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70章

第70章



这动静把俩人都吓得一激灵,左航横着一胳膊把苏战宇从他身上抡了下去,接着跳起来就往床下蹦,中间在苏战宇腿上连踩了好几下。

“啊啊啊——”苏战宇趴在床上一连串地喊。

左航没顾得上理他,其实他只要把苏战宇从自己身上掀下去就完事儿了,完全用不着连滚带爬地蹦下床,可还是扛不住心里做贼心虚的感觉。

刚跳下床,门就被二舅妈打开了,探了个脑袋进来:“喊什么呢!”

“说多少回了别老直接开我屋的门,”苏战宇捂着腿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屋现在俩大老爷们儿举着枪刚起床,多不文明啊!”

左航一听这话脸都快红了,苏战宇跟家里人说话一向没个正经,一想到自己还穿着个内裤站在屋子正中间,他赶紧扑到衣服堆前胡乱拿了条裤子就穿。

“哥哥哎,那是我的裤子!”苏战宇从旁边拿了一条扔到他手上,又转头冲门外喊,“看到没,把我哥吓着了……”

“哎,我刚上来听见你俩都说好一会儿话了,谁知道你俩还这德性呢,”二舅妈退了出去,把门给带上了,一边下楼一边喊,“老爷子等你俩好半天了,动作快点儿!”

左航松了口气,穿上裤子之后回手在苏战宇背上拍了一巴掌:“你说话能注意点儿么!”

“您能不那么紧张么,腿都让你踩断了。”苏战宇揉着腿。

“小姨都知道了,我能不紧张吗。”

“那要以后家里人都知道了……”苏战宇说了一句又猛地停住了,挥挥手往厕所走,“算了不说这个。”

出门的时候左航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围围巾,如果苏战宇不知道那条围巾是夏鸿雪送的,他肯定就用了,昨天夜里下了雪,冷得要命。

但现在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用吧,冷,用吧,又怕苏战宇心里不舒服。

正琢磨呢,苏战宇拉开了柜门,从里面抽出一条围巾来递给他:“用我的。”

左航接过来看了看,崭新的,他从来没见过苏战宇用围巾,就这种天儿出门,他连毛衣都不穿,直接长袖T恤套件羽绒服就算齐活儿了,左航没想到他还能有围巾。

“你还有围巾这种东西啊?”

“我妈给我买的,一直没用,”苏战宇把围巾围到他脖子上,然后往门外走,“你用黑的好看。”

左航笑了笑没说话,跟着他下了楼。

刚到姥爷家院子里,就听到了苏维奕的声音,一边儿哭一边儿喊着要老叔,苏战宇赶紧跑进院子:“哎哟小猪崽儿你怎么起这么早。”

苏维奕见了他立马不哭了,从他妈妈怀里挣扎着就往苏战宇身上扑:“老叔不带我睡觉。”

“带带带,哪能不带,今儿晚上就跟老叔一块睡。”苏战宇抱着他亲一了口。

老头儿听到他们的声音,从里屋走了出来,已经一身出门的打扮:“你俩起得也太晚了,太阳都快落山了!走走走!一会到中午市场都没人了!”

左航接过姥爷手里的买菜专用小拖车:“走吧,太阳都落山了,一会回来都得半夜了……”

从家里走到镇上的农贸市场,得差不多一个小时,姥爷大概是心情不错,走得脚下生风,四十分钟就到了。

左航很久没这么走路,走得脑门上都出汗了。

“热了吧,穿得比苏维奕还严实。”苏战宇把苏维奕放下来,苏维奕立马小猴上树似地抱住了他的腿。

“我发现了,老头儿身体比我好。”左航叹了口气,进了市场更热了,他把外套拉链拉开。

“你出汗的样子挺好看。”苏战宇抬手在他脑门上擦了擦,又忍不住顺手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下,左航皮肤挺细,近距离看着特别有一口亲上去的冲动。

“你们快点。”老头儿突然转过身冲他俩喊。

苏战宇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左航也吓得刚下去的汗又上来了,他能肯定姥爷看到了苏战宇的动作,但似乎并没在意。

“你注意点。”左航跟了上去。

陪老头儿在市场上一通狂买之后,回到家都快中午了,家里的人已经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看到这一堆菜,小姨忍不住喊了起来:“人家没当你们是食堂采购的啊,这得吃到什么时候啊……”

“累死我了。”左航把菜往厨房里一卸,回了屋就挨着二舅躺炕上了。

“左航扶我下地蹦几下。”二舅拍拍他。

“下地?”左航愣了一下,坐了起来,“还蹦?”

“躺烦了,早上就是蹦过来的,感觉还不错。”

二舅身体很好,左航扶他下地的时候感觉到他还是很有劲:“伤口好了没?我联系了假肢定制,说是伤好了恢复一段时间就能弄了。”

“那再有俩月就可以了,”二舅在屋里蹦来蹦去,“你让战宇别老琢磨我这条腿,该干什么干什么,他听你的。”

“放心。”左航跟在二舅后面,二舅兴致很好地直接蹦到了院子里,他赶紧拿了大衣跟出去。

小猪崽儿正在院儿里疯跑,转得人眼晕,大哥有点受不了:“我的儿!你到底要干嘛,这疯得一身汗!”

“要出汗。”小猪崽儿看都不看他爸一眼,还是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出汗干嘛啊。”二舅妈乐了,在厨房里问。

“老叔说出汗好看。”小猪崽儿终于停下了转圈活动,仰着头看着左航。

左航一听这话顿时有点腿软,就想上去捂住这小东西的嘴。

“你老叔说的?”二舅妈一听就一巴掌拍在正在厨房里帮忙的苏战宇背上,“你神经病啊你跟小猪崽儿说什么出汗好看啊!你的话他当圣旨捧着呢!”

“我没说啊!”苏战宇被拍得莫名其妙,出了厨房,“猪崽儿我什么时候说出汗好看了啊?”

白痴!左航强烈地想要用意念把苏战宇扔院子外边儿去。

“你说表叔出汗好看!”小猪崽儿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我也要好看!”

院子里带厨房里听到这话的人全愣了,都看着苏战宇,他觉得自己瞬间心跳超过了二百。

“哎哟,”苏战宇笑了一起,脑子里转得都快冒烟了,最后他蹲到苏维奕面前,“我挤兑表叔呢,你记这么清楚一会他揍我怎么办?”

“长行市了,”小姑在一边笑着接了一句,“小时候跟尾巴似的甩不掉,变着法儿讨好,现在都敢挤兑你哥了啊。”

一家人都乐了,苏战宇小时候是左航跟屁虫这事儿总被拿出来逗乐子,话题一勾起来,大家的注意力立马转移到了他这边。

笑话了一会,苏维奕这句话总算是被带了过去。

左航感激地看了一眼替他俩解了围的小姨,小姨接过了姥爷手上的饺子馅儿,进屋的时候经过左航身边,她小声说了一声:“你俩还真当苏维奕是只小猪崽儿呢。”

小时候左航挺喜欢过年,无论是去爷爷家还是来姥爷家,他都会挺开心,他虽然不爱闹,但喜欢看别人闹。

过年的时候,他对于总跟在身后的狗蛋儿也会宽容一些,偶尔赏个笑脸,也会跟狗蛋儿一块出去放个花什么的。

其实最大的乐趣就是躺在炕上,看着一家人包饺子,跑进跑出地忙活,小孩子满地跑,又喊又闹的。

不过现在满地乱跑的小孩子只有一个,就是小猪崽儿,姐姐苏月还没生孩子,二哥的孩子才几个月,小猪崽儿也不是乱跑,他的目标很明确,跟在苏战宇后头跑。

“啊,我要疯了,谁把小猪崽儿弄开一会儿啊,”苏战宇从小就挺勤快,过年的时候更是一直帮着大人干活,到现在也没变,但现在身后一直跟着个小家伙弄得他很忧郁,“我总怕我一回头就踩着他,这么一小点!”

“猪崽儿,”左航站了起来,过去拎着苏维奕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过来跟表叔玩儿一会儿呗。”

苏维奕被他拎着,很不情愿的胳膊腿儿乱蹬:“我要老叔要老叔……”

苏战宇看了左航一眼,有点儿无奈:“您拎包呢?”

“我要抱着他肯定踹我。”

“您不拎着他他能踹成这样么……”

“那行吧,”左航把苏维奕往地上放,“要不还让他跟着你。”

“你提着吧,”苏战宇迅速地在苏维奕脸上摸了摸,转身跑了出去,边跑边喊,“小猪崽儿乖,让表叔给你唱小燕子,他唱得可好了,全都不在调儿上,正负跑出去十里地。”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左航跟苏战宇一直没有单独呆着的时间,就算俩人挨在一块儿坐着,苏战宇的腿上也永远都坐着小猪崽儿,而且鉴于小猪崽儿的记忆能力太强,他俩连说话都没敢多说。

只有一次,苏战宇在小猪崽儿抱着杯子喝水的时候,迅速在左航的手上捏了一下,左航斜他一眼:“干嘛呢?”

“哎……”苏战宇抱着小猪崽儿叹了口气,带他到院子里去放炮了。

没几分钟,左航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发信人是苏战宇,面对面坐着都会想你。

左航看看自己手机待机画面上傻笑的苏战宇,突然有点想把苏战宇拉到没人的地方好好抱一下的感觉。他站起来走到窗边,苏战宇在院子里看到他立马嘿嘿嘿地傻乐上了,他手撑着窗,心里一阵暖洋洋。

晚上年夜饭的之前,老头儿照例要求只许看“春晚那个台”,不许换台。其实根本也没人看,说话吃饭都够得忙的了,只是家里人都习惯了这个背景音,就好像这是年夜饭的标志似的。

开饭前左航和苏战宇去放鞭,全家人都挤在院子里,苏维奕终于回到了他娘亲的怀抱中,捂着耳朵瞪大眼睛看着左航手上的火机。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