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64章

第64章



等行李的时候左航把手机开了机,还不到三十秒,苏战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喊得震天响:“出来了没啊!”

“等行李呢,等着急了吧,”左航看到了自己的俩大箱子转了出来,赶紧在人堆里扎稳马步,“我先抢行李。”

把行李从传送带上拽下来的时候,一只箱子没把持住,直接往下一跳,轮子准确地砸在了左航脚面儿上。他疼得泪珠儿都快撒出来了,咬牙把箱子拖到一边,坐在上面缓了好一会儿,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估计得肿,要不是他穿的大皮靴子,没准更惨。

拖着箱子走出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了苏战宇,这小子没别的,就是往人堆里一站比较显眼,特别是他肩上还扛着个小孩儿。

这是大哥家的孩子,左航乐了,都长这么大了,而且也剃个小光头,看着跟苏战宇儿子似的。

“猪崽儿叫表叔,”苏战宇把苏维奕从肩上抱了下来,往腿上一放,小家伙立马跟小猴似地抱着他腿不放了,他把背包接过来背上了,又把箱子接了过来,“你脚怎么了?”

“表叔好。”苏维奕很听话地叫了一声。

“猪崽儿真乖,”左航摸了摸他的小光脑袋,“怎么跟你老叔一样的头型啊?”

“我问你脚怎么了!”苏战宇有点着急。

“刚让箱子砸了一下,没事儿,”左航往外走,“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现在我上哪儿他都要跟着,不让跟就哭,”苏战宇拖着箱子,腿上挂着苏维奕跟在左航身后,“我爷还想跟来呢,我没让,我说没地儿放他,他还挺不乐意的。”

左航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出了大厅看到了外面明亮的阳光,他心情一阵松快,说不出来的舒服。

俩人往车子后面塞行李的时候,苏维奕已经很熟练地窜上了车,躺在后座上玩他的玩具。

苏战宇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箱子往车上一扔,转身一把搂住了左航的腰,嘴唇很快地在他脖子上碰了碰,小声说:“哎哟我的神,哥我想死你了。”

左航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有没有想苏战宇,也许只是不太适应家里没了这小子,但当苏战宇搂住他,熟悉的气息包围过来的时候,他那种始终有点没着没落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儿影响。”左航说了一句,但也回手往苏战宇肩上揽了揽,苏战宇穿得很少,里面就一件T恤,外面套了件羽绒服,肩上结实紧绷的感觉清晰地通过胳膊传了过来,左航差点有点儿舍不得撒手。

“普通拥抱,我又没啵儿你。”苏战宇低头下巴顶了顶他肩膀,傻呵呵地笑。

“老叔——”苏维奕跪在后座上冲苏战宇伸手,“抱。”

“抱屁,”苏战宇松开了左航,把后门关上,“老叔要开车。”

“停,”左航抢先拉开了驾驶座的门,“我开,让你无证驾驶开过来已经够意思了,过年查得严。”

苏战宇没再坚持,抱着苏维奕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左航一关车门就皱了皱眉:“怎么一股咸菜味儿?”

“好鼻子,”苏战宇乐了,“这车昨天刚拉了咸菜。”

“我以为你运动过量没洗澡呢。”左航发动了车子,这车实在够破的,一启车全车玻璃都跟着哐哐响,避震似乎已经完全失效,路过个坑就得蹦起来。

“滚蛋,我打完球也不能是咸菜味儿啊,怎么不得是酸菜味儿……”

“你恶心不恶心。”

“谁起的头啊,回回你起头,然后骂我恶心,要不就骂我流氓,我上哪儿喊冤去,”苏战宇低头逗苏维奕,“猪崽儿,你看表叔,表叔长得好看么?”

苏维奕很认真地盯着左航看了一会:“好看。”

“那老叔呢,谁好看啊?”苏战宇继续逗他。

“老叔好看。”苏维奕一点儿也没犹豫,脆嘣嘣地回答,抱着苏战宇的胳膊一个劲儿乐。

“哎哟,没白疼你啊。”苏战宇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两口。

左航开着这辆丁当作响的车刚在姥爷家院子外边儿停好,大舅妈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就喊上了:“左航啊!是左航回来了吧?你姥爷都等得要骂人了。”

大舅妈这一嗓子,从屋里一下出来好几个人,老头儿冲最前头:“就等这小子一个了,慢吞吞的就数他最烦人!”

“姥爷,”左航赶紧跳下车,跑进院子里,一眼就看到了老头儿身上穿的毛衣裤子都是那天他和苏战宇买的,“哟,新衣服都穿上了啊,合适么?”

“合适,你妈卡死那件羽绒服不让我提前穿,”老头儿把左航的脑袋按下来一通揉,“进屋,别冻着。”

左航一进屋就赶紧把外套脱了,大舅二舅和小姨几家人都齐了,大人孩子的挤了一屋子,喊得喊叫的叫,闹得厉害,暖气烧得又足,他差点出一脑门汗。

“怎么拿这么两大箱东西啊?”小姨看到苏战宇把箱子拎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在左航肩上拍了一巴掌,“你小子这是要搬回来陪你姥爷吧。”

“就那个包是我的东西,这些都是给你们带的。”左航搂了搂小姨,小姨据说是姥姥避孕措施失灵的意外惊喜,跟大舅二舅还有老妈年纪差很多,所以一直跟左航他们这帮小辈混在一起,横行乡里,跟他们感情上更像个大姐。

“快拆快拆,”小姨张罗着开箱子,“是不是给我带护肤品了?”

苏战宇很想跟左航单独呆一会儿,但现在他还是有耐心地站靠在墙边儿看着一家人从箱子里往外拿礼物,吃的用的抹的一应俱全,他都佩服左航想得这么全,从老到小一个没落下。

左航送他的东西是一个电动剃须刀,很漂亮,他拿在手里挺开心,还没说话呢,小姑开口了:“还是你哥疼你啊是不,连胡子带脑袋一块儿刮了……”

家里人一阵哄笑,姥爷坐炕上抱着左航给他买的新手机笑得不行,还一个劲冲靠在炕头的老爸炫耀:“还是我这个手机最好!”

直到两个箱子里的东西被瓜分完了,年货也都被安置到厨房了,苏战宇才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先歇会吧,我哥上我家把东西放一下呗。”

左航拿着俩空箱子跟着苏战宇出了门,拐弯不到二十米的三屋小楼是二舅家,跟姥爷家一样,也是贴满了红彤彤的春联窗花,看上去热闹得很。

“都你贴的吧。”左航进了门就往楼上走,他对二舅家很熟,每次来,他都睡三楼苏战宇的屋。

“嗯,本来想等你回来一块儿贴,我爷急得不行,我爸说他还没进腊月就喊着要贴了。”苏战宇心情很好,跟在左航身后一直蹦着上楼。

进了苏战宇的屋,左航手里的箱子还没放到地上,苏战宇就一踢门,从身后搂了上来,手直接伸进左航衣服里在他肚皮上用力摸了好几把:“让我亲一下。”

左航呼吸停顿了几秒钟,苏战宇滑过他皮肤的手和贴在他耳边低哑的声音让他心里一阵翻涌,一直没得到的答案在这一瞬清晰了起来。

自己的确是想这小子了,很想。

他转过身胳膊绕到苏战宇脖子后面猛地一勾,苏战宇的吻落在了他唇上。

苏战宇的舌尖探进去的同时,急促的呼吸和唇齿间熟悉的气息包围了他,他立马觉得自己有点晕,他心里对这种接触隐隐的期待涌了上来,很快地迎了上去,跟苏战宇纠结在一起。

他喜欢苏战宇这种有力量的拥抱和亲吻,喜欢他紧绷的肌肉,左航拽开了苏战宇的外套,手伸进衣服里在他背上狠狠抚摸揉捏着。

这样的反应让苏战宇憋了很久的**像火山似的瞬间喷发,他把左航推倒在床上压了上去,疯狂地在他齿间翻搅纠缠。

左航渐渐有些混乱的呼吸让他不能控制自己,把左航的衣服都推了上去,吻顺着下巴脖子,一路向下落在了左航的胸口。

左航声音很低地哼了一声,苏战宇猛地直起身,跨到左航腿上开始解他的皮带。

“干嘛,”左航总算清醒了过来,按住了苏战宇的手,撑着床坐了起来,“马上吃饭了,都等着我们呢。”

“啊——”苏战宇很恼火地压低声音喊了一声,手还是伸进了左航的裤子里,“你他妈这会还想着吃饭呢!”

“我饿一天了……我操!”左航被他的手一握,顿时一阵难以抗拒地兴奋,胳膊有点发软,又倒回了床上,他咬牙隔着裤子抓住苏战宇的手,“别闹。”

苏战宇一只手撑在他头边,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最后跟英勇就义似地抽出了放在左航裤子里的手:“我还在发育呢!你确定这样对我的身体没伤害么?”

“靠,”左航没绷住,让他这一脸愤慨逗乐了,“您还打算发育成什么样啊?”

苏战宇没说话,手指勾着自己的裤腰冲他笑,笑容里带着很明显的含义,左航没理他,把自己的皮带系好:“起开。”

苏战宇没动,俩人僵持了一会,他叹了口气让开了。

左航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虽然没再说什么,但眼神里压抑着的**和带点儿郁闷的情绪一闪而过,这状态让他有点心疼,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被勾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看苏战宇这种带着无奈强压着情绪的样子……

“要不,”左航犹豫了一下,“我帮你弄弄。”

苏战宇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哐地砸倒在床上,两下就把自己的皮带给解开了:“来。”

“先说好,”左航跨到他腿上坐下,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不错,他拉开苏战宇的裤子,“你最好快点儿。”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