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大汉霸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突遇伏杀

第一百七十八章 突遇伏杀

    “曲阳?”梁济吃了一惊道:“不行啊,少主,曲阳现在正在打仗。兵凶战危的,不能去啊!”

    “不用担心,现在曲阳的战事应该完全掌握在皇甫嵩将军的手中。而咱们只是正当的商队,咱们现在过去,运送去大量的衣物,这对于皇甫将军而言,这就是雪中送炭。我相信皇甫将军,必定能够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来购买我们这一批衣物。”

    刘显对梁济道:“何况,曲阳的战事估计也差不多了。我现在赶过去,可能也正刚刚好。外叔公,你知道的,宁儿……嗯,这一次到曲阳,也顺便弄清楚她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天了,居然没有一点消息。”

    “张宁……这好吧,但愿这一次跑商可以顺顺利利。”梁济听刘显提到了张宁,他沉默了一下,便没再反对。

    他早就知道,刘显不会当真的放得下张宁。一天张宁没有平安回来,他肯定会赶往曲阳的。这一次,打算把衣物运送过去卖给在曲阳的皇甫嵩的官兵,也正好给了刘显一个理由。他也没法阻止。

    “把这些衣服棉衣送去曲阳好啊!文某也觉得现在曲阳的官兵需要这些。”文申却是有些意外,但跟着就觉得这样不错,他相信皇甫嵩肯定会向刘显购买了这一批衣物。

    至于刘显说的什么宁儿、张宁的,他不知道,不明白刘显和梁济在说谁。

    “这样吧,既然决定去曲阳,那么咱就一起去,毕竟,咱能见得到皇甫将军,在军中,也有许多认识的弟兄。”王豹这时自动请缨道。

    “不妥!”刘显自然不能让王豹跟着去,先不说这次去曲阳也是为了宁儿,就算不是,让王豹一起去,以王豹原来在军中的职位,估计最多也就是认识皇甫嵩,但皇甫嵩未必会认得他记得他。如此,王豹就是跟着去,也未必可以直接见得到皇甫嵩,在皇甫嵩的面前也说不上话,这样,要他去干什么?

    “文老哥和王老哥你现在的重心是在杨氏县,治理好杨氏县,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你们要时刻要盯着杨杰他们,不要让他们在暗中搞什么的小动作。一旦发现他们在搞什么不利于我们治理杨氏县的动作,到时候就不用跟他们客气。对于不法不良的地主土豪,该打击的时候就打击,绝对不能手软。”

    “可是……有咱一起去,不是更好说话一些么?”王豹不明白刘显为什么说不妥,杨氏县的事,其实现在就算没了他,也影响不大。

    “怎么好说话?难不成你可以跟皇甫嵩大人说,让他以高一些的价格收购了我们的这批衣服?又或者,他们反过来让你便宜一些出售给他们?”刘显笑笑道。

    “不要……咱只是想到,有个熟人,到了地头,想要见到人都有个门路。”王豹抓抓头道。

    “哈哈,咱们是商队,是商人。作为一个商人,如果连正主都没有办法见得到,那么还做什么生意呢?安啦,这些也不用你们操心了。”

    “好吧,那么少主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文申问道。

    “明天赶不急了,这些货物要怎么样运送也得要准备一下。但后天一早必须要出发了。实际上从我们这里到曲阳并不远,不过就是两百多里,大后天一定能赶到。”刘显说道。

    刘显的心里有些急,因为他估计曲阳战事就是这些天应该有了一个结果。他就担心张宁太过固执,一定要救她的二叔张宝,如此反而会把她也牵扯进去。

    要知道,曲阳一战之后,皇甫嵩会杀俘,这一杀就是十多万。刘显就担心张宁会成为皇甫嵩刀下枉死之鬼。如果就那样丢了性命,那还真的不值得了。

    另外,刘显赶过去,其实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制止皇甫嵩的这一次杀俘的举动。

    十余万黄巾贼众,就如此杀了,刘显觉得有些可惜。毕竟那可是十余万生产力啊,如果可以跟皇甫嵩交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让皇甫嵩刀下留人。这或者是一件好事。

    当然,刘显很清楚明白。皇甫嵩杀那十余万黄巾军的充足理由。一个,那十余万黄巾俘虏的确该死,据说几乎都是人人手染无辜血腥的凶狠之徒。其二,皇甫嵩攻城攻得急,双方在曲阳不停的恶战,这一战,皇甫嵩下面的军马也伤亡惨重,不杀难以平息官兵的怒火。

    其三,也极为重要。杀了那十余万的黄巾主力,就可以极大的震慑黄巾残部,让他们从此见到官兵就害怕,从此不敢再主动攻击官府官兵。

    关于这一点,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后来的黑山张燕,号称黄巾百万,可是,基本上畏官如畏虎,后来也一直都窝在黑山,没能真正的打开一个局面。

    但刘显也知道,震慑到的,可能就是这一部黄巾军了。对整体的黄巾军却并没有太大的震慑作用。因为跟着下来,冀州还有黄巾暴乱,然后幽州方面亦有黄巾起义,天下各地,大大小小的黄巾暴动也总是不断。

    所以,刘显认为,皇甫嵩其实并不需要如此,并不需要斩杀十余万黄巾俘虏,将这些尸身筑成“京观”来震慑黄巾军。

    可惜,刘显吃不下那十万黄巾俘虏,也没有正当的名目收容那些俘虏。而皇甫嵩也更加不可能会将十余万的黄巾俘虏交给刘显。

    不过,就算吃不下那么多,但如果能够从中弄到数千,这就是刘显的最大收获。

    夜深了,刘显和梁济、俞进等人离开了官衙返回钱氏客栈。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刘显也一起返回了柳林村。

    大大数万件衣物,只能用人力来运送。

    没有办法,现在肯定不会有马牛之类的,甚至也没有什么的车。

    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独轮车,这个其实可以追朔得到西汉时期就有了。但很可惜,实际上,在这个时期还没有被广泛使用。事实上,柳林村所处的地理算得上是平原地带,所以,一般平原地带,不会使用独轮车,一般都是两轮的牛马车。

    独轮车最早出现在那些山路崎岖的地方。传说,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其实就是根据独轮车而发明出来的,可以说是独轮车的变种。

    但是,在三国之后,以后在华夏,独轮车就会被广泛使用了。恰恰,在这个三国初期,独轮车还没有被广泛使用,甚至,在柳林村都还没有独轮车的这种概念。

    刘显肯定得要弄出这个来的,只是暂时还不行,时间上来不及,且眼下也没有这个必要。

    数万件衣物看上去很多,但是就是用人背也费不了什么事。毕竟这些都是轻便易拿的东西。

    棉衣一件不到一斤重,一般要背三十件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刘显这里的一般人,其实就是一些二十到四十岁的壮年妇女。

    没错,刘显这一次准备让一批妇女背着货物跑商。

    两千妇女背着数万件衣物,这样的队伍,还真的算是可观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整个杨氏县,又哪里一下子召得出来那么多的青壮男子?就算有,已经被招进了刘府商队,但那也只是五百余人罢了。现在,这刘府商队,还没有完全训练成型,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战斗力。

    何况,那五百青壮,是护卫商队的,并不是运送货物的人手。刘显这一次,也并没有打算带上那五百青壮,因为他们还得要在杨氏县听从文申的调派,用来震慑杨杰等人。

    刘显向王豹借了十个官兵,另外还有原柳林村护卫队的人,以及俞进后来从各村的青壮男子当中招收进来的人,这加起来,一共就只有一百个商队随行护卫。

    俞进所招收的人,一共已经有一两百人了,但得要留下一些人手给留守柳林村的梁济调用,守卫柳林村所用。

    此外,就是那暗营的人马了。

    这一次行商,刘显就决定由这两千余妇人,外加约两百个商队护卫来进行。

    交待好这些事务后,刘显又返回了杨氏县。

    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那就是黄舞蝶跟黄叙姐弟的事。不管黄忠现在有没有出现,刘显都计划在自己动身之前,把他们挽留下来。

    刘显早上返回柳林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这次向曲阳行商,肯定得要先渡河过来的。

    事实上,现在就准备开始先一些人及货物先运送到杨氏县来。明天要早走,所以不能等明天才开始行动。

    刘显回杨氏县,也是安排一下让人接收那些准备行商的人及货物。

    刘显这也是先一步回杨氏县罢了。

    刘显的木筏就只有郑风郑伯以及一个撑着木筏的老伯。人手有限,老伯自告奋勇,负责着一排木筏的使用。

    这个老伯是柳林村人,和郑伯年纪相当,很早就认识了,这一次历经大难,两人都大难不死,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

    刘显静静的坐在木筏上,趁机修炼一下。

    随着木筏在河泽中慢慢的前行,刘显却很快就入定,用自己的心神去感受着大自然的一切,感受着天地间的灵气,并捕捉到它们,吸纳它们。

    这一片河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方圆数十里开阔。

    这段时间,柳林村的人在不停的采集那些芦苇,但相对于这一整片河泽中的芦苇来说,那只是采集了少量。当木筏七拐八拐的进入了河泽当中,穿行在芦苇荡当中的时候。看到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枯黄的芦苇,这个时候,就会觉得这一片芦苇河泽很大。

    寒风时急时慢,发出呼呼的风声,有如冷刀子一般,让人感到寒冷。尤其是风吹压得那些芦苇一起一伏,不时会卷起一些枯叶,那些长形的芦苇枯叶,随风乱舞,如箭一般。如果被那些枯叶打在脸上,居然还有一丝痛感。

    从柳林村穿过这一片芦苇河泽,直线距离就是数里远而已。用眼睛看,一眼可以望穿。当然,深入其间,就得要绕着走。如果是熟门熟路的话,单程一趟,其实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

    很快,就差不多有一半水路了。

    但在这时,已经入定的刘显,他正用心的感应着这个大自然,用心眼去观看存在于天地间的那些天地灵气。

    可猛然,刘显发现有些不太对,因为耳中所听到的呼呼的寒风声当中,似乎夹杂着一种跟大自然的声响不一样的尖锐声。

    那是……

    真正的箭矢!

    在刘显的脑海影象当中,此时就似是被什么突然强行打破了他的影象,使得他一下子从入定当中抽离出来。

    他猛然的一睁眼,就看到一支急速的利箭从几片在空中飞舞着的芦苇枯叶当中飞射而来,正对着自己的面门。

    “有弓箭!小心!”

    刘显第一时间直接往后一个翻身,口中也第一时间叫喊示警。

    “嗖!”

    一支劲箭呼啸而至。

    卟的一声,恰恰的插在刘显方才坐着的地方。

    卟嗵!

    刘显一个翻身,却是翻出了木筏之外,直接掉到了水中。

    嗖嗖嗖!

    这一次,不是一支,而是一片箭矢从四周的芦苇中射来。

    “少主!”

    郑风这个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并第一时间抽出了扑刀,叮叮叮的挡开了数支射向他的弓箭。但他见刘显已经掉到了水中,不知道刘显的情况,不禁惊怒的大叫一声。

    “啊!”

    那个撑着木筏的老伯就没有那么走运了,身上中箭,惨叫一声掉到了水中,也不知道死活。

    不知道敌人在哪里,但是箭不停的射来。

    郑风左支右绌,眼看就要被乱箭射杀。

    嗵!

    水中突然有如爆炸一般,迸发出了一大团水花。

    却是刘显运起太平真气击在水中弄出来的水花。

    “郑伯下水!”

    刘显及时的叫声传到了郑风的耳中。

    郑风没有犹豫,嗵的一声就跃起了水里。

    水寒如刀,一跃入水中就有如被寒刀刮骨。

    郑风刹时就被冷得身体一个紧缩,手上的扑刀都几乎抓不稳。

    是谁居然在此伏杀刘显?

新书推荐: 江山基业 掌娇 山贼王的男人 带个系统打鬼子 专宠我家小娘子 痞公子 黑莲花庶女攻略 求活在金朝末年 凤簪叹 一代倾城挽山河