名其妙地让苏战宇有点儿恍惚,他摇了摇头,把持住,苏战宇,你哥这刚给了你两天好脸子,把持住。

等左航从浴室里穿着条内裤走出来的时候,苏战宇迅速地抓了衣服冲了进去。

把自己扒光之后站在喷头下一通猛冲,可惜水是热的,很舒服,很能让人放松,但却不能像凉水那样能打压**。

他把手放在冷热水开关上,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用凉水压一压,还是就着热水继续?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发泄的的**,并不只是单纯的因为左航。

有很多事他不能细想,只希望有一种最简单原始的方式把堵在自己心里的那团郁闷扫出去。

但踌躇到最后两样他都没有进行,凉水扛不住,天儿已经冷了,现在又已经是晚上,水跟冰镇过一样,就着热水继续吧,门又关不上,开着门干这种事没安全感,万一没绷住再出点儿声,他就毁了,丢人。

于是他开始一边洗澡一边回忆体育学概论,体育学概论是从体育理论中分化出来的,主要从宏观上、整体上研究体育的基本特征和发展规律的一门学科……

除了这一句,他再想不起来别的,只好在后面补充循环了一遍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才算是平安地把这个澡给洗完了。

出来的时候,左航已经躺在床上了,正半眯着眼拿着遥控器指点江山,不过指了半天电视也没动静,他把遥控器往手上拍了拍:“真破,敲一下换一次台。”

“睡吧,这总共也收不着几个台。”苏战宇看着床上的被子,有点儿犹豫,就一床被子。

“凑合睡吧,我试过了,两床放不开,”左航把遥控器扔到一边,“这床估计也就一米二不到一米五。”

“嗯。”苏战宇一咬牙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刚一躺下,就闻到了左航身上那种他熟悉的气息,很好闻,莫名能让人踏实下来,就像小时候,被大人揍了骂了他都不会哭,只要挨在左航身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心里会慢慢平静下来。

当然,这种气息也会有别的副作用……

苏战宇躺了没两分钟就又坐了起来,靠在床头拿着遥控器开始换台。

左航背对着他侧身躺着,叹了口气:“你不睡么?”

“睡不着。”

“想你爸的事儿呢?”左航翻了个身枕着胳膊看他。

“没,之前想来着,这会儿没想了。”苏战宇很老实地回答,他心情不太好,对于自己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聊会儿?”左航也坐了起来。

“哥你睡吧,别管我。”他闷着声回答,心里死沉死沉地压得他喘不过气儿来,强烈地需要发泄,想要搂着什么人,想要得到安慰,这种感觉却没办法跟左航说。

左航没说话,跟他并排靠着,看着电视出神。

苏战宇换了几个台,没什么可看的,再往后换就都是雪花点了,他无意识地对着雪花点继续按着。

又按了一会,又冒出来一个台,还挺清晰。

但等他俩看清内容的时候,身体同时震了一下,左航愣了愣:“我操,什么玩意儿!”

“这宾馆的闭路电视?”苏战宇拿着遥控器也愣了,画面上翻滚着的大腿和胸让他半天没回过神来,还好电视声儿开得小,呻吟声比较含蓄。

俩人都没再说话,就那么瞪着屏幕,气氛有些让人尴尬,过了一阵儿苏战宇才轻声问了一句:“你看么?”

“啊,”左航猛地回过神来,这画面来得太突然,他一时间没顾得上思考就顺着画面跑远了,听到苏战宇的声音才赶紧摇摇头,“不看了,换吧。”

苏战宇对着电视按了几下,没反应,他拍了拍遥控器又按两下,画面还是没变,倒是音量控制被拍了出来,凭空往高音量上蹦了好几格。

“见鬼了。”苏战宇连滚带爬地跳下床,扑到电视机面前把电视直接给关掉了。

苏战宇转身的时候左航扫了一眼他下边儿,已经顶起来了,他滑进被子里躺好:“关灯吧。”

“哦。”苏战宇把灯关了,摸着黑钻进被子。

左航瞪着眼在一片漆黑中盯着天花板的方向,他也有反应,而且挺强烈,县里的宾馆真开放……

沉默中只能听到两人都不怎么平稳的呼吸,苏战宇翻了个身对着他,呼吸都能扑到左航脖子上,让他猛地回想起打点滴时苏战宇的头发蹭着他脖子时的感觉,这让他有点神经紧绷。

“哥,”苏战宇轻轻开口,“我这儿有点情况。”

“嗯,看到了。”左航应了一声。

“你也有吧。”

“嗯。”

“我去厕所解决一下,你在床上弄?”苏战宇又问。

左航偏头看了他一眼,太黑了,看不清,只能又转回头继续盯着天花板:“憋回去吧,非得弄出来么……你看毛片也有感觉么,有女的呢。”

“那也有男的啊。”苏战宇笑了笑。

“闭嘴,赶紧睡,”左航皱着眉推了他一把,“别瞎想了。”

本来这种情况下也不是憋不回去,毕竟不是在家里,还怕左航会反感。

但左航的手很暖,在他胸口推的那一把停留的时间只有不到一秒,这种柔和的暖意却让他瞬间有些斗志昂扬。

他无法控制地想要发泄出来的**猛地冲上了脑门,在左航刚动了一下想要背对着他的时候,他翻身压了过去。

“操!”左航只来得及骂了一个字,黑暗中苏战宇就已经准确地找到了他的唇,吻了上来。

左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响一声,像炸开了似的乱七八糟什么声儿都有,苏战宇湿润的嘴唇贴在他唇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小子的舌头往里探时不让他继续前进。

但这次苏战宇似乎并不介意,也没有像第一次吻他的时候那样强行让他张嘴,只是用舌尖在他唇上慢慢地舔着,接着是吮吸轻咬。

左航被这种挑逗弄得有点晕,但还是在一片混乱中发现了苏战宇的手指正顺着他的胸口向下划着,渐渐摸到了他小腹上。

他猛地偏开头,躲开了苏战宇的吻,抓住了正往他裤子里探的手:“别。”

苏战宇没有出声,但手上的动作停住了,没有再继续往下,手指却在他小腹上打着圈。

左航避开了他的吻,苏战宇也没再追过去,只是低头埋进了左航的颈窝里,顺着他的肩一下下往上吻着。

舌尖从他脖子一路点着,落在了他耳垂上。

耳朵是大多数人无法抗拒的敏感部位,对于左航来说也一样,苏战宇的舌尖在他耳朵上缓缓游走时带来的温暖湿润的感觉让他身体里一阵难以抑制的颤栗。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