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53章

第53章

操蛋玩意儿!”

左航倒在床上,电脑还没关,屏幕上还显示着关于wetstuff的介绍,他觉得理论上他对这东西不应该有什么特别大的火气,的确就像苏战宇说的,这跟避孕套属于一个层面儿上的东西。

但是,他就是别扭,特别是一想到苏战宇用这东西时的场面……等等!

“哥,你至于么,”苏战宇跟了进来,坐到电脑前,把wetstuff的页面关掉了,“就一管儿润滑剂你上什么火啊。”

“我不知道,就是别扭,你拿那东西想干嘛?”左航盯着天花板。

“你别扭个屁啊,我又没说现在要干你……”苏战宇眯缝着眼看他,等到左航能完全接受这事,估计自己得活活憋死。

“你闭嘴,”左航坐了起来,“你怎么不说我干你啊!”

“随便,你想干我么?”苏战宇把椅子转了转,面对着他,“你会么,弄疼我我会揍你的。”

左航没说话,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张嘴就能顶得人说不出话来,一句比一句流氓,之前还觉得他就是个小孩儿,狗屁!

苏战宇等了一会,看左航没有再理他的意思,凑到床边坐下,小心地搂了搂左航的肩,他还得防着左航气儿没消下去再给他一拳。左航看了他一眼,没动:“干嘛?”

苏战宇听这话没有明显的火气,低头在左航唇上吻了一下,左航没有回应,但也没有躲开,他放心地吻了下去,舌尖顶开左航的牙探了进去。

左航皱了皱眉,推了他一把,但他干脆整个人都压到了左航身上,按住左航的手,别的事他没有把握,只有打啵儿这一件事他知道稍微来点儿硬的不会遭到左航的明显反抗,如果运气好,左航会有回应。

感觉到左航被自己按着的手没有力量之后,他松开了手,指尖在左航的腰侧慢慢划过,左航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呼吸重了一些,舌尖的不断逗弄也有了回应。

他的手慢慢往下移,左航只穿着一条很薄的睡裤,隔着裤子也能清晰地摸到轮廓,但没等他手伸进裤子,左航就弯了弯腿,把他推开了:“明天不是要比赛么,现在发什么情?”

“发一次没影响。”他低声说,在左航耳垂上咬了一口。

“我还不想干你,下去,我要睡觉了。”左航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还把他往床边拱了两下。

苏战宇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裤子,左航警醒得比较早,他这儿都还没完全起来:“你既然这么想干我,我也不能太不给面子是不是……”

左航没吭声,等着这小子继续说下去,但却没了动静,他回过头,发现苏战宇已经不在屋里了,他重新躺好,神经病,话说一半跑个屁。

没过两分钟,苏战宇进了屋,把个东西扔到了左航枕头边:“有空学习学习。”

左航摸过来看了一眼,是个U盘:“什么东西?”

“GV,”苏战宇把枕头放好,爬上了床,“别在你们公司看啊。”

“我靠,”左航跟触电了一样把U盘扔到了苏战宇脸上,“你不是说你看图片撸的么?”

“我是说看图片撸,我也没说我不看片儿撸啊。”

“我不看这玩意儿。”

“随便,你看,你就有可能在上边儿,你要不看,你就肯定在下边儿,”苏战宇关掉灯,枕着胳膊一脸恶狠狠地看着左航,“放心,我肯定不会弄疼你。”

[奇`书`网]、第三十九章

苏战宇一大早就出了门,上午没课,但还有赛前最后一次训练,老陈还要照例训话动员什么的。

他出门前把早餐弄好了放在桌上,把U盘也拿个盘子装了放在旁边,还加了张纸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到学校的时候还挺早,经过操场的时候看到了老陈正站在那儿,一看到他就吹哨子:“可算是逮着一个,你们都歇傻了吧,睡得过瘾么!”

“我换衣服我换衣服……”苏战宇赶紧扭头往宿舍跑。

宿舍人都还睡着,赵辰西躺他床上缩着,听到门响,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哟,苏大帅哥这么早。”

苏战宇进了门把外套往上铺一扔,从柜子里拿了运动服换上:“你怎么睡我床,想我了吧。”

“年纪大了,爬上爬下的太辛苦,”赵辰西从被子里伸出胳膊冲他招招手,压低声音,“帅哥,过来,有事儿问你。”

“什么?”苏战宇提好裤子蹲到床边。

“这位小爷,我看你这段时间眉飞色舞的,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赵辰西手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昨天还跟我玩欲言又止,是不是有进展了?”

苏战宇想了想,琢磨了半天才开口:“要说有进展,是有,但也谈不上有多大的进展……”

“那个乐好几天你乐个屁啊,”赵辰西把手缩回被迫子里把自己团好,“你就说吧,他是说喜欢你了还是?”

“说了,可后边儿还接个但是呢。”苏战宇小声说,怕吵醒了屋里的人。

“哎哟喂,”赵辰西眼睛瞪圆了,“小宇宇,你平时挺聪明的人,一到关键时刻就迷糊,你要说你俩上床了,我还真不觉得是什么进展……”

“你丫闭嘴。”

“听我说完成不,”赵辰西拉拉被子,“上床了一扭头还能说是精虫上脑了没把持住,什么冲动啊本能啊,能推翻的解释一大堆呢,说出来就不一样了,你懂我意思么?”

懂了。苏战宇在赵辰西脸上狠狠捏了一把:“没错。”

左航说喜欢的时候,没喝酒,没发烧,话说出来之后似乎也没有打算找借口推翻的意思,现在被赵辰西这么一解读,苏战宇突然觉得这话很在理儿,对于左航那样的人来说,跟他有**上的接触比说出喜欢两个字来要容易多了。

他跟打了兴奋剂似的一蹦而起:“赵爷你有时候真不像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白痴。”

“苏战宇你大清早抽什么疯!”有人从上铺砸了卷儿纸下来。

苏战宇觉得自己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比较知足,而且一点儿开心的事能让他一整天都有好心情。训练的时候跑步,他跟梁平边跑边踢石子儿玩被老陈罚多跑一公里他都是乐呵呵的没受影响。

下午比赛之前他给左航发了条短信,左航没回,估计正忙着。他有些小小的失望,但不是太在意,总不能要求左航每场比赛都请假来看,录像什么的也不是必需的,再说了,他往看台上瞄了一眼,还有汤晓呢。

今天大家的状态都很放松,这组最强的队他们已经碰过,没什么可紧张了,再说那天看了工学院的比赛,工学院的水平跟他们比,有差距。

“放松打,放开打,别缩手缩手的,动作都展开了做。”上场之前老陈挨个拍了一遍他们的肩。

工学院的队伍先上场,场内开始有人喊,苏战宇挺喜欢这种感觉,让人兴奋。

轮到他们上场的时候,他很轻松地滑了出去,经过工学院队伍往场中间去,滑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有人有些激动地骂了一句:“我操!”

他皱了皱眉,扭头往那人脸上看了过去,看到那人的脸时,苏战宇也愣了一下,有点眼熟。

等他从场上转了一圈回来跟队友排在一块之后,瞪着对面四五个对他怒目相向的人想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他忍不住也骂了一句:“操。”

这是那天在滑冰场跟他你追我赶玩了半天的那帮人。

“怎么回事?”梁平在他耳边问了一句。

“滑冰的时候碰到过,一帮**,”苏战宇扭开脸不看对面,“原来他们队就这种水平,我们赢定了。”

“争取把比分拉大。”

“左儿,你说吧,怎么报答我,”庄鹏站在电梯里看着左航,“最近我帮你多少忙,要说你以身相许我都觉得应该。”

“那许给你吧,”左航按下负一层,“晚上跟你回家。”

“成,晚上等你,”庄鹏乐了,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看我有没有点儿土财主的意思。”

“太有了。”左航看到电梯门打开,扔下庄鹏跑了出去。

现在四点刚过,到冰球馆还能赶上半场比赛。

本来今天他不打算去看比赛了,但正好老大安排他和庄鹏去客户公司……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去看苏战宇比赛,又不是以后不打球了没得看,小组循环赛而已,犯得着赶着去么?

庄鹏都对他无语了:“您这个哥当得是不是有点儿太敬业了,得亏你弟已经成年了,要不不定让你惯成什么样呢。”

左航把车开出车库,盘算了半天走哪条道不堵车。

惯着苏战宇了吗?不知道,他只是不愿意这小子失望,别看苏战宇平时大大咧咧跟傻逼青年似的,但真有什么事他全都憋在心里,左航就怕他这样。

等红灯的时候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夏鸿雪,临出公司关电脑的时候他看到Q上可爱多的头像在闪来着,没顾得上看。

估计是小姑娘追过来问,他看了一眼短信内容,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左哥你别见了我就跑啊,我知道那事儿我做得不好,给你发的短信更傻,但我真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不理我呀。

左航莫名其妙地看着这条短信,后边儿车冲他一通按喇叭他才赶紧扔开手机把车开了出去。

到下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飞快地给夏鸿雪回了条:什么事?什么短信?

夏鸿雪的短信一直到左航进了冰球馆才再次回了过来,但左航没顾得上看,一进冰球馆他就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炸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