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表弟凶猛 > 第83章

第83章



他把盒子塞到外套里拉好拉链,不知道苏战宇看到这东西会是什么表情。

下楼的时候苏战于正叼着根烟在车头靠着,看到他跑出来立马迎上来搂了一下,烟差点戳到左航脸上:“这么快,这效率真不错!”

“掐了,就这么会儿还抽,有这么大瘾么?”左航往四周看了看,还好大中午的没人。

“闭嘴,”苏战宇把烟掐了扔进垃圾桶里,“谁瘾大您自己个儿清楚,在家扛不住还要抽,抽了还赖我身上,关键赖完了还没人信……”

“狗蛋儿,”左航坐在驾驶座上,眯缝着眼看着苏战宇跳上车,“变了啊,这么快就现原形了?”

“没没没,”苏战宇立马一脸讨好地笑着凑了过来,在他胳膊上蹭了蹭,“我的原形是什么您不知道么,名儿都是您给起的呢,汪!”

“不去广场了,咱去中心公园吧,那不是有个湖么,中午应该没什么人。”左航发动了车子,这是他想出来的在市里最浪漫的地方了,至少比中心广场浪漫……

“……啊?没什么人?”苏战宇愣了一下乐了,“野炮啊,多不好。”

“留神我踹你下去。”

“汪汪!”

从公园大门到湖边,距离不短,顺着一条石子儿铺的小路得走二十多分钟,像左航和苏战宇这么闲庭信步慢悠悠体会着人生的走法,估计得走半小时。

冬天的公园除了早上有点早锻炼的人之外,别的时间就没什么人了,树都落光了叶子,水也都上了冻,没什么景观了。

但对于左航和苏战宇来说,踩着吱吱嚓嚓的雪走在安静无人的小道上,却让人觉得安心宁静,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毛孔都懒洋洋地伸展着,呼吸着带着清凉气息的干净空气。

“我还是第一次上公园来呢,”苏战宇双手插在兜里,一会正着走一会退着走,“挺不错的,开春儿了咱再来一次吧,那会树啊草都发芽了。”

“嗯,”左航深深地吸了口气,凉凉的空气一直扫到身体深处,整个人都通透了,“五一还可以开车往城外跑跑。”

“哥,”苏战宇靠到左航身边,揽着他的肩,“我心情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好过。”

左航看到了前面反射着阳光的湖面,笑了笑:“一会儿你心情会更好的。”

左航看了看四周没人,跨过了湖边的围栏,小心地踩到了冰面上,苏战宇愣了:“你干嘛,没冻结实掉进去我不一定能把你捞起来。”

“下来,跟上。”左航没理他,转身慢慢地往湖中间走。

“左航,这可不是我爷家的鱼塘,冻得不结实,”苏战宇有点着急,赶紧跟着下到了冰上,犹豫着是该靠近左航还是该离开点距离,俩人都不瘦,站一块没准儿就能压出个冰洞来,“随便走两步得了啊,乖。”

左航乐了,又试着走了几步,前面的冰有些透明,他没再继续往前走,就这儿吧,他转过身:“过来。”

苏战宇蹭到他面前站下了:“我来了宝贝儿。”

左航笑了笑,挨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战宇啊,你用左手写的那个字,以后我们一起写。”

“嗯。”苏战宇顿了顿,用力点了点头。

左航低头从外套里掏出了那个还带着他体温的小盒子,打开了递到他眼前:“情人节咱没过成,不过没关系,以后每天都是情人节。”

苏战宇看到盒子里的戒指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慢慢抬起手,指尖在戒指上轻轻碰了碰,似乎想要确定这是不是幻觉。

“拿着,”左航把盒子塞到他手里,拿出一个戒指,拉过他的左手,慢慢戴了上去,“嗯,挺合适,这是我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量的尺寸。”

苏战宇的手抖得很厉害,如果不是左航握着他的手,他估计手上的颤抖会漫延到身上,再把脚下的冰给抖碎了。

他从盒子里拿起另一枚戒指,小心地戴在了左航的无名指上,然后抱紧了左航:“哥,我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但这辈子我一定会守在你身边,绝不分开。”

“我也一样。”

阳光似乎在这一瞬间变得格外明媚,两人拥抱着,感受着对方温暖的气息。

脚下的冰面轻轻地响了一声。

“战宇。”

“嗯。”

“我们好像把冰踩裂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踩裂了……跟着我,慢慢的……我们爬回岸边……”

作者有话要说:唔,到这里正文就完结了。

明天放一个狗蛋儿小朋友和左航半大小朋友的番外。

然后下周一是赵爷的。

好像就没什么了吧。

————————正文完————————

[奇`书`网]、番外一

放暑假对于很多孩子来说,是悲喜交加的两个月。

有的孩子会咬牙切齿地在放暑前一个星期把大部分作业都干掉,好处是这两个月可以安心地玩,坏处是别人在玩的时候你在埋头干作业,有的孩子会假装没有暑假作业,疯狂两个月,到假期结束前一个星期才会很不情愿地记起自己还有一堆的作业是空白的,好处是可以找别人的来抄,坏处是这阵儿是抄作业高峰期,你可能找不到可以抄的作业。

左航是第三种孩子,他每天用一小时写作业,不提前,也不推后,按步就班。

老爸对这一点很满意,每天玩了玩了,写作业的这一小时还能收收心,不至于开学的时候野得在教室里坐不住。

但左航的想法不同,他不想把作业提前写完的唯一原因是他不喜欢应付那些在最后关头来借他作业去抄的人,借谁都得落个埋怨,说没写完就好多了。

“左航啊,”老妈进了他屋里,“收拾一下你的衣服什么的,明天咱们去姥姥家住一个月。”

“嗯,”左航趴在桌上,把铅笔头放在嘴里咬着,“一会儿就收拾。”

他喜欢姥姥和姥爷,也喜欢乡下的空气,但是老爸老妈工作忙,很少有机会带他回乡下。

“上回给战宇买的那个玩具车和枪在你屋里吧,一会儿也拿出来给妈妈,带回去给他玩。”老妈摸摸他的头。

“哦。”左航还是趴在桌上,狗蛋儿啊。

老妈出去以后,左航站起来把凳子拖到柜子旁边,站上去把柜子顶的两个大盒子拿了下来,这是老妈上个月买的,遥控车和一把很漂亮的玩具枪。

左航打开盒子,把枪拿出来比划了一下又放了回去,狗蛋儿拿着这个的样子他想像不出来,他觉得狗蛋骑在树杈子上或者拖着扫把到处跑才是正确的形象。

他把盒子抱到客厅放到桌上,看到老爸老妈正在把几件新衣服放到箱子里,他蹲到箱子旁边看了看:“给狗蛋儿买的吗?”

“嗯,平时你二舅他们也不怎么管他,养得跟个小野孩儿似的。”

“新衣服他穿上没两天儿也会破的。”左航帮着老爸把盒子放进箱子。

老爸乐了,拍拍他的头:“还是我儿子乖啊。”

回乡下是开心的事,但坐火车就很郁闷,得坐快一天的火车,下了车还要坐班车,下了班车还得走一大截路,一上班车左航就靠在老爸身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下车时老爸叫醒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脖子酸得厉害。

“脖子不舒服?”老妈看到他揉脖子,赶紧问。

“没有。”左航背起包往车门走,售票员一个劲催着下车,他又回头过去想帮老爸拖箱子,每次回来就这里最烦人,小破班车上挤满了人和各种行李,还有各种动物。

把行李都折腾下车以后,车冒着一阵黑烟走了。

左航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远处有人大喊大叫的:“哥——哥——”

他心里一阵郁闷,转过头,看到从路那边过来几个人,是二舅他们,跑在最前面的是狗蛋,又是挥手又是蹦的,左航都怕他到跟前会摔个大跟斗。

“你跑什么。”左航看着已经跑到他面前的狗蛋儿,还是没怎么变,黑啾啾的,跑得一脑门汗。

“大姑父!大姑!哥!”狗蛋儿一笑就找不着眼睛,就看见牙了,没等左航反应过来,他抬手就要拿左航背着的包,“我帮你拿!”

“你拿不动。”左航赶紧躲,这家伙个头儿都不够他胸口高,把包拖回去还有可能。

再说狗蛋儿之前肯定玩泥儿了,要不就是爬树了,手脏得跟画了画似的。

“哎哟战宇真乖,”老妈弯腰把狗蛋儿抱了起来,“让大姑看看,长大点儿了没啊?”

“我长个儿了,爷爷早上给我量的。”狗蛋儿搂着老妈,看上去开心得不行,还一个劲够着脑袋往左航这边看。

左航有点儿无奈,狗蛋儿那小爪子上的黑泥儿估计都蹭老妈衣服上了。

二舅和二舅妈走了过来,左航没再管狗蛋儿:“二舅,二舅妈好。”

“可算回来了,你姥姥姥爷都着急了,我就说得这会才到,非跟我急,这不是正好接着了嘛,”二舅妈把左航身上的背拿了过去,“哎,还是我们左航好看,越长越有小帅哥的样子了。”

“我哥最好看!”狗蛋儿在老妈怀里喊。

“嗯,你哥最好看,比你是好看多了,”二舅乐了,拎过箱子,“走走走,回家去。”

左航顺着路边的水渠慢慢跟在大人身后,天气有点儿热,但时不时会有风吹过,还是很舒服,而且空气里那种青草的甜味儿他很喜欢。

没走几步,狗蛋儿就从老妈怀里挣扎着要下来,老妈只得把他放了下来,左航看他脚一着地扭头就冲自己跑过来了,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怎么这么烦人呢?
新书推荐: 快穿之渣女不渣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快穿之不和BOSS谈恋爱就会死 正华冠 萌妻追夫守则 女神归来百分甜 上仙我只喜欢你的马甲 愿以迢迢渡星河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穿成霸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